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顾安安薄靳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顾安安薄靳安小说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4:45:10

顾安安薄靳安小说叫做《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这里提供顾安安薄靳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要你做最幸福的新娘。”他低低道:“即使父母不在身边,也能得到最多的祝福。”即使父母不在身边,也能得到最多的祝福……顾安安感动的回握住他的手,“谢谢你。”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去感谢薄靳安,他考虑得实在太周全了,连她没想到的都想到了。

精彩章节:

裙子上全部的暗纹都是以人手绣成,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出些微的不对称。

每三个完整的暗纹就嵌上了一颗心型碎钻。

曳地的裙摆以雪纺制成柔软的荷叶边,在开叉的那部分垂下。

开叉超高好吗!

顾安安看着裙子正前方腰线以下的部位开始开叉目瞪口呆。

虽然说有雪纺挡住……

在翻婚礼介绍的薄靳安头也不抬,淡淡道:“去试试吧。”

“好。”

于是一大班人跟着她进了更衣室。

顾安安黑人问号脸。

拿起婚纱那一刹那她才明白那堆人为什么要跟着来。

这条婚纱,好重!

镶的怕不是钻石,而是石头吧!

她一只手根本拿不起来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

而且为了撑起婚纱的下摆,她还得穿一个厚厚的裙撑——

天啊,热死她吧。

“夫人,抬起手臂。”

顾安安乖乖的抬起手臂,让对方帮她把腰前的蕾丝绑带绑到背后。

这条绑带是用来固定住全件婚纱,因为这婚纱背面……深V到腰。

“夫人,抬起脚。”

顾安安扶住墙,抬起脚让对方帮忙把水晶婚鞋穿到脚上。

“夫人,低一下头。”

顾安安昂了昂头,反应过来错了方向又低下头,让对方打理她的刘海和带上头纱。

打理好之后,她迈着碎步往薄靳安走去。

……这双婚鞋高得可怕!她根本不敢大步走好吗!

每一步都感觉自己的脚在抖,直接抖到薄靳安面前。

“好,好看吗?”顾安安原地转了一个圈,给薄靳安展示她身上的婚纱。

幸好她的身材尚能见人,不然撑不起婚纱就尴尬了,顾安安看了看胸前,暗自松了口气。

只到手腕的白色蕾丝手套微微透出她指甲油的颜色,浅蓝偏光,像是传说中深海里的人鱼尾巴梦幻美丽的颜色一般。

婚纱穿在她身上和他想像中的一样,美得像个公主,一字肩的婚纱露出洁白如脂玉一般的肩膀,典雅但又诱惑。

“好看。”薄靳安沉沉道。

他放下婚礼简介,站起身握住她的手。

“很好看,”他的视线定在她洁白的锁骨上,“我的公主殿下。”

什……什么嘛!

顾安安脸上一红,迅速的在薄靳安颊上印下一吻。

“嘴甜舌滑。”她咕哝了一声,调整一下头纱的位置。

薄靳安笑了笑,表情一本正经的在她耳边开黄腔,“嘴甜我不知道,不过舌滑你应该早已经知道。”

What?薄靳安突然开车让顾安安懵住了。

然后她就想到了……

噫噫噫!顾安安捶了他胸口一下,又白了他一眼。

“你能不能不要到处开黄腔!”顾安安低声抱怨,“我会害羞的好吗?”

“我开什么黄腔?”男人瞧了她一眼,笑容矜贵,“我亲你的时候你没感觉吗?”

“是你自己想到了些什么……”他的声音蓦地一沉,性感得让人心痒痒,“不可描述的事情,嗯?”

那句“嗯”仿佛要透过声波震进她的心似的,顾安安“哼”了一声,懒得理他的狡辩。

他本来就想开黄腔,她戳破之后就把锅推给她!

“在我们婚礼那天,圣约翰大教堂会铺满白色玫瑰,在走道上的玫瑰每一瓣都会嵌上钻石,每一步,每一眼都熠熠生辉。”他环着顾安安的腰带她坐下,细细诉说自己对婚礼的构思,“每位来宾都会得到一份由Hermes高定定做的丝巾或袖扣做礼物。”

“我要你做最幸福的新娘。”他低低道:“即使父母不在身边,也能得到最多的祝福。”

即使父母不在身边,也能得到最多的祝福……

顾安安感动的回握住他的手,“谢谢你。”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去感谢薄靳安,他考虑得实在太周全了,连她没想到的都想到了。

父亲母亲……你们在天之灵该安心了吧?

