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小说中女主角叫洛颜 宋时寒洛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宋时寒洛颜小说结局免费看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10:41:13

宋时寒洛颜小说叫做《一念成婚:毒舌总裁请入房》,这里提供宋时寒洛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就在宋时寒准备无论如何还是去玉城一趟时,宋时暮那里来了消息,说是玉城和江城中间的一个小镇上,有百姓报警,说是连续几天有陌生人出入家附近。宋时暮把地点报给宋时寒,宋时寒决定,无论真假,他都要前去看看。再这样坐在江城继续等下去,他会疯掉。

精彩章节:

十字路口,车子停下来等红绿灯,宋时寒侧首看着洛颜,眼里神色莫明。

“难道不是吗?”洛颜有些不解,他的那些话不就是在维护她吗?因为他的维护,所以她今天才能全身而退。

“我那些话也是你应该记在心里的,你以后是我宋时寒的女人,给我争气点,别像个受气包似的让任何人都可以欺负。”

若是在今天之前,洛颜可能还会反驳他一句大男人主义,但是经过今晚,她却知道这个男人话里的其它意思。

于是,她轻轻地回了一声:“我知道了!”

这是对他替她冠上“他的女人”标签的默认,也算是她开始正式面对这份感情的开始。

宋时寒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勾勒出上扬的弧度,似乎心情很好。

“可是你外公那里……他老人家心里会不会很难受?”

任谁都可以看出,宋时寒跟安老爷子的感情很好,发生今天这样的争执,想必双方都不好受吧。

“他老人家会想明白 ,你是跟我过一辈子,不是跟他。你只需要关心我心里好不好受就行了!”宋时寒的霸道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洛颜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真心希望老人家会早些想明白。

正如宋时寒所说,洛颜只要关心他心里好受不好受就行,洛颜没有再追问他有关安家众人的事情。方进年与安若素的婚礼,因为安家和安市长的关系,霸占了江城市所有电视台的头条新闻位。

洛颜在电视里再看到方进年那张得意的脸,没了那种瘪屈感。担心宋时寒心里不舒服,她便快速地调了新闻频道。

新的一天到来,洛颜按时上班,拒绝了宋时寒专车接送的提议,自己坐公交车准时到达公司。

刚进设计部,洛颜便感觉到今天的设计部气氛有些不一样。见她进来,陈曦最先迎上来,“洛颜,你来了。”

虽然只是一句平常的打招呼的话,但是洛颜却觉得她眼里多了几分讨好。洛颜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便朝自己的座位走去,陈曦见洛颜并没有多热络,有些失望。

旁边便立马有另外的女同事奚落道:“这么急着拍她的马屁,可人家并不领你的情呀,你也不怕表错了情呐。”

陈曦想反驳,但见洛颜并没有多看她一眼,便瘪了瘪嘴没再多说。倒是顾希,听到那女同事那么说,跳出来为洛颜打抱不平。

“洛颜姐向来便是这样的呀,你们这样指桑骂槐的,也不怕伤害同事感情。”

那女同事哧了一声,然后见洛颜冰冷的目光扫来,似有些害怕便又不再说话了。

休息时间,洛颜刚进茶水间,眼睛余光便看到几个女同事又凑到了一起,一边说还一边对着她指指点点。

“洛颜姐,你真是跟总裁在一起了吗?”顾希端着杯子也走进茶水间,轻声地问洛颜。

洛颜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女同事,眼里划过了然,原来今天办公室里气氛怪异的原因在这里。

“这就是她们现在在背后谈论的话题?”

“是呢,昨天方氏总裁和安小姐的婚礼,我们公司有不少的同事参加了,他们一回来公司便传开了。现在有关总裁维护你的那段视频,已经在公司的网页上被人点击上万次了。”

顾希神情激动的说着,他没说的是,现在全公司所有的已婚女士或未婚女人们都把她当作羡慕对象。

洛颜被惊的目瞪口呆,所以,她现在是整个公司的关注对象了?

知道办公室谈论的内容后,洛颜可就没有那么淡定了。她只想好好地工作,赚取自己的生活所需,而不是这样活在公众的目光中。

所以当下班的时间一到,也不等宋时寒来找她,洛颜便拿起自己的包包逃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公司大门,正值下班高峰期,公车并不好等。洛颜便决定打的回家,这样的话,也能去附近的超市买些菜做晚饭。

洛颜刚要伸出手,便见一辆普通的黑色大众停在她面前,车上快速地下来几个男人,洛颜正想着让开一点让几个男人过去,便见那几个男人直接朝她欺来,将她双手一钳,便直接拖到了大众车上。

洛颜想大呼引起路人的注意,但是那几个男人压根就不给她张嘴的机会。其中一个男人用力地捂住她的嘴,其它的男人配合默契,拥着她快速走向车,以至于路上的行人没有一个发现这里的不正常。

洛颜有些害怕,她毫不怀疑自己遭遇了绑架,车上几个男人紧紧地将洛颜挤在中间坐好 ,洛颜双手被反钳在身后,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活动的空间。

“你们要干什么!”

