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卫紫顾淮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卫紫顾淮墨小说最新章节 卫紫顾淮墨小说恶魔总裁的小妻子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3 12:31:32

卫紫顾淮墨小说叫做《恶魔总裁的小妻子》,这里提供卫紫顾淮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淮墨心里微微一笑:“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抬起头让我看看。” 转过她的肩头,将她的脸抬起来,灯下的脸尘土与泪相染,看上去很是污脏,可是又是那般的鲜活,那饱含委屈的眸子,让他心坎柔软如水的。

精彩章节:

卫紫不认同了,手指一戳他的脸,自个听电话,笑呵呵地说:“雪莲小姐啊,真是太麻烦你了,他现在在家里,明天的飞机过去,我需要为他准备些什么吗?”

雪莲的声音一变,淡淡地说:“不需要,我们的事,你不懂的。”

“呵,也好,这么晚了还让你打电话来提醒我们家淮墨,到时你们回来了我们得请你吃个饭。”

“不用客气。”

“这是必须的,就这么说定了,天气冷了,你帮我盯着他别让他感冒了。”

讲完电话她弯起眼睛笑:“看,这才让她受内伤。”

他大手抓紧她的肩头:“好,杀人于无形。”很好,小妻子会打防御战了。

“温水煮青蛙,懂了不,呵呵。”

“卫紫,我尚能与别的女人分得清楚,我也希望你可以。”

他话中有话,卫紫当然能听懂。

淡淡一笑:“上去吧,这真有点冷了呢。”

“我给你的卡,有足够的钱让你花,你就认真学习吧,真要有空闲,就回顾宅去。”

“都说不说这些了。”卫紫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在后面推着他走。

即使是有钱,也不能让她没有梦想与愿望吧,她很喜欢做现在的事,和林之清去很多的地方,了解自已长大的这个城市。

得到一些东西,势必会失去一些东西,用得他的钱多了,他是不会说什么,可终究自已觉得都会矮他很多。

属于她的东西,已经很少很少了,她一点也不想失去。

时间尚早,各霸占着电脑做事,林之清看她上线,就发了图片过来让她看。

她啪啪地打字,敲得极是响,他侧目一看就恼气。

伸手就将卫紫的电脑屏一合,幸得卫紫反应得够快,赶紧把手一缩,要不然准会夹到手指。

“干嘛?”她抬头不悦地看他。

“我跟你说过什么,不许跟林之清接触得太深。”

“你只会说我,我都说我跟他没有什么了,他只是学长,顾淮墨,你能不能讲点理,不要你的工作是工作,别人的就是个屁成不。”

他冷冷地看着她:“偏就要和林之清联系是不是?”

“是又怎样。”她抬起下巴,一点也不退让地看着他。

“好。”他笑笑。

然后将她秀气的电脑往墙上一摔,碰的一声巨响,电脑分裂几块,就连屏幕也摔开在一边,显示屏的裂痕,清皙可见。

他伸手,无情地说:“手机拿来。”

卫紫也一咬牙,关了机把卡取出一类:“砸吧,爱砸砸,我明儿个还上课,我还能看到他,有本事你去把A大给关了。”

他本不想砸她的手机,只是把林之清的号打入黑名单,她却是这般说,越发的火上加油,怒火不可抑遏地上来,将手机也狠狠地往墙上一扔。

碰上她,他可贵的淡漠脾气就如火山一般地喷薄而出。吵架真是伤心,伤财的一件事。

他去忙他的,她依然上她的课,只是有点无精打采的。

推了几次林之清的相约,到底是烦心着,没有什么心情做别的事。

一出校门,居然看到了她妈,提着东西正张着脖子看,在人群里看到她,兴奋地摇着手:“卫紫,这,这。”

卫紫愁愁眉头,她来这儿干嘛,还是走了过去,低声地说:“妈,你怎么来这儿了?”

阮玉梅乐呵呵地笑:“妈来看看你,走,咱找个地方去坐坐,打你手机又不通,做了些吃的送过来给你啊。”

卫紫心头一暖:“妈,这么远过来多麻烦啊,这饭堂里有吃的呢。”

“我中午就坐车过来的,到这里有些时间,再等着你们下课啊,紫啊,那天你那个学长呢?就是帮妈还赌债的那个小伙子啊。”

“妈,你是说林之清啊。”

“这小伙子长得俊,还有个好名字,真不错啊,你打电话给他,叫上他,那天的事,妈得好好谢谢他啊。”

敢情她是来找人家林之清的,是因为看人家暂时先帮她还了二十万,就心里打什么小九九吧。卫紫有些反感地说:“妈,你算了吧,我也已经谢过他了,那笔钱,我也会还给他的。”

“唉,小紫啊,你看看你,都没精打采的,是不是顾家对你不好?”

