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唐宏博段纹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唐宏博段纹琢小说冷情老公很难缠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8:45:57

唐宏博段纹琢小说叫做《冷情老公很难缠》,这里提供唐宏博段纹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唐宏博的吻越来越炙热,也越来越下,一双骨节分明大手从她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段纹琢感到一阵凉气,头脑也越发的清醒了。“不,不可以,宏博。”段纹琢伸手想推开他。“纹琢,纹琢,我,我忍不了了。”唐宏博的声音染上了低哑的情yù。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什么叫还喜欢?我一直都喜欢,你看不出来吗?”段纹钰朝着她怒吼道。

“纹钰,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呢?他都已经结婚了,而且已经有了孩子,你干嘛还要费那个劲呢?你就不能看看眼前的人吗?”荣轩一时间也有点愤怒。

“不能。”段纹钰一把推开荣轩,朝门外跑去。

荣轩看了看,还是咬牙跟了上去,毕竟外面的雨下的很大。

段纹钰出了门,就被雨水打湿了衣服,脸上分辨不出是眼泪还是雨水,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脑海里全部都是刚才唐宏博牵着段纹琢的手的画面。

荣轩追上来的时候,段纹钰已经在不停的哭着。

荣轩伸手拉住她。

“纹钰,你干什么,跟我回去,外面的雨下这么大,你会生病的。”荣轩感到一阵的心疼。

“不,我不要,如果我知道不能回到过去,我当初就一定不会回来的。”段纹钰低声的吼道。

“什么不要回来,你在说什么啊?”荣轩一头雾水加雨水的问道。

“我这么辛苦的才回到他的身边,可是他竟然已经结婚了,可是和他有婚约的人,明明就是我啊,为什么?我不甘心。”段纹钰哭喊道。

“就是因为我出了意外,他才会娶纹琢的吗?可是我现在回来了,为什么我的位置却要被别人抢去呢?”段纹钰说着一头扎进荣轩的怀里。

荣轩伸手就抱住她,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模样,他心里的比她更加的难过,有什么能比自己爱的女人却爱着别的男人,更加的悲哀呢。

“纹钰,你一定非他不可吗?我和你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为什么你只能看见他,却看不见我对你的好呢?”荣轩抱着她,深情的告白。

雨水将俩人的衣服全部都打湿了,荣轩抱着瑟瑟发抖的段纹钰,心里却暗暗的做了一个决定。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你看一眼,就知道今生非他不可,可是有的人就算长长久久的陪在你的身边,你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你懂吗?”段纹钰看着荣轩说道。

“我懂。”荣轩在心里回答。

唐宏博是前者,而他是后者。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不忍心看见段纹钰伤心,因为她伤心,他就会比她更加的伤心。

“纹钰,你别哭了,不就是唐宏博吗?如果你的愿望是嫁给他的话,那我一定会帮你的。”荣轩依旧抱着她,神情痛苦的说道。

段纹钰在他怀里露出一个笑容,一个得意的笑容,只是他没有看见而已。

“真的吗?”段纹钰柔声的问道。

“嗯,我一定会帮你,你放心吧。”荣轩道。

“谢谢你,荣轩,只是你要怎么帮我呢?”段纹钰故意问道。

“这个……我一时还没有想到,不如我们先回去吧,再这样淋下去的话,我们会生病的。”荣轩提议道。

“好。”段纹钰应声道。

或许每一段爱情的开始,都会有一方先低头,放低了姿态,才能更好的的迎接自己的另一半吧。

这一点,唐宏博就做的很好。

自从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以后,他一改往日的风格,竟然对段纹琢百般的好,夏季刚过,但还是有点小小的炎热。

段纹琢和唐宏博提议自己想要回去上班,本来他根本就不会同意的,可是看见她转身的那一刻,暗淡下来的眼神,他的心立刻就软的一塌糊涂。

但是接送都必须由他来。

这让段纹琢,有些尴尬,因为近来唐宏博总是会有事没事就喜欢亲近她,她开始还有点别扭,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

只是今日又说要送她上班,她真的的是受够了。

清晨的阳光,带着丝丝的温度,坐落在环山的别墅,空气特别的好,段纹琢此时坐在唐宏博的车里,看着他将车熟练的开出别墅区。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地方?”段纹琢小心翼翼的开口。

