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傅清雪楚天靖小说完整版 傅清雪楚天靖小说结局免费看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7 10:57:02

傅清雪楚天靖小说叫做《将门嫡妃御九州》,这里提供傅清雪楚天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傅清雪和楚天靖在这吃了午饭才走,傅清雪和楚钰玩的很好,他很喜欢这个婶婶,同样,傅清雪也很喜欢他。走的时候楚钰说希望楚天靖可以找个人来教自己拳脚功夫,这样自己就可以保护母亲了,楚天靖答应了,并希望楚钰可以好好学。

精彩章节:

虽然心里及其的不情愿,但是碍于母亲的面子,她只能含着泪点头。“是,谨遵母亲大人的话。”

“夫人,老爷招呼您和小姐前往前厅吃饭。”门外一个婢女小心翼翼的敲着门。

“好了,知道,告诉老爷,我们一会就来。”回答了婢女的话,林母又转头看着还在默默流着眼泪的女儿。“好了,快把眼泪擦擦,你爹爹催我们出去吃饭了。”

“是。”林凝兰唯唯诺诺的应答着,并用手帕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

午饭桌上,母女两个人并没有提及半点刚才的事情,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林凝兰也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毕竟此刻她已经嫁为人妇,不宜在娘家呆的太久。

林父因为临时有事,所以不能送林凝兰离开了,很是遗憾,所以最后只有林母送别林凝兰。

临别前,林母紧紧抓着林凝兰的手,不肯放开,不放心的叮嘱道:“兰儿啊,你在平安王府内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只管派人知乎一声,母亲一定会帮你的。”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一位老妇人上前。

“乳母!”林凝兰看见这位老妇人之后似乎分外的高兴,眼前这位便是林凝兰的乳母。

打从林凝兰出生后,林母因为气血两亏一直都奶水不足,便是这位老妇人用自己乳汁一点一点的将林凝兰喂养长大,之后包括林凝兰的饮食起居也是乳母负责,因此两人有很深的情谊。

“这次回去你就将乳母一道带回去吧,有她照顾着你,我也放心啊。”下人再三的催促,母女两人不得已真的到了分离的时候。

“千万记挂着你的姐姐,别辜负了他的一番美意啊,”临上车前,林母依然不放心的叮嘱着。

回王府的路上,林凝兰反复端详着手中的药瓶,心底多了几分把握,这一趟回家,他还是大有收获的。

见到林妃娘娘的马车到了大门口,门口的小厮们立刻迎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将林凝兰扶下了马车。、

“王爷呢,他在府中吗?”刚下马车,林凝兰就迫不及待的向家丁询问王爷的身影。

在一旁等候吩咐的小厮们见机立刻上前巴结的回答:“王爷现在还在王府书房内处理公事,还不曾用午膳呢?”

“厨娘呢,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本宫不过归宁半日,竟然如此懈怠。”说完便招呼着管家让其将厨娘带到跟前来,嚷嚷的要严惩不贷。

“娘娘,这是王爷吩咐的,并不干系厨娘,希望娘娘能够明察啊!”管家上前向林凝兰伸手作揖。

“好了,好了吩咐小厨房立刻做一碗鸡蛋羹,一会本宫要给王爷端过去。”了解这是王爷吩咐,立刻感觉自己刚才太冲动了,没有搞清楚事情就发火。还好管家给了自己台阶下,于是林凝兰就顺着管家的话,饶恕了厨娘。

“对了,这位是本宫的乳娘,特地前来照顾本宫的衣食起居,劳烦管家给其安排住处。”

“既然是娘娘的乳娘,想必一定是和娘娘十分亲近,刚好离娘娘住处不远之处有一处住处,环境清幽,十分合适居住。”管家知道眼前的这位既然是林妃的乳母,一定和其关系十分的亲密,自己也必须要投其所好,给她安排一个好去处。

听着管家讨好的话语,林凝兰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正值月尾,王府下的农庄送来了这个月的地租和收入,林凝兰一一过目。不得不承认,林凝兰在治家方面是一把好手,从她嫁入王府的这几年一直将王府治理的井井有条。

听着下面的人一一报告了这个月的情况,林凝兰十分的满意,又吩咐了几句,就将他们打发了出去。

拿出刚才自收到的这瓶药,此刻她又犯了难,她又怎么合理的使用呢?

