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凉小意苏凉默小说结局免费看 凉小意苏凉默小说完整版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2 17:50:01

凉小意苏凉默小说叫做《冷情总裁强占我》又名《强占:误惹冷清总裁》,这里提供凉小意苏凉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刹车声之后,猛地停住,他等不及拿雨伞,冒着雨冲了下去。几步冲到路边的靠椅前,苏凉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她浴血救他的那个废旧的防空洞前。手,捂住了胸口,那里正剧烈的抽疼。苏凉默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那蜷缩的身影紧紧地拥进了怀里。

精彩章节:

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去,不要上她的当,但是……

“你不敢去吗?你是怕知道答案,还是根本就不想知道?”温晴雪说。

有时候不得不说,激将法确实很老套,但是却十分管用。凉小意一咬牙:“去就去,我怕什么。”

“好呀,那就走吧。”

凉小意一路跟在温晴雪身后,温晴雪并没有经过前庭,她带着凉小意直接从后面抵达后院。

温家的别墅占地很大,并不是现在开发商广告上宣传的那些联排别墅或者双拼别墅,是真正意义上的独栋大别墅,前有花园,后有游泳池,而且花园和游泳池占地面积都非常可观。。

与前院的灯火明亮,人声鼎沸不同,温家别墅的后院显得清冷许多,只有维持照明的路灯在夜色下发出昏暗的光芒。

隐隐约约看到一片反光的水面,那是游泳池,而此时,就在游泳池边上,围拢着一群人,走近了一些,凉小意才看清楚了,那里站着一群穿着各色晚礼服女人。

“你不是要让我看真相吗?带我来这里见一群女人有什么用?”凉小意站在原地,拒绝再往前走一步,在看到那群女人的时候,凉小意心中就已经开始悔恨,一激动,怎么就跟着明显不怀好意的温晴暖来了。

一个穿着黑色及膝露肩晚礼服的妖娆女子走向一旁的温晴暖,意有所指地问道:“晴雪,你确定这么对她,苏凉默不会找我们算账?”

女子比比凉小意。

“不会,默哥哥有多爱我姐姐,就有多恨她。她是杀人凶手!”温晴雪目光惊蛰,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妒忌。她抱着手冷笑地朝那群游泳池边聚在一起的女郎们撇撇嘴:“不信你们看她的右手。”

闻言,凉小意脸色一白,……她的右手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更没有应该戴在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

路灯昏暗,但那群女子们看得清清楚楚,凉小意,这号称苏氏财团少夫人,苏凉默的妻子的女人手指上空荡荡的,寒酸得可怜!

一时之间,所有妒忌的愤恨的目光全部不怀好意地聚焦在凉小意的身上。

凉小意直觉有些不好,蹙眉转身:“我要走了。”

一个人影挡在她的身前,是温晴雪,温晴Xue抱着手臂睥睨冷笑:“着什么急,还是说,我们留美归来的凉教授怕了?”

这时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凉小意皱了下眉头,抬脚避开温晴雪的方向,朝着另一边就要离开。

突然温晴雪使了一个眼神,那一个穿黑色露肩小礼服的妖娆女人挡住在了凉小意的身前,“哦,凉教授?你就是那个心肠歹毒的凉教授?”保养得十分白皙的手掌缓缓举高,一大杯红酒在凉小意的头顶倾斜,猩红的酒液“哗啦啦”一股脑浇在了凉小意的脑袋上。

红色的液体顺着齐肩的长发,一路流过婴儿肥的脸庞,最后沿着脖子,染红了浅紫色的晚礼服。

凉小意看她们存心找茬,狠狠擦干了脸上的液体,愤恨地瞪着她们,也不客气,冷笑道:“对,我就是那个留美归来的凉教授,至于你们所说的心肠歹毒的女人,我看这个字眼放在你们身上更合适吧。”是谁以多欺少的?

再也不需要遮挡和掩饰,温晴雪的双眼里迸射出强烈的恨意和嫉妒,突然她飞快地举起手掌,在众人还没看清的时候,重重一巴掌甩在凉小意的脸上,“凉小意你得意什么?不过是默哥哥不要的女人!”