“是。”唐宏博专心的开车,只好敷衍的应了一声。

她就说吧,他一定是不满自己,所以才会时时的监视,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她真的有点喘不上气了。

“我就知道,你每天这样监视我,上下班,我真的有点喘不过气了。”段纹琢想了下,还是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监视?你觉得我在监视你?”唐宏博一个急刹车,吓得赶紧抓车门。

“你,你做什么?”段纹琢,心有余接的怒道。

“没什么,就是让你知道,你说话不经大脑的后果。”唐宏博哼了一声,重新发动车子。

“你就不怕吓坏你儿子吗?”段纹琢每每说不过他,就搬出孩子来吓唬他,然后一招KO,每次想想就很爽。

“哦,不怕,你怎么知道不是女儿。”唐宏博目不斜视的回了她一句。

“因为近来他老踢我,劲还挺大。”段纹琢伸手抚上她隆起的肚子,笑的一脸温柔的样子。

唐宏博侧过头看她,正好看见她笑的一脸温柔的模样,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笑容,看的他有点晃眼。

“原来都会胎动了,真好。”唐宏博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

这一路上还算轻松,很快便到了段纹琢上班的酒店,这里的荣轩的地盘,他本不想让她在这里上班的,但最后实在是拗不过她,所以只好提出交换条件,由他接送下班。

“上班的时候,主意安全,我让医生从你上班的时候就在酒店待命,所以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通知医生,知道吗?”唐宏博难得的话多了点。

“知道了,你都说了无数遍了。”段纹琢扭头哼道。

看着她进去的背影,他默默的下车,然后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每天他都如此,她在酒店当礼宾部的经理,虽然年轻,但都是靠她自己一步步打拼出来的。

每天看见她到了工作岗位的时候,他才会放心的离开。

唐宏博看着她安全到达,暗自放心的准备离开。

可是他转了一弯,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

“荣轩,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是段纹钰的声音,唐宏博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一大早,段纹钰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唐宏博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对方似乎隔了很久才回答。

“因为我觉得事情就是很奇怪,你说你当年失踪,真的是掉进了海里吗?为什么我们搜救了半个月也没有搜到你呢?”荣轩的声音带着点质疑。

“怎么?你怀疑我?”段纹钰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愤怒。

“没有,我就是好奇想要问问因为当时,我们真的找了好久,所以,我道现在都还在恍惚,你是不是真的回来了?”荣轩苦笑了一声。

“荣轩,如果我告诉你,你会告诉别人吗?”段纹钰看着荣轩,心想,要是不把真相告诉他,恐怕他也不会为自己所用吧。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荣轩严肃的说道。

段纹钰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方才道。

“其实,你猜的没有错,我当年失踪并不是什么意外,是我自己,我向往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么年轻,不想要被婚姻束缚,所以才选择了逃避,没有想到这事,瞒过了所有人,却没有瞒过你。”段纹钰说完苦笑一声。

不得不说,荣轩听到真相后,还是小小的震惊了一番。

但是于他而言,这并没有什么分别,因为不管是她走之前还是回来之后,她爱的人依旧就只有唐宏博一人。

但是没有关系,只要的她想要,他一定会帮她争取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原来竟是这样。”荣轩淡笑道。

“荣轩,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坏的女人。”段纹钰说着就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他。”说完她双手掩着脸,低低的哭了起来。

“要是早知道会如此,我一定不会那么任性的,现在的唐夫人一定会是我的。”只是她明白的太迟了。

“纹钰,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包括你的幸福我也一定会帮你争取的。”荣轩暗暗发誓道。

“你昨晚在酒店睡的,想必你家人应该很着急,我先送你回去吧。”荣轩柔声说道。

清晨的酒店,人很少,所以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唐宏博的耳朵里,他攥紧了拳头,眼里的愤怒比任何时候都要盛。

她怎么可以骗她,他找了她那么久,她竟然是这样失踪的,他真是太傻了,随即想到段纹琢。

不过也是,要不是段纹钰来这一场闹剧,他怎么会娶了段纹琢,从另外一层来说,他还是应该要感谢她的。

要不是她的成全,他怎么会遇见段纹琢。

想到那些他对她的伤害,他就被深深的自责淹没,从来都没想过,这会段纹钰早就计划好的。

唐宏博有些恍惚,那个从小天真可爱,善良美好的的女孩,真的是段纹钰吗?

