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王悦婷李荣乐小说免费阅读 厂妹很凶猛王悦婷李荣乐小说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8/1 14:43:38

王悦婷李荣乐小说叫做《厂妹很凶猛》,作者:古战歌,提供王悦婷李荣乐小说免费阅读。在我家隔壁,住着一位中年丧偶的寡妇,我喊她周婶。周婶有个女儿,名叫王悦婷,今年二十三岁,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皮肤白皙,标准的瓜子小脸。

精选章节:

等她离开之后,郭鹏飞马上指着我的脸,威胁道:“李荣乐,今天的事,我会让你负出代价的,你给老子等着瞅。”

说完,他马上朝厕所的方向跑去,似乎去安慰周冰燕了。

看着四周员工们鄙夷嘲笑的眼神,我脸上一阵阵发烫,恨不得赶紧挖个洞钻进去。

几分钟之后,周冰燕回来了,小脸蛋湿漉漉的,明显在厕所洗了把脸。

看着她有些哭红的眼圈,我心里感觉特别懊悔,本想向她解释两句,可看到郭鹏飞跟在她后面,马上又忍住不说了。

“李荣乐,你再敢欺负燕儿,老子就打断你的腿,给我记着。”郭鹏飞当着周冰燕的面,十分爷们地对我吼了一句,接着又拍着周冰燕的肩膀,和言悦色地说道:“燕子,别生气了,为这种人渣不值得,你还是和王晓丽换一下岗位吧?”

听到郭鹏飞骂我“人渣”,我心里的火一下上来了,回骂道:“你他麻的才是人渣。”

“李荣乐,你想造反不是?别以为有王悦婷罩着你,老子就拿你没办法,等出了厂区,看老子怎么弄死你。”郭鹏飞指着我的鼻子,暴跳如雷地骂道。

我刚要开口反驳,周冰燕突然娇斥一声:“好了,都别吵了。”接着,她又眼神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角,道:“好,我跟王晓丽换岗位。”

听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才意识到,周冰燕是真的生气了,她不会以后都不再理我了吧?

郭鹏飞显得十分高兴,马上将王晓丽带了过来,摆出领班的架子对她说道:“王晓丽,以后你就坐在这里工作吧,我可提醒你哦,有些人心理很变态,以后衣服穿得厚点,小心被他偷窥。”

王晓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捂着小嘴,绕有兴致地打量着我。

我满脸尴尬地垂下脑袋,眼角余光却溜视着周冰燕,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

可是周冰燕根本不看我,跟在郭鹏飞身后,直接去了王晓丽的岗位。

“小帅哥,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哦。”王晓丽坐在我对面,骚里骚气地说道。

我在她打着厚厚粉底脸上看了一眼,心里有些厌恶,淡淡地“恩”了一声,算是当作回应。

如果给线上的女孩子做个搔女排行榜的话,王晓丽绝对可以摘得头筹。

其实她长得并不丑,相反还十分漂亮,一张圆圆的苹果脸蛋,五观清秀,身材姣好,算得上小美女一枚。

只不过她太骚了,据说跟外面很多小混混都有一腿,夜夜当新娘,一条玉臂千人枕,跟街头卖的小姐几乎没啥区别。

郁闷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总想找机会向周冰燕解释一下,哪知她根本不理我,每次还没等我开口,就冷冷地把脸蛋转了过去。

我心里特别难受,看来她是铁了心要和我划清界限了。

更郁闷的是,郭鹏那王八蛋竟然趁虚而入,开始对周冰燕展开了疯狂的攻势,每天上班的时候,都搬把凳子坐在她身边,下了班,也和她一块去食堂吃饭,像只狗皮膏药似的。

我渐渐产生了危机感,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周冰燕不喜欢郭鹏飞,朝夕相处之下,也保不准会春心大动啊?再者说,周冰燕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肯定也会想男人,想那事啊。万一哪天她把持不住,被郭鹏飞花言巧语哄上了床……

“李荣乐,你上次不会真的偷看周冰燕的裙底了吧?嘻嘻,看不出来嘛,你胆子还挺大的。”有天上班的时候,王晓丽一脸嘲笑地看着我说道。

我一听就来火了,抬起脸,瞪着她道:“那是郭鹏飞胡说八道,你也信?”

