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想给男友惊喜,没想到竟看到他和我闺蜜在床上用这种姿势

摘自公众号:麦子阅读发布时间:2017/1/17 13:46:33

宁浅语慕圣辰小说《昏嫁总裁》,这里提供慕圣辰宁浅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戚雨薇修长的双腿屈膝地跨坐在男人的腰上,以双手贴附在他结实的胸口,支起自己赤果的身躯,技巧地摆动着娇俏的臀6部,努力地在男人的身上寻求更多的快6感。

点击阅读全文:昏嫁总裁

精选章节

捉奸在床

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宁浅语揉着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区的楼底下,仰头望着楼上那个有一点点昏暗灯光的窗户,脸上满是甜蜜。

原本一个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约定今天去渤海湾看婚纱的,却因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个重要的手术,她只好打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取消今日的行程,当时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

却没有想,昨晚医院把那台手术给提前做了。通宵手术的宁浅语,顾不得回去休息,便直接搭乘计程车,来到未婚夫在豪苑小区的公寓,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心中带着满满的喜悦,宁浅语上了楼。

但打开房门后,宁浅语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

因为她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很奇特的声音,从没有关紧门的卧室中,不断地传出来,钻进她耳朵里。

“啊,你轻点!”

“你要快点,又要轻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你真坏!”

宁浅语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样的对话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顿时,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由一个趔趄。

“不……不可能!”

宁浅语不敢相信,应该说她不愿意相信刚才听到的声音。

她强撑着,一步一步靠近卧室,心里拼命地找着借口安慰着自己:“房间里的一定不是锦博,肯定是锦博把房子暂时借给朋友。对,是别人!”

然而,无情的现实的击碎了宁浅语最后一丝幻想。

透过半开的门,可以看到床上有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一个是她的未婚夫慕锦博,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戚雨薇。

戚雨薇修长的双腿屈膝地跨坐在男人的腰上,以双手贴附在他结实的胸口,支起自己赤果的身躯,技巧地摆动着娇俏的臀6部,努力地在男人的身上寻求更多的快6感。

而男人则躺在那张舒适的大床上,以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用着不规则的运动,更加深入她温热的女性地带。

“嗯,锦博,你太棒了!”

“是吗?”男人的声音沙哑,一个翻身把女人压在身下,更加猛烈的进攻。

女人欲仙欲死地呻6吟着,“锦博,你好厉害,我快要死了。唔……浅语可真的幸福!”

“别给我说她!”男人的语气中带着怒气。

“怎么了?啊……锦博,浅语?”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一个冲刺便让她弓起身子,不自禁的又是一阵呻6吟。

那到激6情的快6感,让她的视线逐渐地变得浑浊,在逐渐高深的鱼水之欢中,她的思绪渐渐地变得模糊。

可是,在不经意之中,门口的那道人影让她顿时拉回了所有的理智。

“什么浅语?小妖精,你比浅语那保守的女人有趣得多了!”慕锦博一点都没有发现他嘴里那个保守的女人,正站在他身后,还在得意地展现他的男性雄风。

宁浅语没有想到,她通宵加班做完手术来给未婚夫一个惊喜,却撞上她的未婚夫和她的闺蜜上床。她和慕锦博恋爱整整三年,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连订婚的日期都已经定下了,他说过要跟她过一辈子,说会永远爱她,这就是慕锦博的一辈子和爱?

宁浅语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贵的地扳上。

“锦博,浅语在那里。”戚雨薇的眼神中闪过一道阴谋得逞的光芒,然后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慕锦博推开。

慕锦博一转身,就看到原本应该在医院做手术的宁浅语竟然站在门边,“浅语……你不是在做手术?怎么来了?”

“是啊,我应该在做手术的,怎么就来了呢?”宁浅语真的觉得好笑,因为她要做手术,他就跟她最要好的闺蜜上床?她的眼神落在戚雨薇的身上,“雨薇,我宁浅语是有多对不住你?让你要来上我的未婚夫的床?”

接触到宁浅语燃烧着愤怒的目光,戚雨薇抱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浅语,我和锦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都是我都错,我……”

戚雨薇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浅语就一个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啪!”