“你怎么在这?”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还带着一点点的疑惑。

唐宏博一回头,就看见一脸温柔的段纹琢,或许是怀孕的缘故,她脸上不再像以前那样带着疏离冷漠的味道。

段纹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宏博就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

“对不起。”唐宏博低低轻轻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

“什么?”段纹琢疑惑的问道,一头雾水,好端端的说什么对不起呢?

“没什么,你只要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随便欺负你了,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唐太太,此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唐宏博紧紧的抱住她,极尽温柔的说道。

段纹琢愣住了,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你先放开我。”唐宏博勒的她有点喘不过气。

唐宏博闻言,放开了她,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好像要将她看穿一样。

“怎么了吗?”段纹琢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你先上班吧,下班我来接你。”唐宏博看着她,轻轻柔柔的嘱咐道。

段纹琢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她才想起来自己要去会议室开会来着,所以也就没有多想,就急忙的向会议室走去。

唐宏博回到公司的时候,不期然的看见了一个小时之前还出现在酒店的段纹钰,他知道了段纹钰骗他的事情,看她的眼光,自然和以往就不同了。

只是段纹钰却什么都不知道,她还依然坚持着相信,唐宏博的心里是有她的,窗外阳光刺眼,唐宏博的笑容也同样刺着她的眼。

“宏博,你怎么这么迟才来公司啊,我已经等你好久了呢。”段纹钰站在他的面前,一副温婉的模样。

“什么事?”唐宏博的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冷清。

段纹钰却不甚在意。

“我决定了,我要到你的公司来上班,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段纹钰笑着,温温柔柔的看着唐宏博。

但是唐宏博看着她竟然觉得如此的陌生。

段纹钰见唐宏博没有什么反应,她上前一步,又喊了一声。

“宏博?”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没有适合你的职位,再说,你现在你自己家公司好好的,为什么要到我的公司来。”唐宏博,想了下,还是出声问道。

“你知道的,在自己家公司工作,那些人只会说我是靠着父亲的关系才进去的,根本没有实力,我想证明我自己,所以就像换个环境喽。”段纹钰这话说的滴水不漏,真假参半的。

但是唐宏博毕竟就是唐宏博,任何人都别想在他的面前耍心眼,更何况,还是有前科的段纹钰。

唐宏博没有看她,眼神转过去看着窗外。

“恐怕这里也没有你施展才华的地方,你还是另选高明之地吧。”高宏博声音清冷,让段纹钰浑身一震。

她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宏博,你怎么了?还是我怎么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对我的啊,以前,我有什么要求,你都会满足我的,今日……”段纹钰的话还没说完,唐宏博就出声打断了她。

“你也说了是从前,从前的事情我都忘了,你也忘了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唐宏博似乎耗尽耐心,烦躁的说道。

段纹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温柔的脸上,出现了裂缝,就好像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样。

“宏博,宏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段纹钰忍着心中的痛,低声问道。

“好了,我不想解释这么多,你走吧。”唐宏博第一次对她这么的绝情。

其实如果不是今天早晨,听见那番话,他应该还会一直将她当成那个善良美好的姑娘吧,此刻也不会对她这么的绝情吧。

只是一切,都像是天意,就像上天注定一样,就像他遇见段纹琢,然后喜欢上她。

这几天的天气好像都不是很好,每天都在下雨,或许因为他们这座城市,这个季节,本来就是雨水多发的时节。

天空有点阴沉,一如段纹钰现在的心情。

她气急败坏的从唐宏博的公司里出来,想了想果断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荣轩的电话。

开口便是委屈又带着撒娇语气。

“荣轩~”

那边的荣轩自然是软下了心。

华灯初上,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似乎磅礴的大雨并没有影响行人的心情。

段纹琢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她不禁抿嘴一笑,这些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她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她和唐宏博的故事,也许永远都是解不开的结。

她在等着唐宏博来接她,半个小时前他就给她打了电话,可是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见到唐宏博的身影。

她叹了口气,正准备自己去打车,可是手腕却被一股温暖的力量拉住。

随即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

“去哪?不是让你在这好好等我的嘛。”