“娘娘,你看这是花房刚刚送来的百合”乳母端着一枝花瓶向房内走来,花瓶里面插的是一朵朵鲜艳欲滴的百合。看见乳母前来,林凝高兴的迎上前,

“乳母,兰儿知道,母亲让您来照顾兰儿,一定别有深意,你看这是我今天得到的药,你说我该怎么办?”扶着乳母,林凝兰迫不及待的向乳母寻求计策。

相比于林凝兰的焦急,乳母反而显得十分淡定,一个劲的摆弄这瓶中的花儿:“娘娘,这花可真好,香气袭人,沁人心脾,王爷公务繁忙,也确实应该尽量多问问这花朵的想起,你说是不是?”

寻思着乳母话里的含义,林凝兰面上一喜,连连向乳母行礼:“多谢乳母。”

“翡翠,快去厨房将本宫的鸡蛋羹端来,和本宫一道前往王爷的书房。”说完就端着装有百合的花瓶向王爷的书房走去。

楚天靖依然还在生着傅清雪的气,气的脸午饭都没心情吃。尽管在房内已经看了几个时辰的书但是一页都没翻。脑子里面都是那个女人。

“王爷。”林凝兰娇媚的声音响起。林凝兰推门而进。

“兰儿,你怎么来了”,王爷亲切的上前揽住林凝兰的肩膀。

“臣妾听说王爷还未用午饭,臣妾特地让厨房做了鸡蛋羹”说完就指示翡翠将鸡蛋羹端上前来,“这是花房刚来的百合花,臣妾特地给王爷送来。”说完就神情的扑入楚天靖的怀里。

问着花香,顿时神清气爽,眼前的人儿也越发的可人起来,情不自禁的将其一把抱起,将她放入书房的卧榻上。

“王爷~”林凝兰娇嗔道。没有理睬她的话语继续执着的解开她胸口的扣子,白花花的xiōng部袒露出来,十分诱人。刚刚迫不及待的亲吻上去,门外传来不合时宜的声音。

“楚天靖”傅清雪的声音响起,刚才太急切了,连门都忘记关了,此刻傅清雪的声音让他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连忙从林凝兰的身上下来。

傅清雪看到此景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尴尬的笑着。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性趣了。”“性”字还重重地念了出来。

在刚开始傅清雪进来的时候楚天靖就已经清醒了一大半了,现在又说出如此吃醋的话来,更是让楚天靖完全清醒了。

当然这个吃醋只是楚天靖觉得,傅清雪只是单纯的觉得破坏了人家的好事而不好意思,要是傅清雪知道楚天靖现在的想法,一定会说,王爷啊,你想多了,我真的没有吃醋啊,比真金还真。

想到傅清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楚天靖真是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自己已经被吸引了还不自知,真是迟钝。

楚天靖急忙起来,扯上衣服披上身,急忙解释,“清雪,你别误会,不是你想到的那样。”

“哦,我没有误会,我也没有想什么,我只是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只希望不要长针眼。”傅清雪漫不在乎。

楚天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和自己的小妾干点传宗接代的事,被自己的正室撞见了,正室不害羞,不害怕,反而有些期待,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莫名的有些愧疚感又是怎么一回事,真是力不从心了,啊呸呸,怎么会力不从心,分明是猛如虎。,一夜七次郎。

“王爷,别介意,我就是和你说一声,我要出去一下,以后我也会经常出去。你让管家别拦着我,当然也拦不住,我就是通知你一下,给你个面子。然后,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傅清雪说完还不忘朝楚天靖眨个眼。

楚天靖真是头疼,他看着榻上衣衫不整,满面春色的林凝兰说道,“你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林凝兰只能应声下去,可是楚天靖却不知道这个女人心中的恨,她现在恨不得将傅清雪千刀万剐。

王爷好几天都没去他那儿了,今天好不容易,弄了这么个局,都快成功了,结果又被那个贱人给搅和了,真是想将她挫骨扬灰。

出去的傅清雪不知道被她留下来两个人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她只知道自己开心的狠那,终于可以好好的逛逛街了。

“王...,哦不,公子,咱们到底要去哪啊?”一位书童样子的人问道自己的主人,也是一位翩翩公子啊,只不过这两人都略微秀气了些。

还能有谁,这就是出门男扮女装的傅清雪和芳儿了。

“诶呀,芳儿,你不要担心,你们家公子自然会带你去些好地方。”说着还不忘摸把芳儿的脸。

芳儿真是拿她们家王妃没有办法,只能跟紧她,防止她有什么危险。

只是当她跟着她家王妃站在一家名叫‘怡红楼’的地方,再也淡定不了了,“公子,咱们怎么来这种地方呢,这这这,有损您的身份啊。”