她竟然在什么都失去之后,还能得到这么一个体贴入微的丈夫。

她真的,很感谢这个对她如此关照的上天。

……

回到薄氏工作,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十一天前她还是以顾安安的身份在这里上班,十天后她却以慕韵,薄靳安的妻子的身份在这里上班。

“大家好,我叫慕韵,以后请多多指教。”顾安安笑着对总裁办公室的所有员工鞠了一躬。

众人愕然,这不是顾安安吗?

“她是我的妻子,会担当我的贴身秘书,如果她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多提点她吧。”

总裁夫人!这个消息又惊倒了众人,才十来天不见,A市的钻石单身汉就名草有主了?

“那,那么……顾秘书呢?”

也就这个时候,那些人会喊她顾秘书吧?顾安安苦笑。

要是在平时,会喊她顾秘书的时间,估计也就只有挖苦她的时候了。

薄靳安看了发问的人一眼,淡淡道:“顾秘书家里有事,上个星期就向我递了书面请辞。”

“夫人和顾秘书……”

“私隐的事,我一概不作答,”薄靳安摆摆手,“好了,我要出去一趟,下午回来。”

“好的。”顾安安应下,“那我帮你推掉中午前的邀约。”

薄靳安这就丢下她一个人面对那班豺狼虎豹!顾安安转头看了看她身后虎视眈眈的一堆女人,无语凝噎。

她赶紧坐回位置上,翻开文件,作“两耳不闻窗外事”状。

别打扰她!她好忙!

可能是因为不清楚她真的是慕韵还是顾安安假扮的,那班人看到她这个模样倒没有怎么刁难她。

可是一个人除外。

“安安,”宋璃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坐位附近,“我知道是你。”

顾安安看了她一眼,决定装傻,“你谁啊?”

她不想再听到有关于劝她离开薄靳安之类的恶心言论。

很烦,真的很烦。

“别装了,安安。”宋璃玉皱眉,“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而且安安还真的和薄总结婚了,她没想到有一天安安会忽视她的意见。

还让大姐这么伤心!

“我叫慕韵,”顾安安没看她,专心在文件之中,“熟悉的人叫的韵韵,不过我想我们俩並不会熟悉到你可以叫我韵韵。”

“你——”宋璃玉握紧手中的杯子,有点生气,“你明明就是顾安安!”

由于生气,她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

顾安安懒得理她,她认识了宋璃玉这么久,对她的性格早有了解。

宋璃玉这种人,你越理睬她她更得寸进尺,碰上这种事情,不理就是了。

她可不想刚回来就闹事。

宋璃玉焦急道,“你跟他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

又是这套说辞……顾安安不耐烦的闭了闭眼。

宋璃玉不说腻她也听腻了。

不配不配不配!宋璃玉这样说叶蓁蓁也这样说!

她知道自己不配!不用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

顾安安终于抬起头,美丽的眼眸中一片不耐烦,“在说这些话之前,”

“你有没有想过你有没有资格?”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说我配不上他?”顾安安冷笑一声,“也许你那个叫顾安安的同事会听你的话,可我是慕韵。”

“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我要听你说话?”

宋璃玉被她呛声,憋得脸都红了,环视一周那些看起来在做事,但实在竖起耳朵听八卦的同事,突然一跺脚,转身逃回座位。

“我劝过你了,你不听,以后万事小心。”

万事小心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是因为宋晞颐才来劝她不要掺合进去的吗?

还是说……宋璃玉知道了什么?

顾安安百思不得其解。

电梯处突然一阵骚动,顾安安转头看了看,又无趣的转回来继续她的工作。

工作堆了十一天的结果就是她现在忙死了,怪不得薄靳安会在婚假的时候偷空不停签公文。

这个人,就想看着她焦头烂额!

“慕韵小姐?”一把温柔的女声在她身后轻柔的呼唤她,“可以聊一聊么?”

“哈?”顾安安拿着合同转过身,“我不认识你欸,什么事?”

宋晞颐找她肯定没啥好事。

快十二点了,她还等着吃午饭呢。

“想聊一聊有关靳安的事。”

顾安安疑惑的歪了歪头,“我老公?有什么好聊的?”