“还好啦。”

“小紫啊,要是在顾家,受什么委屈你可得说啊,妈没本事,不能给你带来好的生活,卫家也瞧不起你,你这身份在顾家,定也是受尽委屈的,如果实在是过不下去,你就索性放弃吧,妈看那林之清还是不错的,跟你很登对着,而且年轻又帅气,出手可是大方啊。”这年头,笑穷不笑娼啊。

阮玉梅现在想想,真是感叹无比。

自个的亲女婿,太尊贵的身份了,自个都不曾亲眼看一看呢。有时太高贵的身份只会和她这样的人敝得清清的,恨不得永远不要认识,就更不要谈用钱来帮助她什么的了。

“妈,你别说这么多了,顾家不喜欢离婚这事,你也别提了。”

阮玉梅不死心地说:“可你那会儿不是没有拿证吗?”

“妈,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顾家是什么身份啊,你就别操心这些事了,你给我带的什么东西吃啊。”

她一拍卫紫的手:“我给之清带的。”

真是,这妈还真狠啊,自个的亲生女都不给。

摇摇头:“行,那我得回去了。”

“嗳,卫紫,你手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是关机啊?”阮玉梅叫住她。

卫紫挤出一抹笑:“没手机了,车来了,妈,你慢慢等吧,我先走了。”

有时候在感情上,她是最懦弱的,明明知道这个亲妈对她没有感情,只晓得从她这里得到钱,还有一些东西,可是她还是不死心地企图在她身上,寻到一点点的母爱。

这话本也是无心之过。当天晚上她看着电视,小区保安打电话通知她去门口取一个包裹。

出去取了拆开一看,一张手绘的可爱图片先入目,大头女娃娃一脸泪丧,旁白是:“电话坏了,电话坏了。”

一个男人拿着一个西瓜,配词是:“把这西瓜吃了,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然后大头女娃娃接了过来,把西瓜吃了,然后一看,哇的惊喜样,原来西瓜底部有一部闪闪发亮的手机。

卫紫忍不住笑了,卡片下面放着用锦锻小袋子装的东西,倒出来就是一个小巧的手机,不是很昂贵,可是卫紫心里,暖暖的。

是林之清送来的,附带信息一条:大头女娃娃快些上线,再困难也要把事情做一做,咱们要先交稿,要打人气了,不许中途放弃。

卫紫噗地一笑,回了个信息:大头女娃娃收到。

林之清是真的很好,就是送个礼物,也是小心翼翼的,手机的价值并不在于钱,而在于出自什么样的心,什么样的手法。

她和顾淮墨之间,真的是相差太多太多了。

想起他,心里仍然有点刺痛啊,如果一开始,不放心去依赖,也不要去喜欢,那多好。

她就像他养的宠物一样,他喜欢的时候就对她好一点,他心情不好,她最好连尾也不要摇,乖乖去角落里蹲着画圈圈。

顾淮墨到底也是心情不好,板着一张脸做事更是魔鬼式,让手下的人叫哭连天,一直忙到很多人都要打瞌睡的样子,他看看手表,凌晨四点,这个时候小丫头一定睡得香。

她,也许还生他的气。

可实实在在的,他一点也不想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尤其是和林家的。

他们接近她,定是别有目的。

上次打架的事,一晃就过了这么多年,那些好哥们劝着,于是喝了一杯酒,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怎会真的什么事没有发生过呢?云紫的死,他也恨自已无能为力,当初的离开以为对她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会变成那样。

林之瑾眼里的恨,他还记得。云紫是可怜他孤寂一个人,放不开太多的事,太累太沉重了,才派了卫紫到他的身边。

他想,他也该放开那些过去了,他会好好地,爱卫紫的。

小丫头也很可爱,越是想她,她就越是能入骨一样,一颦一笑都那样的清皙。

他并不想生那些气,可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好好地哄她,他比她大很多,有点患得患失,他不懂得怎么去爱她,很多事,她不能接受。