段纹琢回头,就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唐宏博,好像刚从什么宴会上赶来一样。

“其实,如果你很忙的话,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段纹琢柔柔的笑道。

“就算再忙,接你的时间还是有的。”唐宏博说着,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她披上。

段纹琢一愣,什么时候他竟然也会这样待她,身上的衣服,还留属于他的味道很温暖。 蓝色铅笔"等1人批注

她却莫名的感到一阵安心。

“走吧。”

唐宏博的话一向不多,只有在商业谈判的时候,他才会和人唇枪舌战,毒舌的他,常常让人难以下台。

只是在面对段纹琢的时候,他想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尤其是在知道自己的心意后。

段纹琢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向酒店的停车场走去。

可是,所谓冤家路窄说的大概就是唐宏博和荣轩吧。

就连在停车场这么偏僻的地方,都能遇见。

空旷的停车场里,在夜晚显的有点阴森,头顶上的灯光似乎忽明忽暗,唐宏博和荣轩就这样狭路相逢。

唐宏博冷哼一声,本欲不想理会他,可是对方却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唐总,真是辛苦啊,这么晚了还亲自接夫人下班,真是劳模啊。”荣轩挡在他们的面前,阴阳怪气的说道,只是一双眼睛却盯着段纹琢。

他承认,段纹琢和段纹钰真的很像,甚至她比段纹钰更加好看,只是他的心里却始终都爱着段纹钰。

所以她想要的,他一定会帮她夺回来的。

所以,最便捷的办法就从段纹琢下手,荣轩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荣轩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他看着段纹琢的眼神,让唐宏博极其的不舒服。

唐宏博阴着脸然后不漏痕迹的将段纹琢拉在自己的身后,自己挡在她的身前。

“多谢夸奖。”唐宏博就当他的话在是夸他了。

荣轩没有理会唐宏博的话,只是看着他身后的段纹琢说道。

“纹琢,你工作表现的很好,也很出色,我这个作为上司的应该要奖励你才是,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吧。”荣轩一脸正经的说道,丝毫不在意唐宏博犹如能杀人的眼神。

其实,段纹琢还在介意上次,她偷偷的溜进荣轩的办公室,拷贝资料的事情。

虽然没有成功,还给他占了便宜去,她心里怎么说,都是介意的。

“不,不用了,荣总。”段纹琢小声的拒绝道。

“别不用啊,我们的关系,可不止是上下级的关系呢。”荣轩故意得意的说道。

段纹琢闻言,惊恐的看着荣轩,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然后不安的看着唐宏博,好像很怕他会误会什么一样。

“荣总,你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夫人,这事,干的还真是漂亮,不过,我想,你父亲现在想合作的那家公司,应该不会和你们合作了。”唐宏博冷眼看着他,但是说的话,却让荣轩怒火中烧。

因为他父亲最近最烦的事情就是和那家公司合作的事情。

没有想到,唐宏博竟然会认识。

他要是破坏了合作的事情,父亲一定会打死他的。

想到这里,荣轩暗暗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很诚恳。

“唐总,真是说笑了,我哪敢调戏,你夫人,我说请她吃饭,真的就是为了奖励她而已。”荣轩变脸似的笑道。

“是吗?要真的想奖励,那就折现吧。”唐宏博哼了一声,拉着段纹琢就走。

看着唐宏博绝尘而去的车,他阴鸷着一张脸,总有一天他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第二天从父亲哪里得到消息,原本说好要合作的公司,现在全部都反悔了。

荣轩眼神带着狠戾,他一掌拍下桌子上,一定是他,唐宏博。

彼时,段纹琢坐在车里,时不时的看一看唐宏博,感觉他浑身都散发着寒气。

她想了想,还是识相的不要开口的好,其实她很想问问,白天他在酒店抱着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明天,你去辞职吧。”唐宏博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段纹琢看着她似乎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辞职。”唐宏博忍着心中的怒火,又说了一边。

“为什么?凭什么?干什么?”

段纹琢闻言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车子飞快的行驶在黑夜的雨中,雨刮器发出的声音,让寂静的车箱里气氛更加的尴尬。

唐宏博斜着眼,看着炸毛的段纹琢,用清冷的声音道。

“你激动什么?”