这真的她没有存心挑衅,只是单纯的觉得莫名其妙而已。

可是宋晞颐的脸色却猛地变了,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错话。

哎呀……不小心晒了一波老公。

“噢,不对。”顾安安又歪了歪头,“他能有什么事?”

雾草这两姊妹烦不烦?小的那个刚说了几句让她想不懂的话,现在大的那个又上来想当个白莲花小三?

又想用哭哭啼啼,用自己的病搏得他人同情?

宋晞颐这个人就是恶心的代名词。

宋晞颐看了看四周,眉头无奈又温柔的蹙起,似是很困扰的道:“在这里聊吗?”

在这里聊有什么问题?她又没有什么不顾能见人的。安安疑惑的瞅了她一眼,“说吧,反正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

宋晞颐在外套下的手猛地紧握。

“靳安是我的未婚夫……”

顾安安闲闲的打断她,“是前未婚夫,现在是我老公,ok?”

宋晞颐哀哀的垂下头,轻柔的道歉:“对不起,是我口误……”

又在带节奏。

顾安安对她“和善”的笑了笑,握住她的手拍了拍,一副正宫无所畏惧的模样,“没事,知道错改了就好,我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

“是吗?”宋晞颐微笑,突然凑近她。

“你这个贱人生的贱种。”宋晞颐在她耳边轻笑,“果然贱到要抢人的老公。”

什么贱人生的贱种?顾安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苍白的脸,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之中。

“生完之后没人要的贱种,”她继续挑衅,“你妈就是个万人上的妓女。”

虽然知道她说的有可能会是慕韵的母亲,无论是谁也好,她也觉得怒火涌上心头。

慕韵是她的好友,不容她侮辱!

再加上现在听宋晞颐说话的人是她顾安安,其实也直接的侮辱了她的家人,她不能接受!

“闭嘴!”

“啪”

顾安安倏地扬高声调的语句和清脆的巴掌声同时响起。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作为宋家大小姐的家教竟如此之差?”顾安安怒极反笑,眉梢眼角都挂着逼人的怒意,“肆意侮辱他人的家人?”

她扶着桌子保持身体的平衡,形状美好的眼中全部都是怒意,亲人被侮辱的怒意。

她的家人是她的逆鳞,无论是谁出言侮辱她都要反抗到底!

宋晞颐捂住被打的脸颊一脸不可置信,哀戚的道:“我……没有……”

“没有?你敢说没有?”顾安安走上前一步,握住她捂脸的手,嘲讽道:“疼吗?”

宋晞颐疼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了,豆大的泪珠挂在眼眶上摇摇欲坠,苍白的脸上肿起一块,在顾安安看来她只觉得滑稽。

可是别人並不是这么觉得。

“疼……”

宋璃玉冲上前死死盯着她,尖叫道:“顾安安!你做什么!”

顾安安将视线转向宋璃玉,面无表情。

“我做什么?”唇角的弧度拉平,呈不悦状,“你倒是要问你的好姐姐,她做了什么!”

顾安安这句话又激起了众人的讨论。

宋璃玉是宋家的二小姐?!

“我什么……”宋晞颐的眼泪划落到脸颊,她握住顾安安的手哀求道:“是我的错,你别迁怒璃玉!”

真是个爱妹心切的“好姐姐”,顾安安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握住宋晞颐的手却在渐渐用力。

“你侮辱我家人还说没做什么?”

“这个价值观我也是服了。”

她伸手扯了扯宋晞颐头上栗色的卷发,眉梢眼角的怒意转化为漫不经心的冷漠,“重病染头发,早死了我也挺高兴的。”

祸害留千年,宋晞颐能比她早死的话肯定是宋晞颐突然失了志看不开去自杀。

嘁。

正当一切陷入僵局之际,有人跳出来替宋晞颐抱不平。

“你怎么能这样诅咒人!”林助理愤慨的道,话毕讨好的看了宋晞颐一眼。

哦,原来是个想讨好宋家的人啊。

反正林助理之前都对她不怎么好,现在林助理说啥她都当成耳边风。

她勾起唇角,笑中却带着几分怒火,“那你倒是问问宋大小姐刚才在我耳边说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

“你们在做什么?”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