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聂相思战廷深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聂相思战廷深小说名字限量的你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3 14:50:55

聂相思战廷深小说《许你一场花开》,又名限量的你,在这里提供聂相思战廷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战廷深动作轻柔将聂相思放进柔软的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薄唇微微靠近她白净的耳朵,“晚安。”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许你一场花开

精选章节:

聂相思秀气的眉毛皱了皱,莫名觉得这四个字,不是一般的刺耳。

“瑾玟,你别胡说……”梁雨柔羞赧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我哪里胡说了?雨柔姐,你早晚都要跟我三哥结婚的,你跟他结婚了,你不就是他老婆了吗?”

“瑾玟……”

“好啦好啦,知道你脸皮薄,我不说了,嘿嘿。”

“你呀。”

“……”

聂相思咬咬嘴唇,在原地站了几秒,才转身,低着头朝餐厅走去。

……

聂相思最后走进餐厅,见梁雨柔和战瑾玟分别坐在了战廷深的两边,往前的步伐微微顿下。

“小相思,这里。”翟司默冲她挑眉毛,拍了拍他和闻青城中间的位置。

聂相思对他做了个鬼脸,走到他和闻青城中间坐了下来。

战廷深深盯了眼聂相思,薄锐的双唇轻绷着。

“三哥,你对我太不好了吧。我回来都快两个月了,你都不来看我。我都有点怀疑,我是不是你亲妹妹了。”战瑾玟埋怨的看着战廷深冷冰冰的脸,小声道。

“吃饭。”战廷深极为冷淡的说。

战瑾玟瘪着嘴,都快哭了。

梁雨柔见状,美眸轻转,拿起公筷给战瑾玟夹了一块酥藕,“瑾玟,你哥要掌管整个战氏集团,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理解一下你哥。再说,你要是想你哥了,可以直接来这里或者去公司找他啊。”

聂相思埋头吃自己的,仿似根本没听到梁雨柔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所讲出的这番话。

“小相思,你怎么光吃白饭?”翟司默突然极大声说道。

他这话一出,餐桌上的所有人刷的将视线齐齐朝聂相思射了过来。

聂相思,“……”

看着碗里不知不觉少了一大半的米饭,小脸蓦地涨红。

缓了三四秒,聂相思镇定的抬头,看向翟司默,“翟叔,你不觉得今天的米饭很好吃吗?”

“不是一样的吗?”翟司默狐疑的看了眼自己碗里的米饭,用筷子挑了些喂进嘴里尝了尝,末了,抽动嘴角看着聂相思道。

“不一样。我觉得很好吃,比以前吃过的米饭都要好吃。”聂相思一本正经道。

翟司默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脑门,奇怪的嘀咕,“不烫啊。”

聂相思,“……”好想给他一脚!

战廷深眯眼凝着聂相思,冷绷着的俊脸仿佛顷刻舒缓了不少。

聂相思不是没感觉到战廷深投来的目光,只是她装作没感觉到。

“哼,白米饭有什么好吃的?真有意思。”战瑾玟翻白眼,酸不溜秋的说。

聂相思没理她。

不是怕她,更不是不敢吵,而是她觉得,她不搭理她,更让她难受。

果然,见聂相思理都不理她,战瑾玟心里的火一下子被拱了起来,并且到了不发作会憋死她的地步。

啪一声。

战瑾玟将手中的筷子拍到了桌上,怒瞪向聂相思道,“聂相思,你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长辈的……”

“噗……”

战瑾玟一通火发到一半,翟司默倒进嘴里的红酒蓦地喷了出来。

战瑾玟眼珠子瞪圆,皱紧眉头,提气莫名的盯着翟司默,“你,你笑什么?”