他不太会去爱人吧,到时空闲的时候再好好陪陪她,他也不想他的小丫头生气,他担心她,想着她。

很多的事,他想,他学着去妥协,这么多年他习惯了命令别人,可生活,不能这样,他比她年纪长这么多,他要学着去宠她。

卫紫接到电话,说顾淮墨旧伤复发了,是傅明台亲自打来的,再往后就有些语焉不详的了,她告诉顾夫人,顾夫人就是要她过去照顾着才放心。

于是卫紫又飞到他的那个地方去,方才十一月的天气,可是这地方已经冷得就要下雪了一样,风呜呼呼地吹,她怀疑要是站外面一会,都会让风把她给刮跑。

顾淮墨和部队的人跑这里来演习,演习干嘛要跑到这么荒凉的地方来,呼,真冷啊。

他说顾家的有些家族生意和部队是关联的,她也不太懂,但是她知道顾淮墨倒是挺热爱部队的生活,有空就会和人去参加一些演习啊,拉练之类的。

那边没人来接,她打个车去,人家一听还不肯去,黑车她又不敢坐,谁知会不会把她给拐卖了。

于是这转转车,那转转车,这天寒地冻的窗子密封着,车子里五味杂阵,路也是越走越不好走,又停停落落的,胃酸冒上来让她难受得直吐了。

这一吐就一发不可收拾,最后都吐黄胆水了,到最后那地方山沟沟的路上,都没有车再通,卫紫就站在路口委屈地打电话回顾府了,老爷子接的,她才叫了一声老爷子,他马上就说:“你到了没。”

“快到了,这儿没有车进去,我得走进去,可是天快黑了,我不知要走多久,会不会在路上过夜,这附近好像都没有人家的,我……我怕。”

老爷子有点心虚了:“你先走着,我打个电话去,让那边马上派车来接你。”

挂了电话赶紧张打另外的电话,这二媳妇忒是大胆了,居然一个人单枪匹马没有车接也敢走,他以为有人会来接她的,哪知道她居然没打电话给老二,让老二派人去接。

倒也好,他们顾家就是要有这么个胆量,不怕苦的媳妇,但听她声音像是要哭了一想,没车接要去那破落地方,倒是真的会受罪。

卫紫到达深习集合的地方,天色都黑透了,勤卫兵带着她进去,遇上乔东城便说:“乔首长,这位是顾先生的妻子。”

“哦,听说顾总有个年轻漂亮的妻子。”他笑笑:“怎么来的时候不通知我们,好派车去机场接。”

卫紫很客气地说:“谢谢乔首长的好意,没关系。”这个乔首长长得也是英武帅气,而且看起来也好年轻。

乔东城标准的京腔:“小赵,快带到顾淮墨的帐篷里。”

“是,乔首长。”

帐篷门一揭开,小赵笑呵呵地说:“顾先生。”

“出去。”顾淮墨声音冷厉如霜。

“顾先生,顾夫人到了。”故意将尾音拉得长长的,这才一闪身,让身后的卫紫进来。

顾淮墨一抬头看到卫紫,她似是狼狈无比,咬着唇无比委屈一样,就那么看着他,然后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争先恐后地滑了下来。

顾淮墨一个眼神,小赵就赶紧出去了。

他从床上起来走到她身边,卫紫转过身去用手背抹着泪。

他声音轻柔:“怎么了,谁欺负了你,怎么你就突然出现在这里了,谁让你来的?这可是部队的演习的地方?”

“你,就你,你欺负我,你以为我爱来,傅首长电话都找到我这来了,你妈叫我得来这里再度照顾你。”委屈死了。

大概是这一路上,真的是太累,太苦了,来的时候他们顾家又强势,让她倍觉得委屈,心里又担忧着他是不是又伤得严重,一看到他的时候,眼泪就不争气了。

“好好好,是我,那你揍我一顿。”傅明台真是多事,居然叫卫紫来了。不过看到她,他终究是高兴的。

“我又打不过你,呜,你这个大坏蛋。”

顾淮墨心里微微一笑:“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抬起头让我看看。”

转过她的肩头,将她的脸抬起来,灯下的脸尘土与泪相染,看上去很是污脏,可是又是那般的鲜活,那饱含委屈的眸子,让他心坎柔软如水的。

抽了桌上的纸巾轻轻擦着她的脸,轻声地说:“看,像小花猫一样了。”

“我累得脚都打颤了。”

“辛苦你了。”一定把她累坏了。

“我吐得黄胆水都要出来了,我坐车,坐得都要散架了,都是你欺负我,还让我一个人走这么长的路,都黑乎乎的了,我都吓得不敢乱看。”越说越多的委屈啊。

顾淮墨把这小宝贝抱入怀里,轻柔地拍拍她的背:“好,委屈你了,乖,别哭,你再哭,就让别人听到了。”

他这么一说,她更是哭得厉害了一样。

到底还真是不会安慰人啊,抱住她,紧紧地抱住,又小又累又暖又爱哭的,是他实实在在的卫紫。

好不容易把他的小宝贝妻子哄得不哭了,抱她坐在椅子上。她一哭起来,他就六神无主一样,这真要不得。

顾淮墨便拉开帐门叫人:“打盆热水过来,再让厨子炒二个辣点的菜,白饭一碗,再弄碗蛋花汤。”

警卫员很快就去,端了水来,后面的人还捧着饭菜过来。

“这么快?”顾淮墨有些惊讶,他这前脚才吩咐,怎么立马就有人送来了。

“顾先生,乔首长早些时候吩咐做的,刚才顾夫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乔道长。”