洛颜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即将被带到何处,她全身戒备着,警惕地看着左右两边的男人。

“我们要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们奉劝你最好是老实点,别想着逃跑,因为你完全没有机会的。”

坐在洛颜右边车门边的男人,看起来像是这些人的领头,他恶狠狠地朝洛颜说道。眼里的凶光让人心惊,见洛颜被他给吓倒,有些不屑地瞪了洛颜一眼。

开车的男子显然对江城的路况很是熟悉,即使是在这样的下班高峰期,他也还是熟练地避过了繁华路段,找了一条较为顺畅的路。

于是,车子很快便开出了市区,上了高速,开往未知之地。

此时,安氏。

宋时寒终于是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抬腕看了看手表,见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便起身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准备下班。

进电梯的时候,特意按下设计部所在的楼层数。可此时设计部里人走的已经差不多了,唯二留下的便是顾希和陈曦。

见宋时寒驾临,陈曦有些紧张地站起来,“总,总裁……”

宋时寒朝她点了点头,看向洛颜所在的位置,却没有看到想见的人。神色有些不悦,这个女人莫非还在想着如何躲避她,所以这才样早早地下班赶在他前头离开公司?

没有理会孙曦在身后那爱恋的目光,宋时寒转头离开设计部。

“曦姐,总裁可是当众表示了对洛颜的感情呢,他们感情很好的,对吧!”所以你就不要再抱有其它的心思了,不然到时候会很难看的。

顾希可是没有忽略陈曦眼里的爱恋,这样的目光顾希经常看在别的女同事眼里看到,每次总裁来设计部,她们都是那样看总裁的。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狠狠地瞪了顾希一眼,陈曦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头也不回地走出设计部。

宋时寒一边拨打着洛颜的电话,一边向地下车库走去。

无论他怎么拨打,洛颜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宋时寒只当洛颜先回了家。发动车子,便直接朝家里奔去。

回到家,根本就没有洛颜的身影,这让他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也就在这个时候,宋进寒才发现自己对洛颜还真是谈不上一点的了解。她不在,他却不知道除了她自己的手机号,还能谁能联系到她。

在这之前,他曾经有去调查过洛颜,过去四年,她的生活里除了前夫方进年,唯一的好朋友便是背叛了她的南宁。

如今这样的情况,他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宋时寒开着车,再次出门,沿着家到公司的这段距离,一寸一寸地找,可还是没有。

天渐渐黑了下来,可宋时寒依旧没有洛颜的消息。

“铃~~~”

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引起了宋时寒的注意。电话接通,那头响起一个明显是经过处理的声音。

“宋大总裁,你的女人现在在我手上,你想要她平安无事的话,就不要报警,准备好五千万,我会再跟你联系的。”

电话说完, 也不等宋时寒开口说一个字,便挂断了。宋时寒气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该死的,他竟然让她在眼皮子底下被人绑架了。

几分钟后,宋时寒驱车赶回了宋家老宅。

正在门前院子里浇花的安雅,看到他回来,一脸的惊讶。

“儿子,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吃过晚饭了吗?”

此时的宋时寒因为担心和愤怒,一脸的生人勿近气息,安雅还以为他跟洛颜吵架了,便想开口劝导两句。

可是却见自家儿子摆明了不想多说话的样子,便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妈,我去找二哥,你先忙!”

宋时寒现在哪还有心思去吃晩饭,他只要想到洛颜正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受苦,他就觉得非常的恼火。二哥宋时寒,是他现在唯一能找的人。

房间里,正拿着游戏手柄玩的天昏地暗的宋家二少宋时暮,突然被人给提了起来。吓的他手一抖,顿失一座城池,“靠之,谁,是谁竟然坏小爷我的好事,我宰了他。”

在宋二少的眼里,天大地大都不及游戏来的大,被人如此的陷害他当即便要去拼命。

但是宋时寒凉飕飕的一句话,瞬间让他轻易地闭嘴:“二哥,帮我个忙!”

宋时暮回头看到宋时寒那张冰冷的脸,顿时便熄了火。能让宋三少用帮忙二字的,那一定是重大事件,当即便停下手里的对战,调整好坐姿,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说吧,要哥帮什么忙!”