“老实说,我还真不信。”王晓丽摇头笑道。

听到这里,我脸色马上缓和下来。哪知王晓丽突然又说了一句:“因为线上的员工都在传,你和周冰燕在谈恋爱。她都是你女朋友了,你还用得着偷窥她吗?”

我一听,脸就有些发热,心里暗骂自己真是愚蠢,净干些捡芝麻丢西瓜的事。

如果不是那天偷窥的事,周冰燕弄不好就真成我女朋友了。

“那都是瞎传的,我和她只是好朋友,没谈恋爱。”我有些尴尬地说。

“别掩饰了,如果她不是你女朋友,为什么以前每天早上上班,她都给你带好吃的呢。”王晓丽捂着嘴嗤嗤地笑道,一副了然于胸地样子。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没想到这女人对我还挺留心的。

“喂,李荣乐,下班请我吃饭吧。”王晓丽又笑嘻嘻地说道,脸上一点客气地样子都没有。

“请你吃饭?为什么?”我问道。

“请美女吃饭,难道还需要理由吗?”王晓丽拨弄了下耳畔的发丝,十分自恋地说。

我心里冷笑一声,老子凭什么请你吃饭,当我是冤大头啊。

虽然这女人身材也十分性感,但我却没半点兴趣。

是个男人都能上,而且还和那些流氓混混在一起,能是什么好女人?对这种人尽可夫的货色,白送我都不要。

“怎么样啊,小帅哥,别人想请我,我还不答应呢。”王晓丽娇滴滴地撒娇道。

我刚要拒绝,哪知这时,突然感觉大腿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

我心里微微一颤,惊讶地抬起头,发现王晓丽把脸转向一边,嘴里还哼着流行小调。

“这搔货是啥意思,不会在钩引我吧?”我心里有些激动,下意识地朝身后看了看。哪知这么一看,顿时把我气了个半死。只见郭鹏飞此时正坐在周冰燕身后,似乎正在向她讲解着新工作的要领。

二人挨的很近,郭鹏飞的一只胳膊,从后面环绕着周冰燕的肩膀,几乎是将她半抱在了怀里。

让我无比酸涩的是,周冰燕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和他有说有笑的。

“行,一会下班,我请你去吃饭。”被醋意冲晕了头脑的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王晓丽的要求。

“嘻嘻,那就说定喽……”

下班之后,我在更衣室换过厂服,站在楼梯口等着。

过了没一会,王晓丽就换好衣服下来了。

看着她身上的穿着打扮,我忍不住皱了眉头,突然又不想请她吃饭了。

其实王晓丽长得并不搔,恰恰相反,她的脸型属于那种很端庄的类型,主要是穿着打扮实在让人受不了。

一条白色的雷丝迷你裙,裙裙短得连屁股都包不住,风稍微大点,连里面的小内内都看得到。

再加上她的腰很细,而屁股又特别翘,配上一双诱人的丝袜长腿,想一想就知道有多性感热辣了。

我是一个思想比较保守的男人,跟着这样一个“大路标”走在一起,光路人那些异样的眼神,也让我受不了啊。

不过既然答应她了,如果再反悔的话,又显得自己太没诚信。

离开工厂之后,我带着王晓丽去了外面的一家兰州拉面管。

吃饭的时候,又把我给气着了。

明明是个大搔货,王晓丽竟然还假装矜持,细嚼慢咽的,一根面条要嗦老久,才慢吞吞地咽进肚子里,急得我真想把面条塞进她嘴里,你他麻的能不能快点吃啊。

“今天好饱啊,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多呢,都怪你,要是我以后变胖了,你得负责。”走出饭店之后,王晓丽摸着自己扁扁的肚皮,一脸埋怨地看着我道。

我听得心里一阵烦躁,觉得这女人真是太虚伪了。

刚才王晓丽只吃了小半碗,那屁点的东西,连猫都喂不饱,她还说自己撑着了?