“意外,意外啊。”

翟司默拿起手边的餐巾擦了擦嘴,笑得一张俊脸都在抖。

聂相思挑挑眉毛,情不自禁朝战廷深看了眼。

却不想战廷深仍旧盯着她,深眸里嵌了丝她看不懂的灼热。

聂相思脸上刚消的红晕再次浮上了颧骨,轻轻咬了口下唇,将长睫垂了下来。

“什么意外?你到底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战瑾玟直觉翟司默是在笑话她,绷着脸忿忿的瞪着翟司默不依不饶道。

“我说,你比咱们家小相思大不了多少,怎么就非要把自己往老了抬?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很在意年纪么?”翟司默饶是被战瑾玟瞪,也依然笑着,一点也不进气。

“不管我大她多少,哪怕是一天,长辈就是长辈,我说话她就得乖乖听着,我问什么,她就必须回答,而不是像刚才那样无视我!”战瑾玟有理有据道。

翟司默摆摆手,不跟她争论。

拿起公筷给聂相思夹了一只她最爱的小龙虾,歪头笑眯眯看着她说,“小相思,吃。”

聂相思心尖微暖,对他挑挑眉毛。

翟司默则回给她一个媚眼。

聂相思恶寒。

战瑾玟看着翟司默和聂相思的互动,心里更呕,本来刚刚的火气都没全发泄出来,现在又被翟司默这么一闹,火气更甚了。

鼓起腮帮子,战瑾玟扭身委屈的看着战廷深,“三哥,你看聂相思……”

“你跟思思是平辈,以后说话客气点!”战廷深敛眉,冷声说。

平辈?

战瑾玟没明白,她跟聂相思怎么就成平辈了?

聂相思叫他三叔,如果她跟她平辈的话,那她不得也跟着她叫三叔?

聂相思听到战廷深的话,也是一愣,白洁的眉心皱了皱,不解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却没看她,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红酒杯往唇边送。

梁雨柔显然也没料到战廷深会这么说,整个人有些懵,盯着聂相思看的双眼亦藏着不明。

翟司默只以为战廷深在帮聂相思说话,没往其他想。

而在这张餐桌上,恐怕也就只有闻青城和徐长洋,明白战廷深这话里的深意。

……

吃完晚餐,徐长洋闻青城以及翟司默便相继离开了别墅。

战廷深接了个电话后,看了眼聂相思,到二楼书房去了。

梁雨柔和战瑾玟似乎没打算这么早走。

战瑾玟将电视机打开,挽着梁雨柔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聂相思端了杯水从厨房出来,看了眼坐在沙发里的战瑾玟和梁雨柔,便要上楼。

“相思。”梁雨柔叫住她。

聂相思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她。

梁雨柔笑了笑,“你不看电视吗?”

“我还要写作业。你们看吧。”聂相思说着,又要走。

“写作业也不急在这一时,过来一起看会儿电视吧。”梁雨柔说。

聂相思顿了顿,看着她,“你们看吧。”

“相……”

“哎呀雨柔姐,你叫她干什么?她要干嘛干嘛去,我们自己看。”话到这儿,战瑾玟压低声音嘀咕,“有她在这儿,我看得还不舒服呢。”

梁雨柔双眼微缩,随后微带着无奈看着相思,“瑾玟她是直肠子,你别介意。”

聂相思眉眼清淡,对她扯了扯嘴角,“我不介意。”

“哼。”战瑾玟翻白眼,“爱介意不介意。”

“瑾玟,别这样。”梁雨柔轻皱眉,有些头疼看着战瑾玟。

战瑾玟努了努嘴,没再说话。

梁雨柔又才看向相思,柔柔勾起嘴角道,“相思,一起看吧,好吗?”

聂相思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写着拒绝。

可梁雨柔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她要执意拒绝,又似乎太轴了点。

聂相思头大。

“思思。”

这时,战廷深低沉的嗓音从楼上拂来。

聂相思抬头看去,就见战廷深站在二楼书房外,正低头看着她。

“上来。”战廷深沉沉说。

“……噢,马上就来。”聂相思愣了愣,随后赶紧道了声,便蹬蹬瞪跑上楼去了。

战廷深见聂相思上来,没看楼下朝他看来的战瑾玟和梁雨柔,转身走进了书房。

聂相思一口气跑到书房,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看着战廷深,声音有点喘道,“三叔,你叫我什么事啊?”

