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齐乔正岑湘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齐乔正岑湘妮小说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4:09:28

齐乔正岑湘妮小说叫做《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这里提供齐乔正岑湘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但每逢雨夜,他的病就会毫无预警的突然发作。当她打着伞从楼上下来,他强烈的感到不适。生怕在她跟前发作,立刻翻找放在车里的药物,就在将药物干吞下去的时候,整个人一阵脱力倒在了方向盘上——那之后的刹那之间。齐乔正的记忆是模糊的。

精彩章节:

狭隘的驾驶座上,岑湘妮不得不弯着身,两手抱住男人的头,他还活着?!

所以,这又是故意在整她呢吧?

“你放开我……”

岑湘妮扭动着腰要从他的腿上下去。

齐乔正垂低着头埋在她的胸口,两手抱着她的腰,低沉的嗓音染着沙哑:“就一会儿……”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不虚弱,就像是生病了一样——

一定是低温症又犯了,很需要温暖吧?

“你又在骗我,对不对?”

岑湘妮嘴上这么说,手里推开他的动作却停下了。

就淋了那么一小会儿的雨。

既然他还有那么大的力气把她强行拽进车,至少还没没病得很重,对不对?

齐乔正没说话,英俊的脸贴在岑湘妮的小腹上,他的呼吸缓慢显得极为吃力。

车里冷气开得很大。

岑湘妮一身单薄的长裙睡衣早就雨淋得湿透,一块块紧紧贴在肌肤上,被冷水一吹,整个人止不住一下下的冷颤—

发梢上的雨珠还一滴滴的往下掉,渗进了男人的衣服里。

“齐先生,我浑身都湿了,你这样抱着我,你低温症会更严重的。”

岑湘妮想把埋在她胸下的男人推开,这样的姿势真的太奇怪了…

都怪驾驶座太过狭隘。

两人的距离贴得这么紧,他一开口身体的缝隙间竟交融出了一股暖流,“担心我?”

他声音闷闷的,却是那么性感撩人。

“想多了,我是怕你死翘翘,变鬼缠着我。”

岑湘妮说罢,男人又再没了反应。

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很低,脖子上冰凉凉的,“齐乔正!”岑湘妮紧张的一下子捧起他的脸,男人凤目淡淡微眯:“没死呢——”

岑湘妮吓得差点哭了:“疯子,知道自己有低温症还淋雨,存心找死呢?”

男人眼角勾笑:“……你不是来救我了。”

.

突突突。

突突突。

岑湘妮心跳得好快,一定是被雨淋了,淋得她脑子都坏了吧。

为什么为了他心跳起来

“你说的‘一会儿’已经过了好久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岑湘妮娜动身体,齐乔正扣在她腰后的手明显松散了力道。

他似乎真的病得很厉害。

“你坐到副座上,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岑湘妮是会开车的,她伸手去开门却发现车门纹丝不动,只听男人的声音低低沙哑:“门锁坏了。”

怎么可能?

明明刚才他还好好的打开车门拽她进来的?

“齐先生,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你知道低温症发病起来有多严重吗?可能会要了你的病。”

岑湘妮抓着他冰冷的手放到他的脸颊上。

齐乔正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状况很糟糕?

后视镜里是他惨白到像具冰尸一样的脸,那是他的药性反应,并不是低温症。

换作平时。

他的病发作之前,他一定会感觉到头痛欲裂。

但每逢雨夜,他的病就会毫无预警的突然发作。

当她打着伞从楼上下来,他强烈的感到不适。

生怕在她跟前发作,立刻翻找放在车里的药物,就在将药物干吞下去的时候,整个人一阵脱力倒在了方向盘上——

那之后的刹那之间。

齐乔正的记忆是模糊的。

仿佛那一瞬间被另一个人附体在他的身上,鬼使神差的就把车门打开将她拽了上来——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不理智的事……

如果药力没有立刻发挥作用,被她看到了他发病的模样的话……

“我没事,我只需要睡一会儿就好……”

齐乔正仰头放倒车椅。

他就像吸血鬼一样很快沉沉睡去。

岑湘妮不禁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到痛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岑湘妮轻轻从男人的身上越过坐到副座上的位置。

后知后觉男人在昏睡之前贴心的将冷气调成了暖气……

真傻瓜,自己犯病的时候不知道调成暖气,却为了她。

岑湘妮不时不刻的凝着男人的睡脸。

他眉头深锁,表情狰狞起来,仿佛被一个很可怕的梦靥封印在无法逃离的地狱里永不休止的挣扎……

岑湘妮很难想象这个高高在上时时尊贵优雅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狼狈的模样。

既然病得这么厉害,为什么偏执的不去医院?

