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程习之陶乐乐小说完整版免费看 程习之陶乐乐小说萌萌暖妻男神老公强势爱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3 9:30:17

程习之陶乐乐小说叫做《萌萌暖妻,男神老公强势爱》,这里提供程习之陶乐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值午饭时间点,西餐厅里人很多,大概也是她们这桌的气氛很怪异,用餐的人们时不时地都上来瞟一眼,然后再垂头低语几句。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陶乐乐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怎么不说话?”孙敏一眼就瞧出她在心虚,“呵,我原先看你的照片,还以为你是个多老实的女孩子,果然是会叫的狗都不咬人啊,想不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不知廉耻的下贱货!!”

精彩章节:

程习之叹息般叫了她一声,“妈,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我和雅醇没可能,力维也不喜欢她。”

“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没可能?”温静气得抓狂,“雅醇多好啊,温柔善解人意,又从小跟你一块长大,青梅竹马的。你小时候明明就那么喜欢她。”

“那只是你想的而已,我再说一次,我不喜欢她。”

“呵,你不喜欢她,那你喜欢谁?是刚才那个小贱人吗?我告诉你,你别被她那张脸给骗了,外表越是清纯的女人就越是会骗人,别看她在你面前是这副柔弱不堪的样子,指不定背地里多放dàng呢。不然怎么可能会想着用力维来接近你?”

程习之挑了挑眉,不咸不淡的样子,“你不也经常利用力维让雅醇跟我亲近吗?”

“我……”温静顿了顿,又摆出一副慈母的样子,“我那都是为了你好,雅醇那孩子多好啊,对你好,对力维也好,还一心一意喜欢你这么多年。”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讨论这个问题了。”程习之明显不买她的账,他脸色很冷,说出的话也不带任何感情,“力维不是你想让雅醇进程家的工具!”

温静:“……”

哼,都怪刚才那个贱人。

若不是有她,力维怎么可能不喜欢雅醇?

只要力维喜欢上雅醇,还愁雅醇进不了程家吗?

温静想着,灰暗的眸子里倏地起了一抹光亮:不喜欢也不要紧,她还有一个杀手锏没用呢!

别的事情她不想管也管不着,但是她温静,是绝对这辈子只认罗雅醇这一个媳妇的。

好不容易那个女人倒了,她绝对不可以再失去机会了。

这一次,她定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陶乐乐站在楼下的停车处静静地等待着,想着刚才几个护士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样子,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微肿的脸蛋。

她最近可还真是倒霉啊!

就连巴掌都不知道挨了多少个?

不过这些所有的折磨与现实加起来,都不敌在公寓里程习之看她的那个眼神令她心痛。

十年里,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里,她都在想,若是有朝一日,她能在见到当日帮助她的大哥哥,她一定会以这一生最美的姿态面对他。

她想告诉他,有个小女孩,心心念念地盼了他十年。

这十年里,她为了他……

呵呵,想到这里,她又自嘲般笑了笑。

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

程习之从医院大楼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仰天自嘲而笑的陶乐乐,那抹浅笑给人的感觉很绝望,无助,迷茫……

莫名地,他心里就是一阵烦躁。

烟瘾这时候又上来了,大掌伸出裤袋里取出来一根烟,点燃了以后才向陶乐乐走过去。

男人步子很稳,走起路来时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危险又充满诱huò,尤其是他还时不时抽烟的样子,更是荷尔蒙爆棚,简直就是行走的春//药。

他很高,面色又冷漠深沉,再加上他身上独有的清冷矜贵的气质,令人只看一眼,就会觉得这辈子都难以再忘怀。

陶乐乐亦是,她本就对他一直存有幻想不说,仅有的几次重逢好像也都是不那么愉快,所以,她只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看他了。

她怕他,尤其怕看他深不可测的眸子,她怕她的眼睛会泄露她的底价,她怕她的眼睛会一再地告诉他,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程习之跟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俩个人都不说话,就那样站了好半天。

待那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程习之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好听却没有温度,“陶小姐,听说你很缺钱?”

“?”陶乐乐不懂他这么问她是什么意思。

男人也没等她回答,掀起眼皮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后,从裤袋里取出来一张支票递给她,“不知道上面的这个数字可令陶小姐满意?”

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再蠢的人也大概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了。

豪门人家向来不都是用这一招打发她这种“居心不良”的人的吗?

陶乐乐看着面前的支票,苦涩地笑了笑,一百万!

嗯,够外婆几个月的住院费了。

她没有接,黑白分明的杏眸眨也不眨地看着男人冷漠不耐的脸,“程先生,你也认为我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力维的吗?”

程习之没有答话,只是重新抬了一下递支票的那只手臂。

半晌微微地眯了下眼眸,“陶小姐是嫌这个数目太少吗?不如给程某说个价?”