你撑就撑吧,干嘛还要说出来?好像老子请你吃饭,是在害你一样。

“既然你已经饱了,那就回厂里睡觉吧,我得回家了,明天见。”跟这样一个大搔货,我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抬腿就想离开。

“喂,你就这么走了?”王晓丽嘟着嘴唇,满脸不高兴地说。

我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看着她:“还有事吗?”

王晓丽朝四周的夜市瞄了一眼,伸出纤纤玉指,点着旁边的一个水果摊,说:“我想吃苹果,你买几个吧。”

真是日了鬼了,我心里暗骂,难道老子长得像个二傻子不成?

但气归气,我还是痛快给她称了两斤苹果。不是想讨好王晓丽,而是不想让她觉得我是个小气鬼而已。

再者说,刚才连饭都请她吃了,如果现在再斤斤计较的话,等于刚才的人情白送了,如果再被她损两句奚落话,我会觉得更亏。

“李荣乐,平时看你那么冷酷,好像所有人都欠你钱似的,没想到你这人还挺有趣,今天谢谢你喽。”王晓丽提了提手里的苹果,眉开眼笑地说。

“我冷酷?”

听了王晓丽的话,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冷酷过?应该是很软蛋才对啊。

不过在车间里,我确实不怎么爱说话,估计她的意思是我比较“闷”吧。

老实说,今天花了我几十块钱,感觉还挺心疼的。

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个冤大头。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吃水果,竟然给这个大搔货买了两斤,真是亏大了。

“李荣乐,你是不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啊?离工厂远吗?”王晓丽十分好奇地问道。

“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盯着王晓丽浪劲十足的身段,我心里突然冒出个很猥琐的念头。

这女人虽然很搔包,可身材却特别性感,如果能和她搞一回,滋味应该很不赖啊?

而且王晓丽今年才十七岁,正值妙龄花季,想毕下面烂也烂不到哪里去。只是想到第一次交给这样一个绿茶表,总感觉有些不甘心。

“王晓丽,听说你已经交男朋友了,是咱们线上的吗?”我心怀鬼胎地道。

“谁说的?我没有交男朋友啊。”王晓丽眨着一双大眼睛,脸上作出一副十分清纯懵懂的模样。

“是吗,那是我误会了。”我故意露出“惊喜”的表情,问道:“那你觉得我怎样?”

王晓丽一听,马上捂着嘴咯咯笑道:“干嘛,你不会觉得请我吃了一顿饭,我就会答应做你女朋友吧?”

“哎呀,别说那么难听,我未娶,你未嫁,就当交个朋友嘛。”面对这样一个大搔货,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当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以啊。”王晓丽也不知真没听懂,还是在假装单纯,竟然十分认真地说道:“咱们两个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

我嘿嘿笑了两声,在她笔直修长的黑丝美腿上瞄了一眼,话里带话道:“是那种超越一般的友情,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王晓丽愣愣地看着我,竟然有些脸红起来:“咱们刚刚才熟悉,太快了点吧。”

“那有什么,现在做什么事都讲效率嘛,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可以……嘿嘿,你懂的。”我一脸坏笑地盯着她,连自己都没想到,我的脸皮竟然也可以如此厚,换成是以前,这种话,打死我都说不出来。

当然,这也得看是对谁说,要是换成王悦婷,或者周冰燕,借我十个胆子也说不出口。

“可以什么呀?我听不懂。”王晓丽满脸娇羞地说。

靠,还在装,老子都说那么明显了,你会听不懂?