雨势越来越大。

仿佛要将整个城市都吞噬掉。

车厢里却如此安静。

安静到岑湘妮仔细数着齐乔正的呼吸,哪怕是微微慢了一个节拍,她都会紧张得扣紧手指——

泼了墨一般的夜渐渐在雨帘中露出了鱼肚白……

岑湘妮实在太倦,侧身蜷缩着靠着椅座睡去……

“湘妮,湘妮,醒醒。”

恍恍惚惚的。

岑湘妮整开了眼睛,睡眼惺忪地眨了眨眼。

“嗯……盼?!”

她看着萧盼,好像很奇怪似的,突然一个醒神跳坐起来,四周环顾一圈,这不是她的房间吗?

她昨晚明明在齐乔正的车子里啊?

“我怎么会回来的?!”

难不成她有梦游症?

或者打开始她就在做梦?!

萧盼一下子坐到床边。

捏捏岑湘妮的脸,笑得是那个眉飞色舞:“大半夜给人去送伞,顺便玩车震呢你,你可真行,竟然弄到早上五点,连下地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还被人家公主抱着送回来——”

萧盼一遍遍回想打开门看到齐乔正一副man到爆的身形。

卷着白衬衫袖子露出一双精壮的小臂公主抱着昏睡的岑湘妮走进来,那画面简直符合所有女人对男人的幻想。

他到底体力有多好,竟然能把湘妮折腾到晕过去……

“车震?!”

显然萧盼肯定是误解了什么。

岑湘妮发誓她绝对没和齐乔正做任何越轨的行为,何况他病得那么厉害,都昏睡了过去……

不对!

他几时醒的?

醒来就恢复了吗?

竟然抱着她把她送上楼?!

她是睡得多死,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嘿嘿,别装了,孤男寡女关在一辆车子一整个晚上,你可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在谈心哦。”

岑湘妮掀开被子下了床。

“事实是他病了,我怕他有事所以看了他一夜,就这样——”

齐乔正病了?

萧盼脑门上打了个大大的门号。

就她看到的齐乔正,和病人的状态可是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

“我说湘妮,该不是你病了吧?腰疼,还是腿麻呀?”

据说体力好的男人都能把女人折腾得浑身酸爽。

看吧,只要和那个男人沾上关系,就是个麻烦,就连萧盼都不信她了。

这事要是传到岑碧琪的耳朵里,她不就一铁板钉钉的小三吗?

.

早上十一点。

齐乔正一身笔挺修身的黑色西装从会议室里出来。

男人雷厉风行,完全看不出昨晚刚发作过一场可怕的病……

回到办公室。

齐乔正脱掉外套扔在沙发上,邢严跟进来关上门,跟他报告岑碧琪那里的状况。

“昨晚岑小姐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询问齐爷的行踪。”

“搪塞过去了吗?”

齐乔正翻阅手中的合约,心思根本不在岑碧琪的事上。

“我告诉夫人齐爷临时有个会议飞去了盐城,今早才能回来。”“嗯。”

齐乔正无心一应。

抬头看邢严还站在那儿,目光变得犀利了几分:“有什么事不要吞吞吐吐。”

齐乔正肃穆起来的气场,邢严就是跟在他身边十多年都还没能适应。

“虽然我这么告诉了岑小姐,但岑小姐好像对齐爷的行踪很是怀疑,给盐城分公司那边打去了电话确认您的行踪,当然我已经提前交代妥当,那边的人已经敷衍了过去——”

