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林言安温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林言安温暖小说爱你终将成劫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7 8:57:44

林言安温暖小说叫做《爱你,终将成劫》,这里提供林言安温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下了车子,正碰上林言安回来。现在是晚上八点,温暖扭开了手机看了一眼,目光在他一声笔挺的西装上转了转,笑着打了招呼,“林总,好巧,你也刚回来吗?”“不巧,我在等你。”林言安的眸子漆黑,定定的望着温暖。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背后的人一脸迷惘的望着魏子健,“喂,子健你不是要去透气吗?怎么往里面走?”

魏子健丝毫没有回应他的打算,迈着大步子往里面走去。

看着魏子健高大挺拔的背影,那人耸了耸肩,接过服务员手上的菜单,继续点起酒来。眼睛却止不住的往魏子健刚才走去的方向瞟,这个方向不就是他们所在的包厢吗?

包厢里面,温暖带来的几个市场部的员工,果然不是吃素的,将气氛吵到了高点了,你来我往之后,互相都喝了不少的酒,几杯下肚,原来拘谨的两个人也纷纷露出了本性。

“温主编,像你这个年纪,能把一个杂志公司做的那么好的,可是我老李见过的第一人啊,来来来,就凭你这本事,怎么着都给给我老李喝一杯。”主编一手拍着xiōng部,一手将一杯明晃晃的烧酒放到温暖的面前。

厚底镜片下的眼睛放着炙热的光芒,对着温暖那张精致的小脸吞了吞口水。

温暖脸上没有多大的反应,抿着唇娇笑着,“李主编,我这酒量在你面前,可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哪里敢跟你喝啊。”

说着下意识的捂了捂胃部,她可是昨天才从医院出来,要是眼前这一杯烧酒下去,估计又会去了医院。

李主编像是没有听出温暖的婉拒,举着酒杯的一只手直接拦上她的肩膀,拍了拍,“温主编,是不是看不起我老李,不想和我喝?这里谁都知道,这温主编的酒量可是好的很。”

人事部的几个人自然是知道温暖胃不好,这一杯烧酒下去,哪里能顶得住,急忙出来想要将温暖眼前这杯的酒给揽到自己的身边,谁知道李主编和那个助理都是老狐狸,哪里敢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是真的看出来,温暖不太能喝酒。

“怎么会,做这个圈子的怎么能不给李主编这个面子。我只是在想,这么一杯够不够?”温暖朝着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在上来,转头笑眯眯的看着李主编,“李主编,要不怎样吧,你喝一杯,我喝三杯,这样才显得我对你的尊重,也希望李主编能够好好的照顾下我们的星杂志。”

她的手指指了指桌上上好的五粮液,憋见李主编和那个助理满意的神色,勾着唇打趣道,“要是我今天喝醉了,你们可不能把我一个姑娘扔在路边哦,不然我明天醒过来,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话音还没落下,包厢的门“哗啦”一声被人踹开,未等他们反映过来,魏子健已经兀自走到温暖的身边,一手已经拉着温暖正举着酒杯的手。

在座的几个人都楞了下,这个圈子里的人哪个不认识魏子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主编试探性的打了一声招呼,“子健,好久不见?”

“嗯。”魏子健冷哼一声,“李主编今天和暖暖在一起吃饭?”

边说着,他凌厉的目光直直的打在温暖身上,拉着温暖手的那只手用力的一捏。

温暖能够感觉到魏子健的怒火,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轻笑着说,“魏大明星,好巧啊,你今天也来这里吃饭啊,早知道我就省点钱了,去你包厢蹭点了。”

明明昨天才从医院里刚出来,魏子健怒视的望着她还有些苍白的脸蛋,冷声质问,“你不要命了?”

“魏大明星真爱开玩笑,我怎么会不要命了?”温暖扯着唇客套的回应。

魏子健的视线从温暖的脸上移到她手上举着的酒杯子,杯子里的酒因为他刚才的动作,晃了一大半出来,空气中泛着清冽的酒香,他的声音又冷上了几分,“你这德性,还喝白酒呢?”