我知道她是在装清纯,于是又肉麻兮兮地说道:“晓丽,你长得那么漂亮,我一直在暗恋你,真的。”

“得了吧,你们男人,就会说好听的,要是你真暗恋我,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都不理我啊。我看你是暗恋周冰燕吧。”王晓丽撇了撇嘴,朝我翻了个白眼说。

额!我脸一红,老实说,这个瞎话编得确实没什么水准。

“我脸皮薄嘛,不好意思说。”我继续乱扯道。

“你脸皮薄?我倒没看出来,倒是觉得你脸皮挺厚的。”王晓丽挥了一下手里的苹果,说道:“好了,我要回宿舍了,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白白。”说完,她朝我挥了挥小手,扭着小蛮腰,竟然一摆一摆地走掉了。

我心里一阵懊恼,竟然有些深受打击。

连这样一个“千人斩”都搞不定,自己还真是够差劲啊。

转过身,我突然有些傻眼了,因为周冰燕竟然就站在马路对面,远远地盯着我看着。

我心里一阵发虚,这下完蛋了。刚才给王晓丽买苹果的事,她肯定看在了眼里,这下真是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燕子!”我下意识地朝她喊了一声。

周冰燕迅速转过脸,没理我,和几个女同事急丛丛地离开了。

我本想追过去向她解释,可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婷姐,有事吗?”电话是王悦婷打来的,令我感觉特别奇怪,因为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你现在在哪里?”王悦婷的声音听着冷冰冰的,似乎有些生气。

我没由来得一阵紧张,马上回道:“在厂区这边。”

“赶紧回家,有事跟你说。”王悦婷说完,立即就挂了电话。

我站在那里楞了一会,心里马上有种不祥的预感。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回家,打开门之后,发现王悦婷和李大伟都在房间里等着。

王悦婷坐在沙发上,阴着脸,一句话不说。而李大伟则不断来回跺着步子,嘴里骂骂咧咧,满身都是熏人的酒气。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刚吵完了架。

“婷姐,李哥,怎么了?”我有些紧张地问道。

李大伟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我心里一沉,暗想,难道李哥知道了王悦婷,背着他红杏出墙的事?

再看他们的卧室中,枕头和被子扔得满地都是,几个抽屉也拉开了,似乎刚才在屋里寻找什么东西。

“荣乐,我问你,我放在抽屉里的二万块钱,你看见过没有?”王悦婷盯着我问道。

“婷姐,你说的什么钱,我根本不知道啊。”我有些生气地回道。

“真不是你拿的?”王悦婷皱起秀眉,目光直直地盯着我,似乎在观察我脸上的表情。

我用力咬了咬牙龈,心里又委屈又觉得愤怒。

她,竟然把我当成了小偷?

“婷姐,如果我没钱,会向你要的,怎么会偷拿你们的钱呢,是不是你放错地方了?”我虽然心里很生气,但还是忍着没有发作。

哪知我话音一落,李大伟突然大骂了一句“草”,然后指着我的脸破咆哮道:“李荣乐,你还敢狡辩?家里就咱们三个人,不是你拿的,难道那二万块钱还会长翅膀飞走了不成?说,你到底把钱藏哪里去了,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听到这里,我的眼眶一下热了起来,胸膛好像被电流击中,整个身体都麻嗖嗖的。

我不是生气,而感觉特别心寒。

在一起生活的这两年里,虽然他们夫妻对我的态度很差,可我一直拿他们当家人看待。

没想到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贼。

“好了,都别吵了。”

王悦婷瞪了李大伟一眼,说道:“不管是谁偷的,但肯定是你们两个人中的一个,不是李荣乐,就是你,李大伟。”

“什么?我草!”