要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不曾发生。

这一年来,齐乔正的病有时发作的很突然。

突然的失踪,突然的联络不上。

每一次邢严都用各种借口搪塞岑碧琪。

之前岑碧琪也不会多问,即便有疑心也不敢去求证,但最近邢严发现——

“岑小姐找人在背后调查齐爷,这份是她请的私家侦探跟拍的资料,那个人,我已经处理妥当了。”

邢严将一份跟拍文件放到齐乔正桌上。

里面是一张张齐乔正行踪的照片。

最新的照片拍到的是他的车停靠在一栋建楼的公寓楼下。

还有车上的男人将一个打着伞的女人拉上车,清晨的时候又亲自抱着她送她上了楼……

邢严跟了齐乔正十年有余。

他很清楚雨夜的时候,齐乔正犯起病来毫无征兆,有时甚至药物都无法压制病情。

昨夜暴雨那么大,可齐乔正竟然和岑湘妮呆了一整个晚上。

一个先前就算计过他的女人,而且还可能是齐秋晨那边派来的内应。

邢严不明白一向谨慎的齐乔正为什么会做这么冒险的事。

该不是真的像骆川打趣时说的那样——

齐爷和她睡出了兴趣来?

“岑湘妮背景复杂,齐爷应该对她更加小心防范。”

齐乔正深潭般的眼神蕴得很深。

倏然抬眸看着邢严的时候,不禁让堂堂七尺男儿喉结上下一个困难的滑动。

“出去吧。”

“是。”

岑碧琪在北楼客厅里来回踱步。

都多少天了,她要的东西竟然还没给送过来?!

“小姐,司机来了。”

张嫂跑过来把一只从司机那里送过来的信封给了岑碧琪,她迫不及待的把信封撕开。

倒出了厚厚一叠照片——

岑碧琪疯狂的一张张翻阅起来。

可一张张的,全部是齐乔正正常见客开会的照片,别说是岑湘妮,就是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拍到。

“混蛋东西,收了那么多钱,一点屁用都没有。”

岑碧琪恼羞成怒,立马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一通质问后,对方传来的声音,胆颤得像是有人拿着枪抵着他的脑门。

“不管你信不信,岑小姐你要的都在那里了。”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岑碧琪不是傻子。

那个侦探在圈子里偷拍私人照片是出了名的。

她不信他偷拍齐乔正会一点料都没有,唯一的可能就是——

齐乔正知道她在背后调查他了?!

这个念头光是想一想就让她打了个冷颤。

要不是岑湘妮,她也不会铤而走险。

齐乔正对她难道是认真的?

既然他派人警告了那个私家侦探,也就是在保护她,不是吗?

岑碧琪越想越坐立不安。

齐太太的位置,她绝对不会让给岑湘妮——

如果外人帮不了她除了眼中钉,那么——

岑碧琪翻出藏在手机里的一个电话号码,电话那头的人慢悠悠的接起电话。

岑碧琪连寒暄都没有就直入主题,要他帮个忙。

男人俊冷的声线中带着一股市井痞气:“我帮你的话,能得到什么?”

“开个数字给我。”

“我不缺钱。”

岑碧琪笑,“那么我的人呢?”

“爽快,就这么定了。”

.

两周后。

岑博仲的五十大寿在龙城最大的金沙半岛酒店举办。

晚上八点

龙城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几乎都是座上宾客。

女人们打扮得光鲜亮丽,珠宝璀璨,男人们三两聚头,侃侃而谈。

岑湘妮踩着一双水晶高跟鞋。

脸上的眼镜摘了,盘起的长发散下,在萧盼的巧手下化了个清纯淡妆。

搭配一袭纯白千层小礼裙,一出现在人群里,就吸引了不少异性的驻足凝望。

人群里开始了点点骚动。

岑湘妮有些紧张起来,她刻意隐藏容貌已经整整两年的时间,这种场合名流很多,万一要是被人认出来,特别是撞见那个人的话,就危险了。

想到这个,岑湘妮立刻转过身。

从手袋里拿出眼镜想要戴上,却被横生过来的一只手拿了过去——“不戴比较漂亮。”

男人的烟嗓,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性感迷人。

“岂止漂亮,岑小姐打扮起来简直惊艳得不要不要的。”

骆川一张俊俏的脸从齐乔正宽阔的身后冒出头来。

岑湘妮脸颊红起来,浅浅一笑,一对梨涡勾起。

我的老天。

这小仙女根本是要了男人的命呢。

“咱们齐爷,好眼光。”

骆川瞥了眼齐乔正,男人狭长的眼尾勾着淡淡的笑。

这么看着她干嘛?