李主编有些尴尬的望了眼助理,眼神之中带了几分责怪的意思?怪助理怎么没有打听清楚,温暖居然现在和魏子健搞在一起?之前他们杂志社也收到了魏子健抱着温暖去医院的照片,只是上头有人交代,不能将这些照片公布出去,圈子里有个不听话的,现在连窝都被人端了。

都是老江湖了,这代表了什么,他们怎么会不知道。魏子健的个性不怎么好,能在娱乐圈混成这样,不仅仅是看人长得帅,娱乐圈长得漂亮的长得帅的,比比皆是,为什么他能红的这么厉害?就只要一点,魏子健的背后一定有势力。

即便是他们不知道魏子健背后的势力,现在就凭着他在娱乐圈的人气,也是各个杂志想要邀请的明星。所以,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了魏子健。

“你们要喝酒的快点喝,她死了我好收尸。”魏子健说完这句话后,放开了温暖的手,在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只手放在椅背上,斜着眼睛看着众人。

温暖感觉自己的左眼皮一阵的抽动。

魏子健像是好毫无察觉到周围变得十分僵硬的气氛,等待着众人接下去的动作。

助理吓出了一声的冷汗,忙哆嗦的道,“温,温主编,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说呢,说来说去也怪我,好端端的灌一个女孩子做什么。这里我先干三杯,算是给温主编赔罪,以后星杂志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温主编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看着他连举着酒杯的手都在发抖,温暖不觉得心底发笑,感激的看了一眼魏子健,虽然他凶巴巴的,但是哥哥终归是哥哥,看到妹妹受欺负了,还是会忍不住的冲进来。

“喝完了?”魏子健靠在椅子上,一只脚翘着,睨了一眼还在哆嗦的助理,既然喝完了,那工作上的事情你们交接下吧。”边说着漆黑的眸子望向温暖,“你跟我走。”

温暖自然是拒绝,小声的嘟哝,“哥,我还有事情,你先走。”

“利用完了人就想一脚踹了,温暖我跟你说没那么容易。”

魏子健冷着一张脸,头顶上像是笼罩着一层冰霜一般,只要温暖敢说一个不字,他指不定下面会做出什么来。

温暖为难的望了一眼市场部的几个同事。

见他们全部暧昧的望着魏子健和温暖,一脸的“我懂的”的表情,温暖不觉得苦笑连连,无奈只能跟着魏子健走出了包厢,一路被他拉着直到了阳台,才停了下来。

她的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着的,现在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灯火辉煌,顺着这阳台望过去,城市的剪影落在她漆黑的眸子中熠熠生辉。

微风吹来,带着点凉意,温暖下意识的抱着手臂搓了搓,一阵男子独有的气息笼罩了她。

“哥,没什么事情我们先下去吧,你是明星,要是让人看到了我们在一起,会不好的,而且他也会不开心的。”温暖轻敛着眼睫,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低低的道,声音里带了几分疲惫的沙意。

“这里好看吗?”完全是答非所问,温暖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用眼神询问他。

魏子健从裤兜里掏出香烟,余光瞥见一边真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温暖,下意识的将香烟给收了回去,只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打火机,忽明忽暗的灯光掩埋着他忽明忽暗的脸。

“哥哥,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温暖关心的道。

魏子健“砰”的一声收了打火机,一只手捻了她小巧的下巴,眸子里溢满复杂的神色,嗓音比夜风还要凉上几分,“你现在这样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温暖,你不丢脸,但是我魏子健觉得丢脸。”

话里俨然带着怒火和嘲讽。

温暖的眸光闪烁了下,轻轻的勾了唇,看向一边的灯火,轻声笑道,“哥哥觉得我这样做很丢脸吗?那你可以完全不用管我,这里没人知道,我是你魏子健的妹妹,也不会有人知道。这样不是很好吗?”

魏子健铁青着一张脸,不语,一双眼睛沉寂的可怕,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预兆。

温暖耸了耸肩,继续道,“而且,长得漂亮,不就是老天给我的优势吗?我谁都没有依靠,将星杂志发展起来,我有什么可以丢脸的?”

她的眼睛很明亮,声音很稚嫩,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说着大人的话一般,但是,这一刻,让魏子健感觉,这满城的灯火竟然还比不上一个温暖。

他盯着她的侧脸良久,忽然捏着她的下巴一个用力,低头印上。

唇上炙热的温度烧的温暖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可以?他,他们是兄妹啊?