顿时那一张精致的粉脸上,就多了一个猩红的巴掌印。

“够了!宁浅语!”慕锦博一把推开宁浅语,把戚雨薇拉到身后,他铁青着脸,瞪着宁浅语道:“你人古板传统,一点也不解风情,我们在一起三年,你除了亲脸颊和牵手,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我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这,就是你背着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宁浅语低声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突然抬起手,给了慕锦博一巴掌。

“啪!”

慕锦博是含着金勺长大少爷,谁敢打他?被宁浅语甩一巴掌,一张俊脸立即狰狞了起来,一手抓住宁浅语的手腕,“宁浅语,你不要太过份了!”

“呵呵,慕锦博,我过份?这一巴掌是你背叛爱情的代价!”宁浅语一把甩开慕锦博,转身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宁浅语从小区跑出去后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从小区外的拐脚处开出来。

后车厢内坐着个男人,俊美至极的脸庞,笼罩在宛若实质的阴冷戾气之中,令人望而生畏。虽然他是坐着,但依旧是能看出他很高大,至少是在190公分以上,背挺的很直,健硕的身材包裹在纯黑色的范哲思定制西装里,完美的衣线把他的身材勾勒的完美无缺,一头宗色的头发带着点自然卷,整个人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男人的眼神落在急匆匆跑出小区的那娇小的身影上,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见底。

他很早就找人调查过慕锦博和戚雨薇之间的暧昧,而让宁浅语发现真相,促使她和慕锦博之间的感情破裂,一直都是他打击慕锦博计划的一部分。今天这出戏,也是他亲自导演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预期的那么高兴,反而有种奇怪的压抑……

叶昔看一眼后视镜中的男人,低声问,“辰少,宁小姐已经从二少爷的公寓出来,从她的反应来看,一切都按照原计划在进行,现在我们回去吗?”

车厢中是一片静谧,男人并没有回答。叶昔静静地等待着辰少的命令。

良久之后,男人沙哑着声音回答,“跟上!”

“是!”

黑色的奥迪像一只神秘的幽灵隐藏在黑暗之中……

002:出车祸

出了小区,宁浅语那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顺着脸庞滑了下来。

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儿,跟母亲相依为命,从医学院毕业后,她就认识了慕锦博,起初母亲死活不同意,说他们之间背景差距太大,将来两人会产生矛盾。宁浅语不听,她不惜跟母亲决裂,也要跟慕锦博在一起,这三年来,她都很少回母亲那里。

他们连订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着年底两个人休假订婚。结果,却发现慕锦博背着她和闺蜜搞上了,而她的闺蜜戚雨薇,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说,跟母亲闹掰后,她几乎把戚雨薇当成亲妹妹,戚雨薇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她厚着脸皮第一次求慕锦博帮忙,却没有想到戚雨薇会和慕锦博搞在一起,还是她亲手把他们给送到一起的。

“你把爱视为生命的唯一,结果人家当成草芥。

“你把闺蜜当成宝,结果闺蜜把你当根草。”

“未婚夫和闺蜜同时背叛你,宁浅语你的人生整个就是一场悲剧!”

宁浅语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流满面,笑到后来,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宁浅语,你就这点出息?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为了一个人渣慕锦博,用得着吗?像戚雨薇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你当她是什么朋友?不过是婊砸罢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宁浅语心底的伤,被两个最爱的人同时背叛的那种心伤。

突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宁浅语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一辆车,朝着她撞过来。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像是浑身被抽干了力气,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浅语!”

隐隐地,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谁?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她的右手臂传过来,然后进陷入了昏迷之中。

宁浅语只感觉到浑身都痛,却敌不过右手的剧痛,她想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惊喜地脸就凑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来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这里是病房,而跟她说话的是护士小姐。

她记得她从豪苑小区跑出来后,没注意,撞上了一辆车,是谁送她来医院的?她被车撞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她,是慕锦博吗?宁浅语激动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只感觉到右手一阵剧痛,“啊!”