陶乐乐下意识地就想要解释,“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跟力维……”

男人不待她说完,就凉凉地截断了她,“开个价?”

陶乐乐懂他这是不想再跟她纠缠的意思,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程先生,是不是我接了这张支票,你就能放心一点?”

男人依旧沉默,陶乐乐不再坚持什么,只是认命地接过来了他递的支票。

这一百万,她一定会好好珍藏!

男人见她接了支票,似是大松了一口气的意思,转身就朝医院大楼的方向走去。

陶乐乐紧握着手里那张还沾有他手指温度的支票,对着他挺拔的背影问了句,“程先生,我明天可以来看力维吗?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男人回过头来,狭长的眼眸里透着一股不屑,“我以为刚才那张支票已经说得很清了。”

…………

虽然程习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她也不想给他再造成任何的误会和困扰,但陶乐乐仍旧是每天下了课以后都来京都儿童医院的楼下站一会儿。

她不会上去,也没有找护士打听程力维的情况,只是每次站够半个小时以后才悄悄地离开。

算是一种道歉的方式吧。

程习之有好几次开车来的时候都能见到那抹倔强的身影,但他只是抿着唇,没有想要赶人的意思,也没有被她感动的样子。

倒是邹昊每次见到她的身影时,总是会忍不住啧啧几声,“真没想到这个陶小姐骨子里这么倔,就是可惜了,生在了那样的家庭里。”

后座上眯着眼的程习之淡漠了睨了他一眼,“你对她有兴趣?”

“咳咳咳……”邹昊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程总,这种玩笑开不得。”

要不是你们父子俩一个不清不楚地睡了人家小姑娘,一个莫名其妙地对人家小姑娘喜欢得不得了,他一个特助至于操这么多的心吗?

不过这些话,他也就敢在心里说一说。

程习之懒得再搭理他,“没兴趣就少说起她,尤其力维面前,懂?”

最后一个字,男人说得极具威胁意味。

程习之一向严肃深沉,即使他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常常猜不透他的心思。

但他确实是极少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邹昊恭敬谨慎地点了点头,“程总,我懂了。”

就没见过这么冷血的资本家。

…………

眨眼之间,就距陶乐乐和康衍炜结婚不过两天的时间了。

也不知道康家人是怎么想的,都这节骨眼上了,还不安排拍婚纱照流程也就算了,甚至连安排和康衍炜见一次面都没有人提。

生在她这样的家庭里,又在饭桌上听惯了那个圈子里的流言,她多多少少也猜出来。

康家这样的暴发户看上她,无非就是因为她这张脸,还有她名牌大学的名声。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连个婚礼都不想给她,不过是打着结婚的旗号,先让她去康家试试水,不行的话,她们还可以再退回来,行的话再大摆婚礼,或者,说不定哪一天她睡在了哪个合作商或是投资者的床上。

不过,这些都是她的命,她逃不过。

还有几个月她就大四了,偏偏她想进的集团没有打算招人的打算,其他的集团她又看不上。

再加上要结婚,也不知道自己能工作多长时间,所以索性也就不找工作了。

午休间隙,她趴在宿舍的小书桌上发呆,满脑子都是两天以后的事情。

她不敢想象,若是被康家知道了她不是处的结果以后,康家会怎么对付她?

而她的父亲,更会如何对付她?

他清楚明白她的软肋,她在他面前几乎毫无反手的能力。

本来程习之还是她的希望,现在看来,那其实应该说成是奢望才更贴切一些。

蒋倩南买雪糕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陶乐乐正恹恹地趴在桌子上叹气。

她嘟嘟嘴,眸子里染了些怜惜,“陶子,你是不是不想嫁到康家?你告诉我实话,如果你实在不想,外婆的医药费我来想办法。”

陶乐乐接过她递过来的甜甜筒,苦涩又欣慰地笑了,“你来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你知道外婆一个月住院要花多少钱吗?”

“二十万?”蒋倩南眨眨眼,“你不用管我,只管说数字,我负担得起。”

陶乐乐冲她摇摇头,笑得有些无力,“傻瓜,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她的背后是有段家,段家是能帮她这些忙,可是,她和蒋倩南非亲非故的,怎么可以让她为自己做那么多呢?