脑海闪现出来,小时候魏子健牵着她的小手,拍着胸对她说,“暖暖,我一定会保护你,全世界的人都不能欺负你,谁欺负你,我第一个打他。”对啊,小时候哥哥就是这样保护她的,怎么现在会……

他怎么能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魏子健霸道的敲开了她的唇齿,抵住她的牙关,一只手拦住她纤细的腰肢,使她动弹不得,在她唇齿间溢出一句不甘心的怒吼,“别的男人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说完,他更加野蛮的吻了上去……

“哥哥,不要这样。”温暖狠狠的往下咬了一口,猛地一推,才将他推离了一些距离,乌黑黑的眸子冷冷的望着他。

魏子健退后了一步,伸手擦了擦唇边溢出的鲜血,望了一眼,不在意的道,“不喜欢吗?”

“哥哥,今天的事情我当做没有发生过,要是你觉得我讨厌或者厌恶,大可以当做我不存在。”温暖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早已经镇定无比,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除了那异常红肿的唇,异常燥热的空气。

魏子健再次用晦暗不明的神色盯着她,唇上还残留着她致命的甜美。对他来说,温暖就像是罂粟一般的存在,危险而又致命。

从小开始,他就在拼命的让她注意自己,这种感觉慢慢到了现在,他也很苦恼,为之挣扎过,想过不见她,远离她,但是,脑海中浮现的那张小脸却疯狂的折磨着他。他还找了不同的女人去代替,但是只有在漆黑清冷的夜里,他才能清醒的告诉自己,这都不是温暖,他不要!

这一切,都快折磨到他要发疯,是的他快要疯了。

“哥哥?我从来不是你的哥哥。”魏子健的视线紧紧的绞在她的脸上,瞳孔微扩,带着几分迷惘。温暖与他视线交汇僵持了两秒,有些狼狈的别开视线,身子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有些警惕的站着。

魏子健转身,上半身趴在栏杆上,好似在平复自己的心思。温暖见他没有在动作,轻舒出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伸手抚了抚还带着他独有味道的唇,想着待会去洗手间重新补个妆。

两人这样静静的呆了片刻,温暖才重新将视线放在魏子健身上,

魏子健感觉到她的视线,才偏过头来望她,细细麻麻的刘海遮住了他眸见的神色,却依然能够感觉出来试下中的那份炙热。

毕竟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温暖不想将关系弄得太僵,压着声音道,“哥哥,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魏子健哈哈大笑起来,“是了,是醉了,但是醉的不是酒罢了。”说罢,盯着她还是红肿的唇,意有所指。

温暖皱着秀眉,如果换作是别人,她大可以冷下一张脸拒绝,或者用自己的办法躲开,然而是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微肿的红唇轻启,温暖缓缓吐出两个字,“哥哥。”

魏子健觉得这两个字讽刺极了,望着眼前直到自己下巴的女人,他怒道,“是又怎么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妹妹。别的男人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你想要的一切,我也可以给你,亲爱的妹妹。你不防考虑下?”

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犹如一把把尖锐无比的刀子,扎在温暖的心上,她深吸了一口气,忽略他言语间的嘲讽和疯狂,淡笑道,“魏子健,就是你不可以!”

不等魏子健有所反应,转过身准备下去,不在和他纠缠,“你好自为之吧。”

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过了身子定定的望着他,“你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有人关注着,以后还是不要在做了这样没脑子的动作,要是让你粉丝看到,对你的人气也有影响。”

魏子健转过身子倚在栏杆上,盯着温暖,“你是怕那些人知道,觉得你下贱,才这样害怕吧。”

温暖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化,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疲惫,语气还是跟往常一般,“只要哥哥开心就好。”

“开心?”魏子健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你要是今晚乖乖躺在我的身下,我一定会开心的。亲爱的妹妹,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反正你都跟人睡,跟谁睡在一起不可以?”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她,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指腹轻轻的摩擦着她娇嫩的皮肤,“与其求外面的那些男人,不如求我。我会更加用心的帮你。”

“你觉得这样羞辱我你的怨气能够好点,就可以了。”温暖甩开他的手,红唇轻勾,微眯了眼睛,眉眼间充满了风情,“比起家花,我更喜欢外面的野花。”