嘴角撕裂的疼,凉小意狠狠擦了一把嘴角,伸开手一看,满手的血迹。温晴雪这个女人下手可真够狠的!

“啪啪!”又是两声巴掌声,温晴雪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举起手还没有放下来的女人,忽然发疯一样冲着凉小意大叫一声:“姓凉的!你敢打我!”

长这么大,连她爸爸都没出手打过她一下!

凉小意眼神微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打我一掌,我就回你两掌。医学院里的尸体,我都敢和他们呆在同一间屋子,还怕了你们这群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千金小姐不成!”

话刚说完,突然那个穿黑色小礼服的女人用力扯向凉小意的头发,凉小意机敏地避开,警觉地注视着所有人。

七八个女人有志一同,不怀好意地围成一个圈,将凉小意围在中间。

“以多欺少,你们要不要脸。”凉小意警惕地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温晴雪冷笑:“跟你这种杀人凶手有什么好讲道义的?姐妹们,揍她!放心,默哥哥根本不在乎她,出了事我负责。”

那黑衣小礼服的女人上来就踹凉小意,凉小意一个闪身躲开,身后多出一只偷袭的手,凉小意眼角余光扫到,头一歪,躲过了这一记黑手,突然脚下一滑,凉小意措不及防,狠狠摔在地上,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讪笑声:“呀,凉教授,你把我的珍珠项链踩坏了,怎么赔我啊?”

凉小意低头一看,心中起了一股愤懑……她猛地抬头,狠狠瞪向那个女人,厉声控诉道:“你是故意的!珍珠项链长脚跑到我脚下的吗!”欺负人也不是这么个欺负法的。

“呵……你残害温晴暖的时候,不也是故意的?”黑色小礼服的妖娆女子帮腔说道:“对付你这种女人,就要不择手段。再黑的手段,也比不上在手术中对自己的情敌下毒手。”

凉小意正要争辩,温晴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出手了,她一把拽住凉小意齐肩的头发,拽着凉小意往游泳池的方向扯过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游泳池,凉小意慌乱了……她小时候溺过水,从此对于湖泊,河流,泳池,这种类似的地方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怎么办怎么办,要被淹死了……看着澈蓝的池水,巨大的游泳池,此刻在她眼里就是一张会吃人的大嘴!

凉小意两脚发软,眼底涌现出巨大的恐惧,她剧烈的挣扎,“救救我,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她慌乱的眼睛四下寻找,没有,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帮助她的人,她的眼睛里都是那些穿着华丽衣服,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帮她的人。

苏凉默,对!……苏凉默不会放任她被人欺负的。就像今天中午她被那个叫做孟甜甜的前台刁难羞辱,他像神祗一般出现拯救了她,在所有人的面前维护她,替她撑腰。

凉小意慌乱地到处看……苏凉默,苏凉默呢?

一道调笑捉弄的嘲笑声响起:“凉小意,你在等默哥哥吗?他不会来了。”

“你骗人,苏先生一定会发现我不见了。他会来的。”凉小意辩解。

她的话刚说完,四周那些个女人一个个笑的前仰后躬,好像听到了多好听的笑话,温晴雪在凉小意的身旁蹲下了身,忽然右手狠狠用力一拽凉小意的头发,眼中狠厉一闪二十:“凉小意,凉教授。你好歹是读医的,用你那可怜的脑袋想一想。

默哥哥难道不知道这是我温家的宴会吗?他难道不知道温家人有多恨你吗?

可是他,为什么在明知道一切的情况下,还要带着你来温家参加我爹地的五十大寿的宴请?”

温晴暖的唇角微微勾起,盯着被她拽着头发,整个人都趴在地上的凉小意,心中说不出的快意……默哥哥是她的!谁也别想从她手里抢走!

她温晴雪终于等到温晴暖那个贱人成了昏迷的植物人,再也对她构不成威胁了,结果“苏太太”的宝座却被这个死胖子捷足先登。

想到此,温晴雪心中恨意更浓烈,她的话越来越恶毒,“死胖子,你想一想,你有什么?长相?身材?……呵呵,这些你都没有,而你,却是默哥哥最恨的人,他为什么会娶你?他爱你吗?”温晴雪红唇蠕动,“醒醒吧,他,苏凉默,你名义上的丈夫,把你带来了他前未婚妻父亲的生日宴会上!