“芳儿,淡定,走,今天公子我啊,就带你见见世面。”傅清雪说完便进去了。

芳儿没有办法,一咬牙一跺脚也跟着进去了,不过她打定主意了,待会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想调戏她家王妃,她一定会以命相博的。

芳儿,你想想,你那王妃那么彪悍,谁能欺负的了。

一进去,就有人过来招呼,“诶呦,这位公子,眼生的很哪,想必是第一次来吧,你放心妈妈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

一个老鸨模样的人十分热情,她眼睛可是毒的很呢,瞧瞧这通身的气派,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这可又是潜在的一个大金主啊,一定要好好伺候着。

“妈妈,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给我喊过来,小爷我有的是钱,再给我开一间上好的包房。”傅清雪说着就拿出一个金锭子。

“公子今日可真是来的是时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来得早不如来的巧,今天是我们这怡红楼一年一度选花魁的日子,到时候公子您可得参加啊。”

“哦,是吗,到时候我可真得去凑凑这个热闹。”傅清雪倒是真的很感兴趣,毕竟这可是头一次啊。

老鸨的眼睛都快亮了,“是是,我马上就把姑娘喊过来,先带公子您去包间。”说着手便伸向了那个金子

傅清雪笑了笑便将金子丢给了她,跟着婢女去了包间。

包间还可以,在角落里,,很是安静,不一会便有四个各有特色的美人进来,“给公子请安,我们是琴,棋,书,画,今日便由我们伺候公子。”

“你们既然来了,那就给我唱个小曲吧。”傅清雪老神在了,真像是一个纨绔子弟。

后面的芳儿就不淡定了,她怎么看,都感觉王妃不是第一次来,这让她十分惆怅。

过了一会,选花魁大赛便开始了,傅清雪便让琴棋书画下去,自然给了一笔不菲的小费。

琴棋书画内心也很高兴,毕竟这么大方的金主不多见,而且还没对她们动手动脚。

傅清雪出了包间,便在二楼栏杆上往下看,这里挺好,下面一览无余,让芳儿给她搬了椅子,便在这里坐下。

美人可真多啊,刚刚那个歌声婉转动人,现在这个腰肢宛若细柳,有细又软,真是讨人喜欢,别说那些男人了,就是自己也十分心动呢。

“现在上场的是盼瑶姑娘,盼瑶姑娘年方16,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今日可是她第一次接客。”楼下传来老鸨的声音,傅清雪,想下看去,真是一个美人,比刚刚那些都要出彩。

因为她身上根本没有青楼姑娘的胭脂粉气,反而像世家培养出来的闺阁小姐,这下下面这群男人疯了,拼命的喊价,深怕被别人捷足先登。

傅清雪也看的心痒痒,气壮山河地喊了一声,“一千两黄金。”

引得大家都往这个方向看来,心想这估计是哪家的二世祖,不可得罪还是让给他吧。

不一会,花魁大赛结束,自然是刚刚那位盼瑶姑娘拔得了头筹,老鸨到傅清雪的包间来找他,“恭喜公子,今晚就让盼瑶来伺候您了,我马上去安排。”

傅清雪一头黑线,原来是今晚花钱花的最多的可以让花魁姑娘陪一晚。她不知道啊,算了算了,赶紧跑吧,只能溜之大吉了。

“诶呦,这不是平安王妃吗,我怎么在这看见你了呢?”刚想出门,便听见了楚天靖咬牙切齿的声音

傅清雪听到楚天靖的声音,尴尬的将已经伸出去的只脚又缩了回来。“嘿嘿,王爷,你怎么也来了这,我就是来着散散心,没想到在这看见你,真是好巧啊。”

提到这楚天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午她和自己说要出府,自己还以为会去点什么首饰店买买首饰,去布庄买买衣裳,或者去寺庙拜拜佛,结果呢,他的王妃竟然女扮男装来了青楼,这是她该来的地方吗。

来了青楼就算了,竟然还买下了花魁,要不是自己还不能发现她。这么一想,他又庆幸自己今日来了这商讨些事。

“王爷再见,我先回去了。”趁楚天靖不注意,傅清雪拉着已经吓傻了的芳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王妃,这下可怎么办呀,我们被王爷撞了个正着,回去会不会惩罚我们啊。”一路上,芳儿都碎碎念。

“芳儿,放心吧,没事的,有我罩着你呢。”傅清雪说着还拍了拍xiōng部。

芳儿看着自己家主子如此豪迈,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好了,芳儿,接下来咱们回府吧,逛了一天怪累的。”傅清雪终于说出了芳儿希望听到的话。