看着她勾唇轻笑的样子,魏子健一句话堵在喉咙间,垂下了手不知道在想什么,温暖直接转过了身,大步的往外面走去。直到从出租车上下来,坐到家里的沙发上,她才将脸埋在双手间,细微的呜咽声破碎这黑的化不开的夜里。

——

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醒来,天已经大亮,揉着异常红肿的眼睛,跌跌撞撞的爬去梳洗,刚放下牙刷,落在沙发上的手机拼命的震动起来。温暖刚接电话,传来的是助理着急的声音,“温总,不好了,你快去看看那些杂志的头条。”

她嘶哑的嗓音“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点开了网页,整张网页刷满了她和魏子健昨天在阳台上的照片,上面的字一个比一个精彩。

其中有一家杂志,说的更是有趣,当红明星连拒三家杂志社邀请,为何唯独答应了星杂志的邀约,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美人。不过,星杂志的温主编本人也是颇为欣赏,一个弱女子能够将一家小的杂志社发展成这般的规模。若是美人愿意,在下也愿意倾倒在石榴裙下,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道。

言语之间,无疑是在嘲讽温暖靠出卖色相,维持着公司。有些评论更是让人气愤不已,直接留言要给多少钱,让温暖陪上一夜,那样子真的把她当做了那般的女子。

她耐着性子将那些评论看完,视线在最后一条信息上顿了顿,没想到这个时候,沈洛阳还会出来帮她说话,可惜,早已经被那些人的信息埋没了。

想起昨晚魏子健对着自己说的话,温暖的眸子里丝毫没有温度,手指按到锁屏键,放到一边,自顾光着脚去挑选了一条平时最喜欢的裙子,然后画上了最精美的妆容,满意的照了照镜子,才踩着高跟鞋如同往常一般去了公司。

电梯门口,有不少的人看着手机对着温暖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

“诶,这个不就是照片上的人吗?她住在这里啊。”

“是啊,你不知道啊,她以前跟她老公住在一起的,说起来,她老公长得也不错,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而且对她也好。真是可惜了。”

“还是早点分开的好,这样的女人,要是换我儿子娶了,这辈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我前几天晚上,还看到有个男人送她回来啊,你说好好的一个女人,非要做什么事业。这不是惹的一声骚气嘛,我得回去管管我们家媳妇,千万不能学了这种女人。”其中一个,还不屑的撇了一眼温暖,言语中满是厌恶。

温暖好像不曾听到一半,挺直了腰骨,优雅的走了出了电梯,办公室门口,助理真着急的等着温暖,见到温暖,忙冲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下她,才舒出一口气,“温总,你没事就好。”

紧接着又紧张的道,“那个,沈夫人在办公室里面,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温暖的眸底泛起一丝冷意。拍了拍助理的肩膀,示意她去忙,自己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沈青正坐在温暖的位置上敲着一只腿,听到推门声,掀起了眸子,脸上满是猖狂。

“沈夫人,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温暖浅笑着望着她,“这里好像是我的办公室,你做的好像也是我的位置。”

沈青连站都不曾站起来,笑着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将这个位置让出来,我就帮你去解释。不然,你等着身败名裂吧。”

这次当然也是她的手笔,在秦妙不小心的透露下,她得知温暖要去招待某个杂志社的主编,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不过,得来的全不费功夫,而且效果更好,如果说只是主编的话,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被拍平了,但是对方是魏子健,一个当红的大明星。

呵呵,那么多的粉丝,不要温暖的整条命?她是温暖以前的婆婆,要是温暖能够求了她,将公司给她,说不定她能够出面帮她说了好话,将这一切化解。

“沈太太我看你需要的是枕头。”温暖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号码讲了几句话后,走到平时用来休息的沙发上,将包放在一边,摸索出一支烟,缓缓的点上,在吐出一个烟圈之后,她忍下喉咙间想要咳嗦的痒意,继续道,“我在怎么凄惨,也比不过沈太太。”

待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温暖将手中还没抽几口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中,优雅的站起身来,眉间一片冷意,“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我已经出声警告了沈太太,可惜啊,你一直都不听话,我真不想对以前的婆婆动手,不过我本来就没什么名声,更差点也是无妨。”

话音刚落,办公室进来几个人。

沈青右眼一跳,望着进来的人才意识到事情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眼底满是慌乱。

温暖像是没有看见她突变的脸色一般。站起身子走到前面,红唇滑过一丝优雅的笑意来,道,“沈夫人,要他们请你出去,还是你自己出去?”