这里是温家,我拉你上楼换衣服,默哥哥欣然同意……他那么聪明,会不知道你跟着温家人走,会遭遇什么事情吗?”

唰!

凉小意的脸色比白纸还要惨白,她哆嗦着嘴唇,无力的辩解声,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她想起先前她有些犹豫随着温晴雪上楼换衣服,苏凉默却点头让她跟温晴雪走。

“不,不是的,苏先生不会这么对我的,你骗我的……”

温晴雪快意地睥睨着狼狈趴在地上的凉小意,轻笑起来:“呵呵,他不会?”温晴雪冷嘲:“默哥哥知道一切,这里的一切,都是在默哥哥的默许下进行的。不然你以为默哥哥把你带来我爹地的生日宴会,是为了让我温家的人认识一下你凉小意这个人的吗?”

凉小意的瞳孔骤然收缩……她的心在颤抖,苏凉默当然不会是让温家的人认识她凉小意这个人才把她带来温家的。她没办法反驳温晴雪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苏凉默……你就这么恨我吗?

凉小意两眼无神,温晴雪鲜艳的红唇绽放出炫目的笑,残忍而恶毒。她的眼中此刻的亮芒几乎让和她同一阵营的那些女人害怕的下意识后退一步,离她远一点。

温晴雪倏然抬起脚,朝着趴在地上的凉小意踹了过去,高跟鞋又长又细的金属高跟毫不留情地一脚一脚落在凉小意的身上。

温晴雪猛地看向那群千金小姐,道:“你们还不动手?这样的机会可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有的。错过了可别后悔。这可是替我姐姐报仇呢,你们不是我姐姐的闺蜜朋友吗?”

温晴雪的嘴角露出冷嘲……闺蜜朋友?呵呵,温晴暖交往的这群朋友闺蜜,明面上与她好的要死要活,暗地里眼睛可都盯着她的未婚夫呢。

那些女子听到温晴雪的话,眼中犹豫一闪即逝,随后各个凶相毕露。全都围住了凉小意,拳头,高跟鞋,耳光……凉小意无助地闪躲,可是她躲开了这个人的一拳头,又会遭到另一个人一巴掌。

仿佛这些拳头永远没有止境。脸肿了,胳膊上,大腿上血流如注,那是身旁这些女子的高跟鞋所伤。

这些拳脚相加的疼痛,却比不上心里的疼。

忽然那个穿着黑色小礼服的女人喊停。

温晴雪冷面相对,讽刺道:“王湘,你不会突然对这个恶毒的女人产生了同情心吧。”说罢又呵呵一笑,径自掏出烟盒,一根女士的细烟叼在红唇间,“啪擦”一声,精致昂贵的打火机点燃了红唇间的烟,温晴雪瞭起眼皮瞟了一眼对面的黑衣小礼服的女子:“王湘,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忍心了?……你刚才下手可是够狠的。”

“嗤,”那黑衣小礼服的王湘,画着浓妆戴着夸张美瞳的猫眼不屑地瞥向温晴雪,“晴雪,你也太高看我了。我王湘可没有那高尚的道德,对着一个害惨了自家闺蜜的恶毒女人施舍本就不多的同情心。”说到此处,王湘垂下眼皮,视线落在蜷缩在地上的凉小意身上,“再打,可真就要出人命了。

再说了,打也打累了,换个玩儿法吧。”

“那你说,怎么玩儿?”

“我看她这件衣服不适合她,就……剥光了扔到游泳池里怎么样?”卷发妖娆的王湘伸出一只手,朝着温晴雪道:“烟拿来。”

“好。”细长的女士烟从温晴暖的两指间递到了王湘的手里,王湘突然弯下身子,手里的烟头朝着凉小意的手臂烫了下去,“滋”的一声,空气中散发出皮肉烧焦的味道。

凉小意疼的全身冒冷汗,贝齿狠狠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声惨叫的呼痛声……她没有错,她绝不会在这些身份高贵的恶徒面前低头!