李大伟像烧了屁股一样跳起来,脸红脖子粗地骂道:“我偷自己老婆的钱?老子吃饱了撑的?”说完,又马上指着我的脸说道:“李荣乐,肯定是你对不对?麻的,我们好心好意把你带到苏城来,给你找工作,还供你吃供你穿,没想到你竟敢吃里扒外,滚,马上给我滚。”

事以至此,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咬了咬牙龈道:“行,我走。”

说完,我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口走去。

“滚了就永远别回来!”李大伟又冲我咆哮道。

听到这里,我又转过身,十分平静地看着他道:“李哥,谢谢你和婷姐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不过有句话我得说清楚,我身上的每一件衣服,还有伙食费,都是我自己一分分挣出来的,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那二万块钱,真不是我拿的,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人格?你算什么东西,还有资格和我谈人格。要不是我李大伟,你爹早翘辫子了,狗杂种。”李大伟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

我一听,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脑门,烧得眼珠子都红了。

他骂我可以,但骂我爹,就不能忍。

“李大伟,你才是狗杂种。”

“哎呀,兔崽子,还敢回嘴,反了你了。”李大伟大骂一声,突然拎起一个啤酒瓶,照着我的身体就砸了过来。

“彭”的一声,我躲闪不及,酒瓶顿时砸在我的额角上。

疼,真的很疼,但我只是眯了下眼睛,连捂都没有伸手去捂,就这么眼珠通红地瞪着李大伟。

王悦婷吓得尖叫一声,马上站起身说道:“李大伟,你疯了,怎么能打他呢?”

李大伟也吓了一跳,似乎清醒了过来,呆呆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血,顺着我的额角,缓缓流淌下来,把我的眼睛都给糊住了。

“李哥,我欠你的,这下算两清了。”说完,我便拉开了房门,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梯。

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我才感觉到深入骨髓的疼痛。用手摸了摸额角,已经肿得像个小馒头一样。

泪水迷乱了我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身体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样,出了村子,我顺着幽静的马路,浑浑噩噩地朝前面走着。

可是我还能去哪里呢?看着满天的繁星,我突然想到远在老家的父母。

想到他们白发苍苍的样子,想到父亲还在病床上躺着,想到母亲那么大年纪,还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种地,想到他们为了筹钱、不顾尊严地祈求着所有的亲戚朋友,甚至是村里的邻居……

心像刀割一样,痛得我几乎有些无法呼吸。

“爸,妈,我没用,儿子真没用啊。”我坐在公园里的一张石墩上,双手用力抱着脑袋,像没娘的孩子一样,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长这么大,我都很少哭,因为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流血不流泪,只要生活还有一线希望,都必须咬牙坚持下去。

可是我今天哭了,不顾一切地发泄着心中的情绪。

因为生活令我感到绝望。父亲治病还需要一大笔钱,可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今天又被李大伟赶了出来,以后只能露宿街头,估计连工作也保不住了。

“嗡嗡!”口袋里的手突然震动起来。

我呆呆地坐着,懒得去接,也不想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一直在响,最后震得我腿都快麻了。

我不得以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马上平定了下情绪,说道:“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呢?”

“小乐,你怎么这么长没给家里打电话了?工作顺心吗,妈都想你了。”听着话筒里母亲慈祥的声音,我的鼻子又酸了起来,强颜欢笑道:“妈,我在这里挺好的,工作也很顺心,就是最近活多,总是加班,所以才没给家里打电话。”

“哦,那就好,妈也没其他事,就是想和你说说话……”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我也不不打断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当了年纪的人,都有啰嗦的毛病,以前我总是感觉不耐烦,可今天却发现,听母亲啰嗦,也是一种幸福。

足足说了有三四分钟,母亲才停了下来。我马上插嘴问道:“妈,我爸的身体怎么样了,好点没?‘

母亲叹了口气,说道:“气色倒是比以前好多了,医生说只要按时吃药,不要间断治疗,或许还有好转的希望。”

我一听,这才暗松了口气,接着又问道:“是不是家里遇到了什么麻烦?”