“温暖,你当真不给自己留活路?”沈青面上还是一股子厉色,双手却已经因为害怕握在了一起,有些担忧的看着温暖后面的几个保安装扮的男人。

温暖冷笑一声,“活路?我做事从来不留活路。”

“你……”沈青竟然觉得自己在温暖面前说不出一句话来,身子也已经瑟瑟发抖,立马起身,拍了拍桌子,给自己壮胆,“如果让阿阳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一定不会在与你复合,你要想清楚。”

沈青能够一直闹,一面是觉得温暖性子比较软,以往都是她要什么就答应什么。还有一面就是,她笃定温暖对沈洛阳的感情,她是沈洛阳的妈妈,自然有一定的筹码。

她余光撇了温暖一眼,口吻有些得意,“你出了这档事,阿阳肯定不会在理你,如果你答应我所提的条件,我可以让阿阳从你和秦妙选择一个。”

温暖撩了撩有些微乱的头发,双手抱在胸前,笑的灿烂,“我一向不喜欢被被人用过的东西,你儿子也是。”

话落,不想在沈青地方浪费了时间,直接让身后的几个保安将她给拖了出去,顺便还将她脖子上带着的丝巾给圈了下来,塞到她嘴里,不想听见她尖锐的叫声。

待沈青被脱离后,温暖皱着眉头望着今日的头条发呆,想着要这么解决才好。

少倾,助理轻声敲了几下,走了进来,将今天的工作行程放在她面前。温暖掀起眼皮子看了上面的文件一眼,低声问道,“这件事对我们的公司有多大的影响?”

助理十分心疼的看着温暖道,“温总,现在好几家的经纪公司要跟我们解除合作合同,包括魏子健。”

温暖抿了抿唇,并未回声,只疲倦的揉了揉眼睛,过了良久才哑着声音道,“去忙吧,熬过去就好。”

“温总放心。”助理点了点头。

——

沈青被几个保安拖出去之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将她拖到门口,而是将她拖到一间不起眼的小门里,这里平时是他们更换衣服的地方,除了他们也没人过来。

沈青被他们拉到里面,原先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也被他们撕成条状绑在一个沙发上。

“你,你们想干什么?”她有些惊恐的盯着眼前几个壮实的男人,拼命的挣扎着。勉强遮住身体的衣服因为她的挣扎,反而越落越下,露出白皙的脖子和锁骨来。

她虽说有一定的年纪,但长期保养,身材依旧还是跟三四十岁的女人一般,脸上也不见皱纹。

其中一个朝着她脸抹了一下,啧啧出声,“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夫人,都这么大年纪了,保养的还那么好,比我家婆娘长得还要漂亮,今天我就让你舒服舒服。”

边说着,身子已经凑了过来,沈青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声,不过很快都被埋与口齿之间。、

谁都没有察觉到这间不起眼的小屋里正在进行着什么,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那些男的才吐了一口唾沫,打开门走出去,屋子里散发着一股腥臭,沈青无力的躺着,双眼通红,手指活活的掐在手心里,“温暖,你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过了良久,她才缓慢的直起身子,不顾身上的疼痛,慢条斯理的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好在那些人做事还有些分寸,她能勉强将原来的衣服穿上。一拐一拐的往外面走去。

“都办妥了。”待沈青走后,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将一沓钱扔在方才几个男人身上,低声道,“你们做的很好。”说着,望着温暖所在的楼层,冷笑了一声。

温暖,这样你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在回到他身边。

——

这一天过得很混乱,有好几家的经纪人来温暖这边,婉言拒绝了排好的档期。稍微有些心的人,说愿意承担一部分的合同费。温暖亦是十分的客套的回绝,这些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资源,这样流逝,真的让人不甘心。