凉小意抬头狠狠瞪向那些女子,她的眼中除了满满的恨意,还有藏在眼底深处的心痛悲哀。

温晴雪撇唇:“王湘,你也太会玩儿了吧。”

凉小意的双眼看着这些嘻嘻哈哈谈笑风生的女人,她第一次憎恨苏凉默这个人。

温晴雪的那些话,还历历在耳,身上的疼痛,正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因为苏凉默带她来参加温家人的生日宴会。而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苏凉默那个男人默许的。

对啊,那个男人,他是苏凉默啊,他那么强大,如果没有他的默许,谁敢这样对待“他的妻子”?

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凉小意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那些围在她四周的女子也因为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停住了嬉笑,一个个看着被她们围在正中央的女子。

凉小意一言不发,默然地朝着温家大门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走的十分艰难,脚上那双由苏凉默亲手给她穿上的高跟鞋,早就不知道在刚才的一轮折磨中,掉到哪里去了。不过没关系,她不需要了。

“喂!死胖子,我准你走了吗!”温晴雪片刻愣神之后忽然冲着凉小意的背影狠狠叫道。凉小意身子顿了一下,然后僵硬而艰难的转过身,眼神默然无情地盯着温晴雪,冷冰冰地开口:

“温晴雪,别再惹我,除非你这辈子都不会去美国治疗……你最好祈祷你这辈子不会病情严重到必须去美国治疗。在那个国度,凉小意这个名字还是会有许多拥有名望的医生买账的。”言下之意是说她凉小意如果愿意封杀国内某个病人,在美国,这个病人绝对就上了那些拥有名望的医生的黑名单。

温晴雪瞳孔剧烈收缩:“你威胁我?”

“呵。你可以试试看。”

凉小意冷笑着说完这一句,转身艰难地一步一步离开温家的别墅。

尽管温晴雪不相信凉小意那个女人有这么大影响力,但是她潜意识里还是不敢再去招惹凉小意了。

赤着脚,凉小意从温家的侧门离开了这个让她受尽了屈辱和虐待的地方。温晴雪的话犹言在耳,凉小意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别墅区都比较偏僻,没有公交,没有的士,也没有**。

她的脚在柏油马路上走出了水泡,她却仿佛没有察觉不到疼痛。没有目的的一直走。身上的衣服早就撕裂开许许多多的小口子,手臂上,大腿上,到处都是清晰可见的伤口。

“哗啦啦……”雨,突然倾盆而下,凉小意没有躲雨,她突然蹲下身子,蜷缩地抱起脑袋……泪水,无声无息,顺着脸庞,借着雨水的遮掩,如同溃堤的河水,汹涌澎湃。

温家

别墅二楼的书房里,温振海留苏凉默单独说话,“凉默,你明知道凉小意害了晴暖,却还娶了这个女人过门,晴暖若是知道,不知道要怎么伤心了。”

“晴暖不会知道。”苏凉默没有犹豫。

“凉默,人走茶凉是不错,但是晴暖才刚刚出事没多久,你就有了新人忘记旧人了?你凭什么说晴暖不会知道?你就料定晴暖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吗?”温振海痛惜道。

苏凉默看了温振海一眼,正要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苏凉默掏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陆沉”。蹙了下眉,苏凉默按下接听键。

“你再不去追你家那位娇妻,人就要跑没影了。”电话那头传来陆沉一声轻嘲:“兄弟一场,别怪我没提醒你。你那位娇妻恐怕是在温晴雪那小婆娘的手里吃了不小的亏。我刚才看到她一瘸一拐从温家的侧门离开了别墅。”

苏凉默心中一凉,来不及与温振海打声招呼,揣着手机快步从温振海的书房跑下了楼。

他把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果然没有找到那个女人的身影,苏凉默抬头一眼看到对面迎面走过来的温晴雪,眼神顿时冰冷:“小意呢?”

温晴雪愣了一下,面上娇美的笑再也保持不住,“默哥哥在说谁?”

苏凉默陡然靠近了温晴雪,居高临下地睥睨这个长相娇俏可爱像极了邻家妹妹的女孩儿,声音冰冷,“我问你,小意,我的妻子,你对她做了什么?”