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过,虽然段家不差她这一个养女,蒋倩南平时又大大咧咧的,可她知道,豪门里的生活又岂是一言半语能说得清的。

蒋倩南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垂下眸,有些自责,“陶子,对不起啊,我帮不到你!反而,反而还害了你,现在想想你生日那天我简直是太蠢了,京都那么多权贵,我们攀不上程习之,完全还可以想想别人啊,你说万一咱们要是成功了,你还至于有今天这样的困境吗?哎呀,我真是蠢死了。”

说到最后,蒋倩南差点儿将手里的甜甜筒摔了。

陶乐乐看她有些炸毛的样子,差点儿要笑出声来,“南南,我真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命不好,明明知道我和程习之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还痴人说梦地想要睡他一次。”

她这个观点陶乐乐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就像她最喜欢的那个作词人林夕说的:

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爱情也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

她和他的启昂哥哥亦是如此,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喜欢和陶乐乐做朋友的原因,她们心里都有一个永远都不可能的人,共同话题太多了。

蒋倩南正想转移下话题调解一下这沉重的气氛,书桌上陶乐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陶乐乐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接了起来,她礼貌地问好,“你好,我是陶乐乐。”

那端沉默两秒,传来一声并不太友好的女声,“我是康衍炜的母亲孙敏,不知道陶小姐有没有空到博远大厦的西餐厅来一趟?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有拒绝的理由吗?

只得回复,“伯母,我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到。”

后者随即掐断了电话。

蒋倩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机,“康家打来的?”

“嗯。”陶乐乐点点头,三两口地将甜甜筒吃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大概是想找我谈一谈两天后结婚的事,我过去一趟。”

蒋倩南听说过这位康太太,业里的名声似乎不太好,于是不放心地也站起身来,“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陶乐乐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跟上来,“我一个人能搞得定。”

她第一次见未来的婆婆,怎么可以拉上别人一起去呢?这样未免太不礼貌了一些。

何况听她刚才语气那么不友好,想着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她是一个极看重自己自尊的人,不希望被人羞辱的时候有别人在场,何况这个人还是对她那么好的蒋倩南。

博远大厦离学位这里并不是很远,坐公交的话也就十几分钟,她刚上大一的时候还经常去那里打工,也知道那里只有一家西餐厅,地方不大,但西餐做得很有名。

到达西餐厅,不多不少正好半个小时,她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打理了一下自己,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以后,才吐了口气,信步走进了西餐厅内。

之前在这里打过工,店里的服务员也都跟她很熟,得知她是来找孙敏的,立刻给她指了指位置。

她微笑着点点头走过去,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等下不管对方说什么难听话,都一定要忍过去,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

孙敏坐在正对着她的位置,从她走过来那一刻起,她精明的眸子就在陶乐乐身上扫来扫去的。

陶乐乐落落大方地坐下,“伯母,您好!”

孙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

半晌以后,孙敏也打量够了,将手边的文件夹推到她那边。

陶乐乐接过来打开,本以为会是结婚协议之类的,没想到打开来却是一张妇产医院的B超单。

而且B超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她的名字。

而下面的B超结果显示:宫内早早孕,三周左右。

附在B超单后面的是一份HCG血液检查结果。

显示也是宫内早早孕。

同样名字也是她的。

陶乐乐震惊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脑袋里似有巨大的轰鸣声,她觉得难受得厉害。

孙敏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一脸轻蔑地看了看面前坐着的可人的少女,“不解释一下?”

“……”纵使她陶乐乐再怎么不怕事,这一刻也被吓着了,小脸苍白一片,握着B超单的纤白手指隐隐发抖,“伯母,我不知道您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但我可以跟你保证,这绝对是别人的恶作剧,我从来没有去过所谓的妇产医院,更没有怀孕。”

孙敏点点头,将咖啡杯放下,“陶小姐,我听你父亲说你很洁身自爱,既然你说这是有人恶作剧,那为了公平起见,你现在和我去一下妇产医院,只要医生证明你还是清白的,我就相信你。”

“什么?”陶乐乐难以置信地看向她,怎么也相信不了这种话居然会是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你不愿意去?”孙敏眉宇之间的厌弃之色已经压制不住了,“呵,陶小姐,你以为我们康家是那么好糊弄的吗?你以为你若不是清白之身,我们康家还会要吗?两千万能是那么好拿的吗?”

“我告诉你,今天除非你答应跟我去医院验明真身,否则这场婚事就作废,想糊弄一下就嫁到我们康家来,你想都不要想,我们康家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利刃一样尖刻的语言打在她的心上,剜得陶乐乐的心刺刺地抽痛。

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像潮水一样地侵袭着她所有的感官,她不知道是谁在这样陷害她,更不知道这个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无助,绝望,迷茫,绝望,眸底更是从未有见的恐慌。

精致的鹅蛋脸上半点血色也没有,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瓣,杏眸里迅速起了一层薄雾。

正值午饭时间点,西餐厅里人很多,大概也是她们这桌的气氛很怪异,用餐的人们时不时地都上来瞟一眼,然后再垂头低语几句。

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陶乐乐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怎么不说话?”孙敏一眼就瞧出她在心虚,“呵,我原先看你的照片,还以为你是个多老实的女孩子,果然是会叫的狗都不咬人啊,想不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不知廉耻的下贱货!!”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萌萌暖妻,男神老公强势爱,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萌萌暖妻,男神老公强势爱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