一副她是他的所有物的姿态似的。

岑湘妮莫名浑身都燥热起来。

“乔正。”

岑碧琪走过来,齐乔正停顿下刚要靠近岑湘妮的脚步。

岑湘妮也往后退了一步。

“你好,岑小姐。”

岑碧琪看着岑湘妮,她身上的裙子很美,穿的人更美。

美得让人狠狠嫉妒。

岑碧琪笑着扬扬唇:“湘妮,麻烦你跟我过来一下。”

.

岑博仲每年生日会都会从来宾中邀请一位女士共舞一曲庆贺寿辰。

八点半,到了岑博仲点名幸运女孩的时间。

舞台灯光暗了下来。

唯一一道光束制造出紧张的气氛,左右上下的晃动,最后灯光一下子落在了三层高的天台上——

就看漫天的白色羽毛和气泡从天而降。

一个身穿白色长裙背着一双天使翅膀的女人吊着威亚,缓缓朝舞台飞落。众人仰头观望,嘴里发出一阵阵的赞叹。

女人美得就像个真的天使。

纯情的脸蛋,魔鬼的身材。

她双脚落到泳池边,手里捧着花束,宛若如梦如幻的天使一步步走向岑博仲……

“爸,寿辰快乐。”

女人不仅长得美,一开口,声音好听得似天籁。

岑碧琪把岑湘妮带去vip客房,就是为了给岑博仲安排这个意外惊喜。

意外是有了。

岑博仲看着倒是一点都不惊喜。

“你跟我过来。”

岑博仲直接把岑湘妮带进了舞池,生怕别人追问她口中的那一声“爸”是怎么回事。

父女俩七年没有见面,岑博仲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回来要钱吗?”

岑湘妮心口像被掏出了一个空洞,一支舞结束后。

“赶快给我滚,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岑博仲恶狠狠撂下话,丢下岑湘妮就走开了。

人群里开始有人冲着岑湘妮指指点点。

“她就是那个岑家的私生女?”

“就是她就是她,听说没有?她十多岁被男人搞大了肚子,就被岑家撵了出去。”

“啧啧啧,那现在还死皮赖脸的回来干什么?”

“看岑博仲脸那么臭,回来能干什么,肯定是来要钱的啊。”

岑湘妮远远看到岑碧琪抱胸站在那儿,眼角尽是冷冷的讪笑。

亏她千方百计激将她参加岑博仲的生日宴。

为的恶就是羞辱她,狠狠地践踏她!

这种地方。

岑湘妮一刻都不想多呆。

她转头跑回vip客房。

就在推门的时候有个客房服务生叫住了她——

“岑小姐,那间房间现在有其他演出者在使用,请你过来这边……”

客房服务生带着岑湘妮七转八拐地带到另一间客房。

“道具脱下来,你就摆放在那里就行。”

客房服务生走了出去,岑湘妮脱掉背后的道具翅膀,没有察觉身后不远处有道一闪而过的黑影。

当她把东西放好,手机刚好响了起来,是萧盼的电话。

“盼。”

岑湘妮转身接起电话,刚吐出一个字——

“呃嗯?!”

一只手从后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男人手里拿着一块擦了药的麻布。

是谁?!!

岑湘妮剧烈挣扎起来,越挣扎,男人就捂得越紧,麻布上的气味被迫一口口吸入体内。

就听还在通话中的手机筐当从松开的手心里掉在地上。

岑湘妮眼前一黑,整个人松软瘫倒下来……

.

“喂,湘妮,湘妮?”

萧盼握着手机一声声叫唤,是信号不好吗?

湘妮怎么喊了她一声,电话就断线了?!

轰隆隆!

露天宴会场,天公不作美。

好端端的明媚夜空突然打了记响雷。

刺骨的冷风跟着席卷而来,萧盼抚了抚光裸的两条手臂,感觉说不上的糟透。

她重新又拨了个电话过去。

结果岑湘妮的手机竟然直接关机了?!