娇美的容颜顿时僵硬住,随即十分可怜地说道:“我不知道默哥哥在说什么。雪儿只不过是带着小意姐姐去换了衣服,换完衣服后,小意姐姐说她想要自己去逛逛。雪儿也劝过她赶紧回到宴会上,不然会惹得默哥哥担心的。”

苏凉默的眼神冰凉,全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远气息,他低头冷冷看了一眼温晴雪:“最好你说的是真的。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祈祷我妻子没有什么事,否则,我不保证我不会对你出手。”

说罢,苏凉默再也不留,飞快地冲出温家的宴会,在苏凉默的身后,温晴雪嫉妒地发狂,对于凉小意的怨恨,又更加深浓……都是那个死胖子,默哥哥居然为了那个死胖子对她这么凶!迟早有一天,她温晴雪要取代那个死胖子!

苏凉默不敢耽搁,跑出了温家宴会,上了车,银色的玛莎拉蒂像箭一样飞射了出去。而宴会之中的人,对于苏氏财团这个掌控着S市几乎半数的财富的男人,突然之间冲出了温家别墅的举动,内心充满了不解。

稳重如苏凉默,此刻却慌了神。

那个笨女人,身上没有钱,手机和背包,都落在他的车上。

哗啦啦。外面雨越下越大,笨女人又没带伞,怎么办?

银色的玛莎拉蒂沿着别墅的路,一路开,一路寻找……他已经找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仍然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

苏凉默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不!他必须快点找到那个笨蛋。

丢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眼看到屏幕上显示“陆沉”两个字,苏凉默尽管焦急,还是伸出一只手去,按下接听键。

“凉默,你必须快点找到凉小意。她出事了。”

苏凉默心里猛地一跳,耳朵嗡的一声,有几秒的耳鸣,而后突然朝着手机那头吼道:“陆沉!你说清楚!什么叫做小意出事了!”

电话那头的陆沉听到电话里苏凉默的愤怒大吼,不禁一愣……他认识苏凉默半辈子了,从来没见过苏凉默这样失控的状态。就是在得知温晴暖成了植物人的时候,也只是面上一闪而逝的微愣。

“凉默,你听我说。刚才我在温家别墅的阳台上偶然听到了几个女人的闲聊。她们聊天的内容就是凉小意。”陆沉说道,苏凉默不满他给出的讯息,蹙眉冷到:“说重点。”

陆沉被噎了下,连忙说道:“原来刚才温晴雪把凉小意带到了温家的后花园,她们一群女人围殴了凉小意,本来是要把凉小意扒光了扔到游泳池里的,没想到最后那个凉小意自己爬起来了逃了出去。”

一股强烈的愤怒涌上了苏凉默的心头……尽管以前怎么恨凉小意,但是他都没这么对过她,她们怎么敢!

苏凉默得眼底闪过熊熊怒火,对着电话那头的陆沉,咬牙切齿的下了一道命令:“去查,这件事,有谁参与,主谋是谁,帮凶是谁,全部都带去TY,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下午,我要在TY见到这些人,一个都不落!”

啪嗒……陆沉傻眼地看着手中的手机,苏凉默就这样把电话挂了?

楼下突然传来一群女人的嬉笑声,陆沉站在阳台上,垂眼看下楼下宴会桌旁谈笑玩闹,不亦乐乎的女人们,唇瓣勾起冷意的笑……上了苏凉默的黑名单,这些女人也快活不了多少时间了。

陆沉掏出手机,响了两声,电话接通,他把情况简单明了对电话那头说了下,传递了苏凉默的意思:“总之,明日下午之前,这些人,全部送去TY。”

……

又过去半个小时,随着时间越久,苏凉默心中的担忧越甚。如果再找不到那个笨蛋的话,他就准备出动苏家云门寻人了。

突然眼角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苏凉默猛地踩住刹车,车子在发出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猛地停住,他等不及拿雨伞,冒着雨冲了下去。

几步冲到路边的靠椅前,苏凉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她浴血救他的那个废旧的防空洞前。

手,捂住了胸口,那里正剧烈的抽疼。苏凉默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那蜷缩的身影紧紧地拥进了怀里。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强占:误惹冷清总裁,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