母亲从来都是报喜不服忧,身为儿子,我自然了解她的脾气。听着她忧心忡忡的口吻,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麻烦?没有什么麻烦啊,家里一切都挺好的,你就好好上班吧,家里的事就别管了。”母亲安慰我道。听到这里,我更加确定,家里一定遇到了麻烦,只是她不想告诉我。

但想了想,我还是忍住没有问出来。

其实猜都猜得出来,家里肯定没钱了。

因为这些年给父亲治病,已经让家里债台高筑,能借的亲戚全都借遍了,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走投无路向王悦婷借钱。

现在父亲没了工作收入,一家人全靠几亩薄田维持生计,连生活都快顾不住,哪还有钱往医院这个无地洞里投?

可我现在又能怎么办呢?身上只有五百多块,给了家里,我明天就得饿肚子。

“李荣乐,你个大废物,真是没用啊。”我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甚至都想买把刀子去抢劫了。人被逼到了绝路,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小乐,你还在听吗,怎么一直不说话啊?”母亲的声音,将我从犯罪的念头中拉回了现实。

“妈,我在听。你说吧。”我眼睛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犯罪的念头,竟然变得如此强烈。那一刻,我真的有种破管子破摔的想法,只要能治好父亲的病,哪怕最后把我枪毙了,我也心甘情愿。

“小乐,悦婷平时对你怎么样啊?她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你一定要记得,千万不能使小性子,哪怕她说几句难听的,你也别往心去……”

我咬了咬牙龈,知儿莫过母。当妈的自然知道,我这个儿子外表看似木纳寡言,其实脾气特别倔强。

毕竟和王悦婷打过交道,对她刻薄的说话方式,妈妈也早已经领教过,自然担心我和她在一起生活久了,彼此间会闹别扭。

“妈,你放心吧。婷姐对我挺好的,我们什么事也没有。”我脸上笑着说道,额头却在隐隐作痛。

和母亲结束通话之后,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眼前漆黑寂静的公园,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

夜渐渐深了,吹来的风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凉意。

我感觉有点冷,于是站起身,在公园里找了块避风的草地,蜷缩着身子,准备将就着睡一夜。

但额头实在疼得厉害,好像有根针在里面乱捅似的,加上心里想着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荣乐,荣乐,你在这里吗?”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睁开酸涩的眼睛,见眼前的马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了,只有车子不断驶过,将漆黑的夜色照亮。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我一下坐直身子,转头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急丛丛地跑了过来。

竟然是她?我怎么也没想到,王悦婷会出来寻找我。

她在公园里没头苍蝇似地跑来跑去,还不断小声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张了张嘴,但犹豫了一会,又忍了下来。

回去干嘛,继续被李大伟羞辱吗?那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我实在过够了,哪怕在外面流浪,也不想再回去面对他们。

“荣乐,婷姐知道你在这里,别再躲了!”

“婷姐错了,不该误会你偷钱,婷姐跟你赔不是了,快跟我回家吧……”

我本想悄无声起地离开,可一听到她的话,马上就顿住了。

同时,心里还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她,竟然向我道歉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公园里静悄悄的,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凌晨二三点钟。

我见王悦婷身上仅穿了条白色长裙,妖娆动人的身段、欺霜赛雪的皮肤,在夜幕中,犹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

这么晚了,她一个女人家,万一碰到流氓怎么办?

我见王悦婷又朝远处的马路上跑去,马上张嘴喊道:“婷姐,我在这里。”

王悦婷转过身,看到我之后,立即朝我跑了过来,嘴里还埋怨道:“原来你躲在这里啊,害婷姐找好,刚才喊你,怎么不出声啊。”

听着她的责备声,我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感觉有些暖暖的。

“婷姐,你找我,有事吗?”

“废话,当然是让你回家睡觉啊,不然你还想在公园里睡一晚上啊。”王悦婷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我咬了咬牙龈,本想说不回去了,哪知她突然惊叫一声,伸手朝我的额头摸来:“天啊,怎么肿成这个样子,疼不疼?”