“帮我找一个人,一个女人,洛颜!她被人绑架了,这是绑匪刚给打电话用的号码。”将手机递给宋时暮,宋时寒满脸上都是着急。

宋时暮接过手机,双手并用,一边快速地按着键盘,嘴里还不停地打趣:“哟,弟弟你终于开窍了。居然知道要找女人了,跟哥说说这位弟妹是何来历,哥给你参谋参谋!“”

铁树终于要开花了,作为宋家单身联盟的人来说,还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他需要广而告之。

“这还得感谢你!要不是我生日那天,你把我送到XX去,我还就真碰不上她!”

隐隐地传来磨牙的声音,宋时暮识趣的闭嘴了。现在不要在时寒面前提XX,一提他就会翻脸,哎呀,年纪轻轻就这么大的火气,真是不好,有损社会安定和稳定嘛。

“查出来了,号码是江城的,但是却查不到现在的定位。若我没猜错的话,对方一定反侦察的高手在,能避过我的追踪,那水平段位可是非常高了。目前没办法了,只有等他再给你打电话时,我再来现时追踪了。”

谈到自己的老本行,宋时暮是非常专业而且认真的。

宋时寒自然是相信他的话,但要他这样坐以待毙,他也做不到。拿起钥匙,准备再次开车出去找人。

在下楼时,安雅再次过来询问。“儿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颜颜她?”

宋时暮的作用,在宋家人看来便是用来找人或者寻物的,儿子这样急匆匆地赶回来,想必跟洛颜有关。

这次,宋时寒倒是没有隐瞒,而是据实以告:“洛颜被绑架了,目前还不知道在哪个方向,也不知道绑匪的目的。”

“什么!我可怜的颜颜,她一个刚离婚的女人,又会跟谁结仇结怨呢。”一听洛颜被绑架,安雅便着急地抓住宋时寒的手臂,她是真心心疼那个孩子。

安雅的话,似提醒了宋时寒,他刚刚只急着找人却忽略了这个问题。

洛颜在跟方进年离婚前,就只跟闺蜜南宁有往来,跟方进年离婚后便一直跟他待在一起。她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与人结仇,跟公司设计部里的同事虽说相处的不太愉快,但也没有结仇。

唯一有不愉快的,也就只有他的表妹安若素。可是素素都已经顺利地跟方进年结婚了,会回过头来针对洛颜吗?

宋时寒眼里划过一抹幽深,安若素是什么秉性,他很清楚。如果说安若素因为嫉妒洛颜毁了她的婚礼,从而想绑架洛颜给她点教训的话,那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宋时寒再次回到楼下宋时暮的房间,交待要他仔细排查安若素的电话。

他自己则是直接去找安若素。

正准备睡下的安若素,看到突然出现的宋时寒,有片刻的心慌,眼里流露出来的慌乱并没有躲过宋时寒的眼睛。

“表哥,这么晚你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安若素此时心跳加速,她从小就怕这个表哥,哪怕她父亲是江城市的市长。自小对于宋时寒的话, 她从来不敢反驳,也不敢置疑。

“没什么,过来看看你!”宋时寒并没有向安若素索要洛颜的行踪,依他对安若素的了解,就算事情真是她做的,他这样上门来她也不会实话实说。所以今天晚上,他过来只不过是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安若素听到宋时寒说只是来看看她,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一举动更加确定了宋时寒的猜测。

而安若素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细节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在送走宋时寒后,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果然,宋时寒刚下楼,便接到宋时暮打来的电话。

“时寒,刚刚你那表妹安若素给一百里外的玉城打了个电话,号码正是你之前给我的那个号码。通话时长三分钟,你如果现在赶过去的话,应该可以在入夜前赶到。我这就发送位置共享给你,你要记得跟我随时保持联系。”

“好!”

宋时寒挂掉电话,便直接把车朝城外方向开去。他得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以安若素的性子,必须会让人给洛颜苦头吃的。

可他刚出城,便再次接到宋时暮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宋时暮有些气急败坏,“奶奶的,时寒你先别急着去,那绑匪估计是发现了我的追踪,居然迅速转移并且隐藏了自己的定位,这下想要再找到他们可就难了。”

这还是宋时暮第一次棋逢对手,宋二少的骄傲被严重的挑衅了,气的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shit”了。

“沽名钓誉!”