天空一道电闪雷鸣。

湘妮,该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测?!

.

眼看雷雨就要倾盆而下。

宾客们纷纷辗转进入室内宴会厅。

萧盼怎么打都打不通岑湘妮的手机,心慌得越来越不安。

她焦急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人,当她看到立在宴会厅一角的那个男人——

“齐先生。”

齐乔正正在和几个宾客交谈。

萧盼突然闯了进来,齐乔正认出了她,她一脸急促,脸色吓得一片灰白,“怎么了?”

“齐先生,湘妮不见了。”

萧盼急得脱口而出。

齐乔正一秒前还挂着笑意的眼瞬息冷却。

和骆川使了一个眼色,骆川便招呼起几个宾客走到另一边。

“发生什么事了?”

只剩两个人的角落。

萧盼把刚才打电话给湘妮,她明明应答却突然又被掐断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齐先生,湘妮会不会是遇袭了?”

刚才岑碧琪骗她去给岑博仲送上生日惊喜。

当着那么多宾客的跟前,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就是被企图不良的人盯梢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失踪时间不够,报警,警察是不会管的,齐先生,拜托你一定要救救湘妮,时间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不能再耽误了。”

萧盼说的时候。

齐乔正已经迈开了步子,邢严跟上,直接奔着酒店的监控室而去。

“调监控。”

几个工作人员被突然出现的齐乔正吓得起身行礼:“是。”

十多个监控画面同时出现在一个个屏幕上。

齐乔正目光犀利,突然长指摁下了暂停键,就看某个监控画面的最边上。“是湘妮,肯定是湘妮!”

萧盼指着屏幕大喊,屏幕里,她好像是被一个女服务生喊去了什么地方

但是顺着方向,之后的监控竟然再也找不到岑湘妮的踪影。

“立刻把那个服务生带过来——”

“是。”

夜空,电闪雷鸣越发狂烈。

齐乔正脖子里渗出密密麻麻的薄汗,邢严紧张的上前低头附耳:“齐爷,就快暴雨了,这里交给我,你先——”

萧盼不知道邢严和齐乔正耳语了什么,男人忽然冷声呵斥。

萧盼愣怔原地——

如泼墨般的黑夜,比之齐乔正寒栗的颜,叫人如鲠在喉,吓得一个字都念不出来。

“乔正,原来你在这人啊,和我回宴会厅吧,爸正在找你呢。”

空气凝结的监控室里。

岑碧琪不知道怎么找了过来,她想招呼齐乔正回宴会厅。

齐乔正没有应她,骆川很快就把那个服务生给带了过来——

岑碧琪脸色一震,身体微侧错开走进来的服务生。

被带过来的女服务生一脸茫然,问她她是把岑湘妮带去了哪里,她摇头就答:“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位小姐就跟我问了下路,我告诉了她洗手间的方向而已。”

她明显就是在撒谎。

齐乔正从监控台前立起身。

服务生还没反应过来,脖子就被一股力量狠狠克住——

“我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别在我跟前撒一个字的谎。”

窗外。

暴雨轰隆倾盆而下。

雷电在男人的身后交叠,一班属下从未见过齐乔正如此盛怒。

女服务生更是吓得瞳孔颤抖,她朝着岑碧琪的方向瞥了一眼。

其实齐乔正的这句话,就是杀鸡儆猴——

谁都知道岑湘妮给岑博仲送上意外惊喜前是被岑碧琪叫走的。

男人的眼神凶煞如兽,山雨欲来。

女服务生恍如就要被厉鬼拖进十八层地狱,突然喊起来:“……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她是问我1803号房是该怎么走。”

砰的一声巨响!

男人一脚踹开1803号门。

再也没有谁的脚步声都能这样惊魂动魄,但——

“齐爷,人被带走了。”

骆川迅速勘查整个房间,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地上明显有人挣扎过的痕迹——

还有一件被撕烂的白色礼裙……

萧盼飞奔过去,眼泪急得一下子掉出来:“齐先生,这是湘妮的裙子……”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意外燃情:总裁,爱上瘾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