丝!被她的手心一碰,我疼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疼?不疼才见了鬼了,你拿啤酒瓶往自己脑门上砸砸试试?

“李大伟真是太过份了,事情都没调查清楚,就对你动粗,我看他是做贼心虚。”王悦婷嘴里埋怨了两句,马上又拉住我的手腕道:‘荣乐,走吧,跟婷姐回家。”

心虚?什么心虚?我有些纳闷地看着她:“婷姐,你知道那两万块钱,是谁拿的?”

“这个……”王悦婷皱了皱绣眉,沉思道:“现在还不太清楚,不过我相信,肯定不是你拿的。”

看着她脸上真诚的表情,我突然又想哭了,哽咽道:“婷姐,谢谢你相信我。”

“好了,过去的事就算了,现在都二点多了,赶紧回家吧,一会我找点药酒给你擦擦。”王悦婷看了看我额头的肿包,说道。

我嗯了一声,跟着她身后,朝家里走去。

回到房间里,李大伟已经睡着了,卧室里传出一阵阵响亮的鼾声。

王悦婷让我坐在沙发上等着,然后自己转身进了卧室,很快就拿了一瓶药酒出来。

“婷姐,还是我自己来吧。”我马上说道。

“你自己怎么行,笨手笨脚的,别涂得到处都是,赶紧坐好。”王悦婷看了我一眼,十分霸道地说道。

我没办法,只好听话地坐在沙发上。

她拧开药酒的盖子,先在右掌心中倒了一些,然后在我面前蹲下身子,伸出手,开始对着额头那块肿包揉搓起来。

“丝!”我疼得嘴角抽了抽。

“忍着点,一会就不疼了。”王悦婷柔柔地看了我一眼,笑道。

我“嗯”了一声,屏住呼吸,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由于她蹲在我面前,两个人离的特别近,看着灯光下她那张精致白皙的脸庞,我不禁有痴呆了。

那弯弯的柳叶细眉,好像画笔描绘一般,配上挺直的翘鼻梁,和鲜红欲滴的嘴唇,实在美得令人心惊动魄。

因为刚洗过澡,不断有香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是一种体香混合着沐浴露的味道。

“今天涂完,明天应该就能消肿了。”王悦婷边为我柔着额头,边轻轻地说道。

望着那张粉嫩欲滴的嘴唇,我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突然间好想亲她一口。

卧室里不断传来李大伟如雷的喊声,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想到她的老公就睡在隔壁,在这种静谧的气氛中,让我不禁产生了一种想要对王悦婷犯罪的念头。

王悦婷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手上揉搓的动作,开始渐渐变得缓慢下来,眼神也显得有些迷茫慌乱。

看着她娇羞动人的模样,我不知哪里来的胆量,结结巴巴地说道:“婷姐,你,你真美。”

王悦婷身子微微一颤,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一丝诱人的红晕,从她的脸颊,迅速蔓延到了粉嫩的脖颈上。

她有些羞嗔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别胡思乱想,赶紧乖乖坐好,伤口还没涂完呢。”

我见她没有发脾气,胆子就更大了,一下将她的身子搂在怀里,疯狂朝她的脸蛋上亲去。

“荣乐,不要这样,放开我……”王悦婷在我怀里挣扎着,双手撑开,不断推搡着我的胸膛。

但我发现她的力道并不大,不像是抗拒,反而像在鼓励。

当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晕了头脑袋,什么后果也顾不上了,马上搂住了她的身体。

王悦婷嘴里呜咽着:“放开我,荣乐,你不能这样……”

“婷姐,我要你,我做梦都想要你……”

本来还有些挣扎的王悦婷,听了我的话,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任由我的嘴,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亲了不知有多久,我才缓缓离开她的脸。

此时的王悦婷,已经软成了一团烂泥,娇喘吁吁地躺在沙发上,头发散乱,眼神迷离,充满渴望的看着我……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厂妹很凶猛,查看更多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厂妹很凶猛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