战廷深走到大班椅坐下,闻言抬眸盯了眼聂相思,缓声说,“不是要写作业吗?把作业拿过来,就在书房写。”

聂相思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战廷深刚刚叫她上来,根本不是因为有事找她,而是知道她不喜欢跟梁雨柔和战瑾玟单独相处,给她解围呢。

聂相思水水的双眼各种感动的瞅着战廷深,心下暖得直冒泡泡。

梁雨柔和战瑾玟坐在楼上沙发,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梁雨柔隐忍,纵使心里再不痛快,也不会像战瑾玟一样表现得那么明显。

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

梁雨柔眼皮一跳,转身朝楼上看去。

就见聂相思从书房出来,朝她自己的房间跑了去,没一会儿,又从房间跑出去,手里抱着什么东西,又跑回了书房。

砰的一声,书房门在梁雨柔眼前阖上。

梁雨柔指尖不自觉掐进掌心,缓缓转过头,垂头怔怔盯着地板。

战瑾玟见聂相思可以随意进出战廷深的书房,不服气的撅高嘴角,呕得用手狠狠揪扯沙发。

……

十一点,战廷深和聂相思仍没从书房出来。

战瑾玟不停在墙上的时钟以及二楼书房来回看。

梁雨柔轻垂着头,半张脸被长发遮住,看不到她此刻的神情。

有脚步声逼近。

梁雨柔睫毛动了动,掀起眼皮看去。

司机张政对两人恭敬的颔首,“时候不早了,先生吩咐我送两位小姐回去。”

“……什么嘛。”战瑾玟带着哭腔道。

她今天是专程过来找战廷深的,哪知道吃完饭他就进了书房,而且再也没有出来过,她又没胆子去楼上书房打扰他。

战瑾玟委屈极了,眼圈都是红的。

梁雨柔眼底快速闪过一抹阴冷,却转头,柔笑着对战瑾玟道,“看来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你三哥很忙呢。今晚我们就先回去,改天再来。”

战瑾玟咬唇,抬头看了眼二楼,起身,愤愤的朝门口走。

梁雨柔眯眼,轻抬起下巴,从沙发上起身,离开了。

……

二楼书房。

听到楼下汽车引擎声逐渐远去,战廷深敲击键盘的长指停了下来,轻抬眸看向歪着身子靠在沙发里睡着了的女孩儿。

背脊倚在椅背上,战廷深双手交叉,凝着聂相思看了会儿,方转动大班椅,起身,朝沙发走去。

弯身将聂相思捞抱进怀,战廷深直起身体,离开书房朝聂相思的房间走。

透着粉色少女气息的房间,战廷深动作轻柔将聂相思放进柔软的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薄唇微微靠近她白净的耳朵,“晚安。”

啄了下她的耳朵,战廷深才离开了房间。

……

叩叩——

张惠站在聂相思门前,抬手敲了两下房门,等了会儿,不见动静。

张惠想了想,又伸手敲了两下,“小姐,早餐好了。您起了吗?”

没有听到聂相思的回答,张惠只以为聂相思还在睡着,想到现在已经快七点半,再不起来,上学恐怕就要迟到了。

于是张惠伸手握住门把手,隔着门板道,“小姐,我进来了。”

说完,张惠拧开房门走了进去。

隔着粉色纱帐,张惠只能隐隐看到床上微微凸出的一小团。

走过去,张惠伸手拨开纱帐,“小姐,天……”

张惠刚出口,便骤然倒吸口气,惊呼了声。

聂相思整个人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巴掌大的小脸煞白,脑门全是米粒大的汗珠,却一头沙发被汗水打湿黏在她小脸上和脖子上。

她双眼紧紧闭着,一张小嘴止不住的打颤。

张惠吓得六神无主,慌了好几秒才紧忙跑出去叫战廷深。

没一会儿,只见一抹飓风从门口撞了进来。

聂相思团成一团的小身子被抱进宽阔的胸膛,战廷深脸庞沉沉绷着,却在看到聂相思的模样时,渗出一抹白。

战廷深搂着聂相思轻盈发抖的身体,转身急速朝门口奔去。

擦过张惠时,险些把人掀翻。

张惠好容易站稳,白着脸看着战廷深抱着聂相思朝别墅外狂奔。

张惠禁不住吸气,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战廷深如此失控。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许你一场花开,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许你一场花开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