但更多的是,温暖的个人微博被魏子健的粉丝所攻略,有好多人扬言温暖要是在继续和魏子健在一起,她们不会让她好看。公司的楼下也聚集了不少魏子健的粉丝,大声喊着让温暖滚出去,给她们一个交代,似乎就是在这么一天,温暖好像一下子被人带到了众人眼前,有关她的各种流言都纷纷起来。

她忙的手忙脚乱,对这些认识的谩骂也只是搁置在一边,终于黄昏的夕阳摇摇晃晃的落了下来,她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扭动了下酸胀的脖子,正要关电脑下班,办公室迎来了一个她觉得不可思议的男人。

沈洛阳红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望着温暖。

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觉得他有些怪异,停下手头上的活回望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沈洛阳垂头,眼睛上布满了红血丝,语气有些微冷,面上毫无表情。

她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过来?难道是因为为他那个无礼的妈妈而来责怪她?她面带讽刺,一只手拖着下巴,“你妈妈的事情是我做的,如果你想要来责怪我,我只能说抱歉,上次我已经警告过她了。”

“温暖,没想到你对她会这么的狠?”沈洛阳一脸的愤怒。

温暖轻笑,“狠?你不看看我有今天这个局面,是要多谢了你妈妈。如果不是我觉得杀了她会脏,今天就不会只叫人将她给扔出大楼了。”

沈洛阳快步绕过办公室,走到温暖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按住她的肩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审视了她片刻,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说,你叫人将她扔出大楼?”

“嗯,我没必要骗你。的确是我让人将她扔出大楼的,要是这些保安手重了点,她的医药费我承担。”温暖皱了皱秀眉,他抓着她的肩膀有些痛意。

“你只是叫人将她扔出大楼?”沈洛阳的语气急切,眸子中带了几分希翼。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温暖略一沉默,回望着沈洛阳有些奇怪的神色,感觉事情有些不简单。

“妈妈。她被……”

沈洛阳有些无力的垂下手,将头靠在她的脖子间,贪婪的细嗅着属于她独有的体香,“暖暖,我就知道不是你做的,你即使在恨她,也不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对不对?暖暖,我会和好好不好?这样,你的流言就不会不攻自破,我们也能够好好的。”

“你觉得你妈妈还能容得下我?”温暖的眸光滑过一丝无奈。

沈洛阳安静的靠在她身边一会,才抬起头,“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个明白,不是你做的,她不会的。”

“但事情因我而起。”温暖毫不留情的打碎了他的幻想。

沈洛阳又激动起来,按着温暖的肩膀,“不会的,不会的,她会明白的,我那么喜欢你。暖暖,秦妙无法代替你的。”

“我们不会重新在开始了,沈洛阳你有你的人生,而我也有我的人生。”温暖觉得有些头疼,的确,在心中她不想伤害他,哪怕对他已经没有了感情,但她不是没有心的人,沈洛阳对她的好,她温暖还是觉得的。

沈洛阳顺着她的话往下道,声音带着几分尖锐“难道你的人生就是和那么多的男人卿卿我我,不惜出卖自己的色相,然后得到哪些虚荣吗?”

温暖眸子里闪过一丝凉薄,“或许吧,但是这跟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沈洛阳,你何必在执着?”紧接着她补了一句,“你妈妈的事情,我会帮助你一起查的,虽然这件事情不是我让人做的,但是因我而起。”

“温暖,我最后问你一遍,跟我在一起吗?”沈洛阳像是没有听懂她前面说的话一样,按着她的双手几乎要将她的肩胛骨捏断,看着她神色平淡的小脸,过了良久,才缓缓的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真够下贱!”

温暖微扬下巴,“是啊,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两人还是不欢而散,很多年后,沈洛阳在温暖的婚礼上问她,“如果当时,他在抓紧些,她会不会就不会当了那个男人的新娘?”不过,回答他的也只有温暖脸上那幸福的笑意,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笑,很美很美。

沈洛阳突然闯进来,又气愤的转身走掉,温暖在看向窗外的时候,黄昏也已经落尽,是该时候回家了。

下了车子,正碰上林言安回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温暖扭开了手机看了一眼,目光在他一声笔挺的西装上转了转,笑着打了招呼,“林总,好巧,你也刚回来吗?”

“不巧,我在等你。”林言安的眸子漆黑,定定的望着温暖。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爱你,终将成劫,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