“小姐,你别乱动,你右手断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小姐惊地跑过来制止宁浅语。

右手断了?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是有多么的重要。瞪着右手上的绷带,宁浅语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

见到宁浅语不说话,护士小姐在确定宁浅语的手没事后,便离开了病房。

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宁浅语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是医院的电话。

“宁浅语,因为你手术中出现错误,导致你的病人开刀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的情况,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医院决定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并辞退你,请你尽快过来办辞职手续,并给予病人家属赔偿。”

宁浅语越听越心惊,听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她前天晚上做的那台手术的患者,在昨天中午突然出现了并发症,没有了呼吸。

术后并发症之类有很多,这样因为并发症出现死亡的情况虽说少见,却不是没有。但一般情况下向家属好好的解释不会有问题,或者医院会为这事负责。而现在,医院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让她负全部责任?还让她赔偿?

宁浅语犹如掉入了冰窟,连电话都忘记是怎么挂断的。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捉奸在床,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

003:噩耗传来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也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然后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004:拒绝他的提议

A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外,宁浅语趴在玻璃窗上,看着病房里面医生正在对病床上的人进行抢救。她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

“浅语啊,医生还在为你妈妈抢救,你先别着急。”旁边一个大妈安慰着宁浅语,后者却一动都不动。

突然间病房开了,宁浅语立即爬起来,抓住医生的衣服激动地问。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注意到宁浅语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医生也不敢拉开她,只得道:“你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长时间的忧思过虑,这次受了刺激,才会导致心脏出现骤停,还好送过来及时,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不过……”

“不过怎么样?”宁浅语激动地问。

“她心脏部位功能受损严重,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麻烦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宁浅语的语气满是焦灼。

“先办住院手续,待情况稳定,便会安排专家会诊。”

“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宁浅语就被护士带着去缴费去了。

“麻烦你,心内科,宁淑君女士缴费。”宁浅语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来。

“宁淑君女士两万八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额不足。”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其他的明天再来交?”

对方朝着她看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清算。

缴费后,宁浅语垂头丧气地坐在病床边,望着眼睛紧闭的母亲。

听医生说,母亲一直有心脏病,身为她的女儿,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还真的不合格。而她现在竟然连母亲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原本宁浅语身为外科医生的工资算已经不算低了,只是这三年来,她和慕锦博谈恋爱,因为慕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占慕锦博半点的便宜,两个人吃饭、买东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有时候她给慕锦博买的衣服,几乎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宁浅语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医院VIP病房的费用和母亲的住院费后,她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来,“妈,您醒了?”

宁淑君眼神在爱女的脸上扫一圈,最后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右手上,“浅语,你手怎么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脸,露出勉强的笑,“妈,我手不小心脱臼了。”她不敢跟妈妈说她的手断了,怕妈妈担心。

“浅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神经外科医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宁淑君嘴上责怪着女儿,眼神中却是带着宠爱。女儿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阂,她们母女俩,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坐着了?

“妈,我知道,没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母亲,“妈,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医生叫过来。”说着宁浅语就要起身,却被宁淑君给拉住了,“语儿,我没事,来让妈看看你……”

“妈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宁浅语坐在床边,低声认错。

“浅语,是妈不对,是妈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欢他,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同意你和他的事。”宁淑君说着哭了起来。

“妈,我知道。”宁浅语扑倒在母亲的怀里,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跟母亲差点断绝关系……不过,以后就好了。等妈妈的手术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顾着她,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跟母亲聊了很久,一直到母亲疲倦地睡着了,宁浅语才轻手轻脚地从病房中走出来。

宁浅语咬紧下嘴唇,静静地在长廊上坐下来。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抬起头,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对面。

“慕大少!”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宁浅语偏头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赶紧起身脱下来。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发现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尘。她的脸上有些尴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还给你。”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和恢复,并让你的手恢复如初。”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刺进宁浅语的心里。

很显然,他已经把她给调查得彻底。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被人洞悉的狼狈,她深吸一口气道:“慕大少说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所以宁浅语自然不会傻到以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保的慈善家。而她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联系叶昔。”慕圣辰的声音淡淡的,旁边的叶昔立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浅语,然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全身虚软地滑坐在地,幽暗的灯光,把她孤独的剪影拖得很长很长。

005:慕大少的条件

第二天上午。

紧急的呼叫铃、凌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病房之中,紧接着慌张的宁浅语被护士给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来踱去,眼神瞟着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亲还好好的,等她端着早餐进来,却叫不醒她了。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宁浅语反复地安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从病房中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宁小姐,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手术,你去缴费,我来安排手术。”说完医生转身就走。

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医生,手术费需要多少?”