段纹琢闻言,高涨的怒气,立刻就泄了下去,看着唐宏博的眼神也变的疏离冷漠了。

“我不会辞职的,这份职业是我辛辛苦苦才坐到这个位置的,我怎么可能说辞职就辞职呢?”段纹琢心平气和的说道。

“怎么?舍不得你们荣总吗?”唐宏博淡淡的道。

段纹琢心里一紧,这是什么意思,她转头看向唐宏博。

“不想与你说话。”

段纹琢心里是生气的,说不与他说话,就真的没有再说话。

这一路上,一人安静的开着车,一人独自安静的生着气。

想起荣轩,段纹琢实在是想不出和他除了有工作关系外,还能有什么关系。

临近到家的时候,雨势变的越来越大,段纹琢觉得肚子有点难受。

唐宏博停好车以后,看着她脸色发白,不禁心里慌了下。

“你怎么了?”唐宏博下车打开车门,皱眉问道。

段纹琢心里还在为唐宏博之前说的话,在生气,所以对于唐宏博的话,并没有理会。

她伸手推开唐宏博,从车里出来,然后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唐宏博看着她倔强消瘦的背影,他知道她定是还在生气。

所以他二话没说,就快步的跟了上去,俩人一前一后的进电梯。

封闭的空间里,似乎还能听见俩人心跳的声音,呼吸的声音。

“可是还在生气?”唐宏博看着电梯的门,率先开了口,语气倒是轻柔的很。

“没有。”段纹琢明显较着劲儿的语气,让唐宏博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一定是在和他赌气,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电梯不过几十秒的时间,电梯一打开,段纹琢就匆忙的走了出去。

她觉得和他待在一个空间里,让她感到非常的窒息。

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她房间的窗户上,让她感到一阵心烦意乱。

这几天唐宏博态度的转变,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唐宏博在故意整她,现在段纹钰回来了,这个家里恐怕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

难道他是想将她赶走吗?可是又碍于肚子里的孩子,而不好明说吗?

段纹琢一个揣摩着。

不然,要怎么解释唐宏博突然转变的态度呢?

她揉了揉有点空空的胃部,晚上吃的东西,刚才都交代在了卫生间的马桶里。

现在的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最在意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这里,她便转身上了床。

床头暖色的夜灯,在这漆黑的房间里发出幽幽的灯光。

段纹琢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惊雷吵醒的。

不知为何,现在外面电闪雷鸣,段纹琢自小就害怕打雷。

是以,被吵醒的时候,她赶紧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纹琢?”黑夜里响起一声清淡的声音。

“谁?”段纹琢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问道。

“是我,纹琢。”唐宏博说着上前轻轻的掀开了被子。

“啊,不要?”段纹琢伸手夺过唐宏博手里的被子。

“宏,宏博?”段纹琢颤抖着声音问道。

“别怕,我在呢。”唐宏博温柔的抱住她。

唐宏博掀开被子,躺在她的身边,然后将段纹琢抱在怀里。

“别,别……”段纹琢推拒着唐宏博的身体。

“纹琢,以后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睡的,不会让你害怕的。”唐宏博更加的抱紧了她。

段纹琢躺在唐宏博的怀里,渐渐安心的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唐宏博的身上带着,让她安心的力量,这一晚,无论外面的如何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段纹琢都没有醒来。

唐宏博抱着她,心里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蔓延开来一样,那样的柔软,那样的让人欲罢不能。

这一夜,俩人睡的极其的安心。

清晨,有微微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静谧的房间里,唐宏博最先醒来,似乎还听见了窗外鸟叫的声音。

他支着头,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尚未醒来的段纹琢。

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俯身过去,在她光洁是额头上吻了一下。

似乎是这一吻,熟睡的段纹琢悠悠的睁开眼睛,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随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看看自己,在看看唐宏博,最后看了看房间,然后才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段纹琢质问道。

唐宏博对于她的质问,并不在意,倒是笑的一脸得意的模样。

“你都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吗?”唐宏博看着她。

昨晚?昨晚什么事?段纹琢说着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没有,一切正常的很,怎么一早醒来,他会在自己的床上呢?

“是不是没有想起来?那我帮你回忆回忆,昨天晚上打雷了,你知道吗?”唐宏博说道。

“打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段纹琢回忆着。

“然后,你就害怕啊,我就好心过来看看你,可是谁知道,你就抱着我不让我走了,所以说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啊?”唐宏博一本正经的说道。

段纹琢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怎么可能?