顾淮墨笑笑:“他倒还真是细心,一会再打桶热点的水过来。”

“是,顾先生。”

拧了热毛巾,细心地把小花猫的脸擦洗得干净,哭过的脸颊,有点红红的,还有被风刮伤的轻微痕迹。

“先吃个饭,一会儿再洗个澡。”

卫紫现在也只是抽抽气,呜咽二声,真像小猫一样了。

他夹了菜放在碗里端起来给她:“吃吧,一定把你饿坏了。”

“不想吃。”

“都吐光了,哪会不饿,吃点吧。”

卫紫真的是很不舒服,不过他都把饭菜端到跟前来了,要是不吃,又折了他的好意。

到这地方她吃了不少的苦,没有力气再跟他争吵什么的了。

端了起来吃了几口,他看着她吃饭,脸上都是柔柔地笑,手指将她凌乱的发给梳开,他的小妻子来看他了,呵,怎么想想,心情就越发的好,笑容就越是忍不住的呢。

“慢点吃。”

卫紫吃了大半碗,菜真辣啊,她张嘴喘着气。

“喝点开水。”

他给什么,她就吃什么,咕咕地将水喝完。

“我叫人提了水过来,一会你就在这将就着洗个澡,这样舒服些。”

卫紫很乖地点了点头,但是觉得真的很难受,喉间阵阵的恶心,似乎还能闻到车里浑浊的汽油味与臭味,顿时什么也忍不住,一手捂着嘴巴忍不住地要吐。

顾淮墨一看,将水盆端起:“吐这儿。”

她就真不客气地吐啊,刚吃下的东西,都吐得干干净净,连苦胆水也都吐出来,他也不嫌臭,端起来往外面去倒。

一会回来又倒了热水给她:“净净口。”

她抬起头,还有点泪汪汪的,楚楚可怜的教顾淮墨心揪起来,手轻摸她的脸:“烫啊。”不知会不会发烧,这里的条件毕竟真的不怎么好。

虽然随行是有军医,但是卫紫是娇滴滴的小丫头一个,和这里皮粗肉厚的野战部士战士可不一样,药品也不是怎么的齐全。

于是回头就叫人准备车,然后回头抱了卫紫:“走,带你去医院。”

“没事,就是累,你还是别折腾了,听到你旧伤复发,我是来照顾你的呢。”

“别逞强,开车很快的。”他就怕她半夜里发烧发得厉害,以前的云紫……便是这样。

而且他也不想看到卫紫难受,刚才才吃下的饭菜都吐光了,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又憔悴的让他心疼。

连夜就让部队的司机开车送去医院,他坐在后座抱住卫紫,给她拢着行军被子,还怕她冷着,被子上面再覆上军大衣,紧紧地抱住她,时不时地低头借着昏暗的车灯看着她。

“想喝水吗?”

“嗯。”

他取出保温壶,小心地凑到她唇边让她喝。

“不好喝。”卫紫抿紧嘴,不再喝。

“盐糖水,不好喝也喝一点,含在口里慢慢吞下去,乖,要补弃体力。”

他的声音,带着暖厚的力量,卫紫含了一小口在嘴里,再慢慢吞下去,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喝。

“累不累?”

她摇摇头,虽然一整天不是这车就是哪车,换来换去的让她相当辛苦,但是现在就靠着他半躺着,在车上也是极舒服的,他怕她闻到汽油味还难受,开了点车窗让新鲜空气进来,那风像刀子一样的刮人。

她身上盖得厚,却是暖和的,再看他,不过是一件军绿色的衬衫,外面再一件秋天的军衣外套。如果白天还好点,但是山区的夜,要多冷就有多冷。

卫紫轻声地说:“把车窗关上吧,这样你会很冷的。”看前面的司机,连手套都戴上了。

“不用,我不冷。”小妻子会心疼他了,他心里暖和着一点也不觉得冷。

卫紫拉拉被子:“那你盖点。”

他听之也是轻轻一笑,大手覆在她的额上,眉头皱了皱:“小赵,开快些。”卫紫真的有点发烧的症状了,细心地将被角掖好,不让她冷着。

到了医院一检查,果然是身体过度的疲累引起伤风,肠胃不好与晕车引起的呕吐,他让医生给卫紫挂二瓶水,让她精神点。

让小赵去开个房先去休息,一早再赶回去演习的地方去。

他不过是伤了点皮肉,磨伤一点不算什么,压根他就没把这些小伤看在眼里,休息二天不一样生龙活虎。是傅明台这个男人多事的,好吧,这次原谅他的多事。居然让小妻子到这里来看他,他心里倒是高兴了。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恶魔总裁的小妻子,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恶魔总裁的小妻子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