宋时寒也是气恼不已,该死的,眼看就可以找到她了。

“宋时寒,你有本事你自己来啊,竟然敢怀疑我的水平!”宋时暮当即便气的跳起来,他居然被宋时寒那小子给嫌弃了,这让他情何以堪。

向来最所向披靡的宋二少,战无不胜的宋二少,不但被一个不知名的绑匪给挑衅,还要被自家弟弟给讽刺,这日子还要不要活了。

“事实证明,你的水平还不如一个三流绑匪,你可以重新回学校去了。”说完,任由二哥在那头气的跳脚,宋时寒径直挂了电话,准备先回宋宅再说。

而此时,玉城一个偏僻的废旧仓库里,洛颜已经被绑着丢在地上好几个小时了。可就是没人来给她松绑,也没有人跟她说一句话。她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眼睛被黑布蒙住 。

“这是哪里,有没有人在?”可是任由她怎么喊,都没有回应。她挣扎着坐起来,却发现这个姿势更难受,今天上班穿的是一套职业裙装,短到大腿的裙子让她双腿不敢太随意。

她的双手趁着有限的空隙摸索在地上,可是地面上松软的泥沙让她根本就摸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最后,只得放弃,可是内心恐惧的扩大,差点让她崩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似乎传来一声细微的开门声,虽小但是在深夜里尤为突然。

“给她把眼罩拿了……”像是之前现代车上,那个领头人的声音。紧接着洛颜的眼罩便被人取下,仓库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洛颜但还是看清楚了眼前的几个人。

除了之前绑架她的那几个人外,还有一个单薄瘦弱的男子正站在最前面。见洛颜看向他,那男人眼里阴鸷一闪而过。

“你也别想着逃离,我们已经给你男人打电话了,要他准备好五千万,就看他舍不舍得了。”

那个阴鸷的男人看着洛颜说道,明明是温暖的夏日,明明室温并不太冷,但他的声音却像是冰冷的毒蛇一样,让人浑身不舒服。

“到底是什么人要你们这么做的,我并没有与人结怨,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洛颜想了一路,都没有想明白自己这空间是告罪了谁,她这几个月来,先是被离婚,再是与宋时寒遇上,进入安氏。

可她根本就没有刻意得罪过谁的,这绑架究竟是为哪般。

“有没有与人结怨,我们不知道,我们收钱办事。但是女人嘛,长的漂亮就好好在家呆着,不要动不动就出门瞎逛,更不要动不动就勾引别人老公。免得惹祸上身不是!”

为首那男子,眼里的嘲讽和不屑很是明显。他最是讨厌三心二意的女人,眼前的女人虽然漂亮,但水性扬花便会遭报应的。

他的一句勾引别人老公,洛颜便猜到了几分。“是安若素让你们绑架我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为首的男人,嘲讽更浓了。“之前还想着是不是有可能冤枉了你,毕竟你也还没有祸水的那绝美资本,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金主并没有冤枉你。”

若换在平时,洛颜听到这话肯定是要气笑的,但是此时她却是笑不出来。安若素还真是恶毒,抢了方进年也就罢了, 竟然还想置她于死地。

她可是一点也不相信,以安若素的个性,会让这几个人在宋时寒拿钱来的时候,就这样轻松地把她给放走。

“安若素是如何交待你们的?若你们只是要钱的话,那我可以给宋时寒打电话,给你们双倍或者三倍的价钱。”

洛颜试着与那为首男子商量,想着先脱身再说,至于钱的事,宋时寒都能一出手就给严亚茹一张季度打折卡,那花点钱赎她回去,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如果实在不行,她大不了分期付款给宋时寒。

“钱算什么!两倍三倍小爷我也没有看在眼里,你要是有个市长或者省长老爸,我可以考虑作主放了你。不然的话,就乖乖地做你的人质,别逼的我撕票。”

为首的阴鸷男子,明显对洛颜提出来的两倍或者三倍钱不动心,只是在提到安若素的老爸安市长时,眼里有着明显的畏惧。

洛颜还想再说些什么,眼睛再次被蒙上,双手好不容易松开了些也被绑的更紧。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待遇,还要持续。他们丝毫没有要给洛颜食物和水的打算,眼睛再次被蒙上,室内再次恢复死寂,洛颜又开始独自面对无尽的黑暗。

时间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绑匪没有再打电话来,宋时寒快要疯掉。那绑匪似乎人间蒸发了一样,任由宋时暮怎么搜寻,就是没办法寻到丝毫踪迹。安若素似乎也学乖了,不再联系。

就在宋时寒准备无论如何还是去玉城一趟时,宋时暮那里来了消息,说是玉城和江城中间的一个小镇上,有百姓报警,说是连续几天有陌生人出入家附近。

宋时暮把地点报给宋时寒,宋时寒决定,无论真假,他都要前去看看。再这样坐在江城继续等下去,他会疯掉。

宋时暮听他这么说也没有反对,而是带着自己的电脑和设备,跟宋时寒一起出发去了这小小的枫叶镇。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一念成婚:毒舌总裁请入房,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一念成婚:毒舌总裁请入房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