“二十五万!”

“这么多!”宁浅语低呼着。她真的没想到妈妈的手术费这么贵。

“宁小姐,我们市三医院是坚决按照国家的标准收费的,你母亲这个手术二十五万不算多。”医生看了宁浅语一眼,语气冷了几分。

“是,我会尽快交齐手术费。”宁浅语低头回答。

“哼,连手术费都交不上,还想着尽快手术呢!”医生嘀咕一声,转身就走了。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返回了病房,看着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良久后她才离开。

“请问是叶助理吗?我是宁浅语,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宁浅语依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叶昔电话中所说的地点。

那是同样位于豪苑小区,不过却不是和慕锦博同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

望着小区的大门,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踏进小区。

来到公寓前,宁浅语按下门铃,很快叶昔便打开了门。

“宁小姐,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让你跑一趟的。”

“没事。”本来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门也是应该的。宁浅语跟着叶昔走进去。

整个客厅的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一直跟着叶昔来到书房前,叶昔打开门让宁浅语自己进去,便离开了。

宁浅语朝着里面看过去。

办公桌前,男人正在低头忙碌。他的侧脸深邃立体,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连她走进书房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阵剧咳嗽声,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他病了?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来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让我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可以签个协议。”宁浅语的答应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声音清冷,没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但她知道,她没得选择。

“我们协议结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这六个字,说得那么的轻巧、那么的随意,似乎这是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协议结婚?”宁浅语没有想到慕圣辰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笑宁浅语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是我?”宁浅语盯着慕圣辰,如果要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纵臂一挥,即使他残疾了,依旧有无数女人巴上来吧?虽然说她长相还算端庄,但可别忘记了,她几天前还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资格问?宁浅语微微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宁浅语,慕圣辰竟然觉得心中有股不舍,他甩了甩头,安慰着自己,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过是他发烧出现的错觉。

“晚点,叶昔就会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慕圣辰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叶昔,送客。”

叶昔很快就端着杯子进来,“辰少,该吃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瞪一眼。叶昔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药和杯子放下,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请!”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紧急的刹车声。

“没长眼睛啊!竟然挡在大门口!”熟悉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宁浅语一回头,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兰博基尼中,指着她破口大骂。

当看到是宁浅语,戚雨薇认定宁浅语是来豪苑小区找慕锦博,她立即狰狞着一张脸,“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不是跟锦博说分手分得那么决绝吗?怎么现在又来纠缠他?”

小区门口的人本来就多,听到戚雨薇的话,大家立即开始围过来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戚雨薇,你身为第三者,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谁不要脸?”果然宁浅语这句话一出,大家立即掉转矛头指向戚雨薇,毕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原本以为宁浅语那么爱慕锦博,不会让他丢脸的,却没有想到宁浅语这么大声宣告出来。

“戚雨薇,请你记住,就慕锦博那种人渣,别说让我宁浅语来纠缠他,就是送给我,我都不会要。我还要感谢你接手了他。”宁浅语冷笑着说完这句话,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戚雨薇离开了。

宁浅语转过身去的脸,已经满是泪水,从今天起,她宁浅语不再是以前的宁浅语!

006:签订协议书

宁浅语回到医院,就发现母亲已经从普通病房转移到了VIP加护病房,心外科专家来来往往进行会诊、讨论。

医生见到宁浅语,立即腆着一张献媚地脸迎了上来,“宁小姐,您回来了,关于你母亲的手术,医院已经请华夏最权威的心外科专家来确诊了,具体手术方案还待敲定中。”

“好的,谢谢。”宁浅语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圣辰那个男人,医生前后两种完全不同的嘴脸。

心里微微有些苦涩,不过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返回的余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医生和护士已经退出了病房,病房中除了电子仪器发出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宁浅语静静地在病床边坐下,心率图上显示很平稳,母亲戴着氧气罩,脸色微微有些泛白。宁浅语轻轻地握紧母亲的手,放到脸颊边,滚烫的眼泪从眼角中滑下来。

“妈,你听到医生的话了吗?等你醒过来,就可以做手术了……”