“这很有可能。”唐宏博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段纹琢还在心里暗暗责骂自己怎么这么的不矜持,那边的唐宏博都已经穿戴好,精神奕奕的看着她。

“好了,别想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记得对我负责就可以了。”唐宏博说着将床上的衣服递给她,示意她穿衣服。

段纹琢一脸纠结的穿好衣服,还在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唐宏博生怕她想起来,就连忙的推着她去洗漱,然后去吃早饭。

饭桌上。

“昨天我说的辞职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唐宏博问道。

段纹琢咬了一口水晶虾饺,心里暗暗道,考虑?她压根就没有考虑好吗?

唐宏博叹了口气,看见她一副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他就知道她一定是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算了,不辞职就便不辞职吧,但是上下班,还是我亲自送你吧。”唐宏博无奈道,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心意后,她的任何不开心的表情他都会心疼呢?

看着她一副不想辞职,又不敢和他争辩的样子,他就只好自己先妥协了,至于荣轩,他想,自己还没有必要怕他吧。

“真的吗?你不逼我辞职了。”段纹琢,立即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

唐宏博,看着她,眼睛尽是宠溺的神色。

“这下,便高兴了?”唐宏博的声音染着淡淡的笑意。

段纹琢闻言,扭过头去,似乎是害羞了。

唐宏博看着她难得一副小女人的姿态,他想,他也乐意这样一直宠着她,直到天荒地老,直到世界的尽头。 北蕊"等3人批注

……

段纹钰近来想到了一个成语,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她以为段纹琢之所以能在唐宏博的心里留下痕迹,一定是因为他们朝夕相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底下。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也要有必要搬到唐宏博的别墅里住,但是找什么样的借口,才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呢?

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段纹琢,也许她可以帮助自己呢,想到段纹琢,她心里一阵的不舒服,这个唐太太的位位置本来就是她的,她拿回自己的东西,理所应当。

段纹琢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在处心积虑地算计自己。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段纹琢看着自己越来越大的肚子,神情有些恍惚,犹记得自己当初还是一个活的肆意潇洒的消姑娘。

现在却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孕妇,曾经那些快乐的时光永远也回不去了,只能将它妥善的收藏,以后想起,可能还会觉得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吧。

近来,唐宏博对她的态度,让她有点吃不消,也受宠若惊,让他的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不安,可是每晚躺在他怀里的时候,她又可耻的觉得很美好。

好像,他真的喜欢自己一样,将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她心里明白唐宏博的心里就只有她姐姐段纹钰一个人。

她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要不是因为姐姐段纹钰,唐宏博怎么可能会娶她呢?

是夜,唐宏博将她抱在怀里,就好像视如珍宝一样,可是她还是很想问问他是什么意思,她正斟酌着要怎么开口。没想到唐宏博就先开了口。

“你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唐宏博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喜怒。

“你怎么知道我有问题想问你。”

“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唐宏博忽然笑道。

段纹琢一怔。

“唐宏博,你竟然骗我。”段纹琢出声便带着娇嗔的味道。

听得唐宏博,身心舒畅,尤其是他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来,软软糯糯的,他的心仿佛都要化成了一滩水。

唐宏博再也忍不住,低头就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嘴唇。

“你……唔……”段纹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他吻了一个猝不及防。

极力的推拒着她,可是唐宏博却纹丝不动,尽情的吻着她。

渐渐的段纹琢也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她主动伸手抱住唐宏博的脖子,她这一动作就好像是给了唐宏博鼓励一般。

他更加忘情的吻着,唇舌交缠交缠间,段纹琢觉得自己的心,在慢慢的沉沦。

夜晚总是会给人神秘的味道,段纹琢却觉得空气中都充满了甜甜的味道,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只是现在她也很想放纵一次。

唐宏博的吻越来越炙热,也越来越下,一双骨节分明大手从她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段纹琢感到一阵凉气,头脑也越发的清醒了。

“不,不可以,宏博。”段纹琢伸手想推开他。

“纹琢,纹琢,我,我忍不了了。”唐宏博的声音染上了低哑的情yù。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冷情老公很难缠,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