楚天靖回来后,问了门房,得知王妃已经回来了,便放心地回了书房。

他将暗影召出来了,他总觉得今天早上的那件事有些奇怪,今日早上自己也太猴急了吧,自己从来不是这么不能自控的人,他总觉得林凝兰做了些什么。

暗影是是暗夜的首领,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想干大事又怎么能没有一些底牌呢。

他将今天早辰发生的事告诉暗影,就让暗影下去了。

至于他的王妃,他也必须得承认自己似乎开始喜欢了。一直以来,女人于他,就是发泄情yù的东西,包括林凝兰,只不过林凝兰是最得宠的一个,因为她漂亮,家世好,又贤惠大方。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傅清雪于他是特殊的,她总是能轻易的牵动他的心,十分吸引,他想,也许她是特别的。

第二天早辰起来,傅清雪一睁眼就看见楚天靖站在他的床前,真是吓死个人了。

“王爷,大早上的,你又抽什么风。”傅清雪没好气的说。

楚天靖也不管她不阴不阳的口气,喊来芳儿和土豆为她梳妆,并说今天要带她出去。

芳儿进来后,就一直念叨个没停,“王妃,今日天一亮,王爷就来了,不但没有计较昨天的事,看你在睡觉,也不让我们把你喊起来,还让我们给你打扮清爽点,要带你出去,王妃,真好,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傅清雪由衷佩服芳儿一心二用的技能,嘴里说个没停,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过。相比之下,土豆就安静的多了,土豆有点内向,不爱说话,但是对傅清雪还是好的。

今日傅清雪穿了一个浅绿色衣裳,衬的她的肤色越发雪白粉嫩起来,芳儿在打扮上真是有一手。

自己漂亮,傅清雪心情也很是美妙。对着楚天靖问道,“今天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楚天靖故作神秘,“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们出了王府大门,上了马车,傅清雪觉得是在往城外走,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以后,到了。

这是一个庄子,应该是王府的产业,楚天靖领着傅清雪往里走,“这是王府名下的一个庄子,平时我一个月会来一次。”

到了里面,便听到有个小孩读书的声音,顿时傅清雪看向楚天靖的眼神都变了,她实在怀疑楚天靖在外面有个私生子,藏在这庄子里。

也许是猜到傅清雪在想什么,楚天靖平静的说,“别多想,这是我哥的孩子,也就是已故太子唯一的孩子,楚钰。当年母后和兄长遭奸人所害,我暗中设法将皇嫂和钰儿接出来,为了保护他们,只能将他们置在这处院子里。”

“皇叔~你终于来看钰儿了,钰儿好想你啊。”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飞奔而来,倒很是活泼可爱。

楚天靖一把将他抱起,“这是你皇嫂,你和她打个招呼。”

楚天靖将他放了下来,他朝傅清雪做了一个揖,“侄儿见过婶婶,婶婶好漂亮啊。”

有谁不喜欢懂礼貌嘴又甜的,长得又好看的小孩呢,反正傅清雪是喜欢的。

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拿下来,“这是婶婶送你的见面礼,你收着吧。”说是这么说,心里不禁一阵恶寒,原主也才十几岁,也是个孩子,在这竟然连亲侄子都有了。

“你们来了,钰儿都念叨好几天了。”一个身着素衫,看着很是温柔的二十岁出头的女子漫步而来。

“皇嫂,这是我的媳妇,傅清雪,清雪,这就是我皇嫂,王少清。”楚天靖为双人作介绍,

“嫂子好,初次见面。”傅清雪向王少清问好。

“早就听闻妹妹你的大名,今日终得一见,妹妹果然是名不虚传。”王少清也回道。

“钰儿,婶婶给了你见面礼,你有没有谢过婶婶。”王少清又转向楚钰说道。

“侄儿谢过婶婶。”听了王少清的话,楚钰变向傅清雪行了个谢礼。傅清雪将孩子扶起。

楚天靖在一旁说,“好了,大家别站在外面了,还是赶紧进去吧。”又接着吩咐小赵子,“去把马车上带的东西拿下来,帮忙送到库房。”

一行人进了屋内,很快奴才就上了茶水,“这是今年的新茶,你们尝尝。”王少清对着他们两人招呼道。

傅清雪和楚天靖在这吃了午饭才走,傅清雪和楚钰玩的很好,他很喜欢这个婶婶,同样,傅清雪也很喜欢他。

走的时候楚钰说希望楚天靖可以找个人来教自己拳脚功夫,这样自己就可以保护母亲了,楚天靖答应了,并希望楚钰可以好好学。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将门嫡妃御九州,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