宁浅语哭累了,靠在床边睡着了,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才惊醒过来。

她把母亲的手收进被子里,才起身打开门,叶昔正站在外面。

“宁小姐,辰少让我来送协议书给你签字。”

意料之中的事,宁浅语的眼神依旧暗了暗,她蠕了蠕干涩的喉咙道:“好。”

她关上病房门,把叶昔带进了与病房链接在一起的会客室。

“宁小姐,协议书一式两份,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叶昔递给宁浅语一份‘协议书’,上面竟然有律师的公章,不得不说慕圣辰办事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一板一眼。

宁浅语翻了一遍后,发现所有的条款似乎都是有利于她的,只有在最后一项上写着,婚姻只能由慕圣辰结束,对于这一项宁浅语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嘴角便勾起了一丝自嘲。

一场协议婚约,本来她便没有话语权,她还奢求什么叫停的权利?

当眼神扫到左边那苍劲有力的‘慕圣辰’三个字,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洋洋洒洒地在右边签上‘宁浅语’,写完最后一个字,宁浅语的心里轻轻地松了口气。

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了!

叶昔把收好协议书,眼神落在宁浅语的右手臂上,“宁小姐,宁夫人的主治医生已经安排好,只等着情况稳定,便动手术。您还的手臂的伤也会有医生过来处理,请务必配合治疗。”

宁浅语的眼神落在自己打着石膏的右手臂上,是啊!慕大少的媳妇怎么能是残废呢?“会的。”

“宁小姐,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谢谢!”

叶昔朝着宁浅语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宁浅语目送叶昔离开后,才返回病房,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协议书收好后。若是被母亲发现这份协议书,可就不妙了。

没多久,宁母便醒过来了,发现病房变了后,她有些慌张。

“浅语,怎么换病房了?”

宁浅语苦涩地安抚着母亲,“妈,是他安排的VIP病房。”只不过这个他已经从慕锦博换成了慕圣辰而已。

“那也太费钱了。”宁母嘀咕着,宁浅语的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妈,这是他的一点心意,您别计较钱的事。”

听到女儿这么说,宁母虽然觉得不妥,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宁浅语被护士带着去给右手检查了一遍,情况还算好,没有出现恶化的情况,医院给她用药后,原本存在的麻木感也消失了。

宁母的情况也好转了,手术时间已经定在了两天后。

这天用早餐的时候,宁母欲言又止地问,“浅语,你工作如何?”

“啊?工作很好啊。因为手受了伤,所有休假。”宁浅语低头撒了个谎。

如果被母亲知道她不仅被医院辞退还吊销了医生执照,母亲还指不定多伤心。

宁淑君眼神闪烁一下才道:“那就趁此休息休息。”

“是。”平安过关,宁浅语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却没想到宁母又道:“哪天有空,你带他来见见我。”

宁浅语没想到刚从低空平安飘过,又来了高空紧急降落,她现在上哪去找个‘他’来见母亲。

幸好这个时候一通电话响起,解救了她。

看到是叶昔的号码,宁浅语朝着宁母道:“妈,我接个电话。”

然后起身走出了病房,“喂,我是宁浅语。”

“宁小姐,辰少,让我来接您,您做好准备。”

接她?是让她住进他安排的地方?宁浅语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好!”

宁浅语收拾好心情,返回病房,跟宁母交代一声她出去办点事后,才提着包包离开。

从医院下来,叶昔的车正停在医院门口,慕圣辰正坐在后车座上假寐,从他脸上的倦容可以看出,他并没有休息好。

“慕大少!”

慕圣辰依旧只是淡漠地点了点头。

宁浅语拉开副驾驶座位,坐了上去。

叶昔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车从市三医院开出,一直到民政局门口。

“辰少,民政局到了!”

宁浅语听到‘民政局’三个字,微微有些惊讶,原本她以为……

后座的慕圣辰闭着的眼睛才睁开,“恩。”

叶昔率先下车,从后车厢中把轮椅给取出来,推到后车门边,慕圣辰如常自己坐上去,然后叶昔推着慕圣辰进了民政局,而宁浅语低头跟在身后不知道在想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昏嫁总裁

免责申明
麦子阅读微信公众平台
麦子阅读微信号:maiziyuedu
麦子阅读;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