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小说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9/13 17:38:14

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叫做《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又名《娶一送一,妈咪别跑》,作者:南筝。提供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他大步离开了,气息却如阴云如噩梦挥之不去,折磨着姚梦琪。她觉得很委屈,她只是真心想帮别人。在他看来,却变成了心机歹毒。是不是她做任何事,都是错的?

精选章节

“大哥,你不要责怪梦琪好吗?她没有偷懒,是我让她每天来陪我的!”

每天?为什么荷妈对此只字不提?

但夜寒轩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点头。“花圃那边种了你最喜欢的许金香,过去看看?”

“嗯!梦琪,你也一起吧?”

“那个……我突然想起还有事情没干完……”

“走吧!”夜寒轩扫了她一眼,目光分明在说。如果敢拒绝,你就死定了。她自然没那个胆量,只得跟上他们,但一直保持一段距离。

看着远处悉心照顾夜凌辰的夜寒轩,姚梦琪仿若看到了另一个人。原来……他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原来……他笑起来那么好看。就像冰山融化,无比璀璨。原本出色的五官更加迷人,少了冷酷无情,多了一份温暖,连她都忍不住要沉醉其中。

不知为何心跳加速,双颊泛起灼热。

直到他转头,冰冷又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魔法瞬间消失,他又变回了那个冷漠的夜寒轩。她如梦初醒,他的柔情,只为他在乎的人。而她得到的,永远是他的嘲讽,绝情,残忍。

姚梦琪在原地站了半个来钟,觉得自己实在太多余,便独自回了房。没过半小时,有人来敲门。叩门声低沉,沉稳,每一下都像敲在她心头,倍感压力。磨蹭着起身开了门,见夜寒轩黑这张脸,额上青筋微突,赶紧要解释。

可刚一张嘴,脖子就被他掐住了,整个人被推到墙上。他大拇指至卡住她的喉咙,指骨“咯咯”作响。“你到底想干什么?”

“……”姚梦琪被掐得气都喘不过,哪说得出半个字。“咳……咳……”

夜寒轩稍微放轻手指力道,但还是掐着她不放。“说!接近凌辰,有什么目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看得出他很在乎夜凌辰,真的可能失控把自己掐死。

“难道荷妈没告诉你,不要去招惹他?”

“有……我我只是喝醉了酒,误入他的房间……”

“误入?”夜寒轩显然不信,冷森森一笑。“姚梦琪,你的借口能再拙劣一些吗?”

“真的!我发誓!知道他的身份后,我就想走,可他一直让我陪他!我不忍心,只有答应!”

“你在可怜他?你有那个资格吗?我知道你恨我,想要利用他来报复我!但我警告你,招惹他,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我没有!”他怎么能把她想得那么恶毒。“我只是单纯想对他好……”

“然后呢?等他完全相信你之后,就嫌弃他,将他弃之不顾?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他的目光冷如千年寒冰,手指毫不留情,姚梦琪只能在他掌间瑟瑟发抖,以目光哀求他放手。

“你给我听清楚,离凌辰远点。但凡他出一点差错,我会让你们全家陪葬!”

他大步离开了,气息却如阴云如噩梦挥之不去,折磨着姚梦琪。她觉得很委屈,她只是真心想帮别人。在他看来,却变成了心机歹毒。

是不是她做任何事,都是错的?

夜寒轩回到自己房间,仍余怒未消,一拳狠狠砸在墙上!该死!是他疏忽了,是他低估了姚梦琪,竟然让她有机会接近凌辰。想照顾他,单纯对他好?呵!她当他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

也不看她冠的是什么姓,阮家没一个好东西!

曾经有个人骗过了他,深深伤害了凌辰。同样的事,他决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豪华房车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奚菲认真向夜寒轩汇报接下来一场重要会议的内容。手指从触屏电脑上飞快刷过,图像一闪而逝,却如同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他从小记忆力超群,任何东西只要看一眼,就不会忘记。

“击败另外五家公司,抢占先机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七十。您亲自去,绝对没问题。”奚菲信心满满。这几年在夜寒轩的带领下,寰球不断侵吞其他小公司,一步步成为了全A市最大的金融财团。任何事情只要他想做,就没有完不成的。

“一旦与云达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将大大拓宽寰球在东南亚的版图。”

“嗯!”夜寒轩的注意力仍停留在资料上。手机震响,他扫了眼,是家里的电话。“是我!”

电话那头的女人着急说了些什么,夜寒轩脸色微变,果断挂断电话。“停车!”

“奚菲,你代表我过去谈判!”

“可这事关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您亲自出席把握会大大增加!”奚菲说的是实话。但她不敢说出口的是,她一直渴盼着陪他出差,单独相处。她知道他已经是有妇之夫,勾引别人老公的事她绝不会做。她只想陪在他身边,哪怕只是围绕公事。

“我相信你!”夜寒轩拍拍她的肩膀,下了车。

“总、总裁……”奚菲叫不住他,失落地望着他坐进另一辆车里。

他做事向来公私分明,绝不让私事影响工作,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合作案。

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在意?

难道是……姚梦琪?

……

夜寒轩一路风尘仆仆赶回家,“凌辰呢?”

“二少爷在房间,每隔几分钟就问我大少奶奶在哪,说想见她!”荷妈面色沉重,“我担心这样下去,二少爷的情绪会再次失控。”

“让林医生过来!”

“是……大少爷……”荷妈犹豫着叫住他,“少奶奶在的这段日子,二少爷情绪一直很稳定,我已经很久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或许可以……”

“够了!”夜寒轩打断她,“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

一走进夜凌辰的房间,夜寒轩发现到处都是“姚梦琪”。十几张画像,几座石雕,全是她。或甜蜜或俏皮,与他眼中心机深沉的她截然不同。那个女人,果然很擅长伪装,用那副看似清纯无辜的皮囊,将凌辰迷得团团转。

“哥,你回来了!”

“嗯!”夜寒轩微笑着走上前,夜凌辰正在油画,主角果不其然又是姚梦琪。他觉得刺眼,接过他的画笔,“休息一下再画吧!”

“大哥,我想见梦琪!”夜凌辰期待地望着他,目光带着请求。

“她回家去了……”

“没有!她就在这个家里,我知道!是你不准她来见我,对吗?你看到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天,她就再没来过,荷妈也不肯让她过来!”夜凌辰越说越着急,情绪开始有点不稳地,紧抓住夜寒轩的手。

“大哥,我知道在担心什么!但我保证,梦琪她绝对不是那样的女人!你让她来见我,好不好?我好想她……好想好想见她……”

“中午想吃什么?大哥亲自下厨给你做!”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见她!”

“小时候,你最爱吃红烧排骨,我还记得秘方,只是有点手生……”

“大哥!”夜凌辰咆哮着打断他,“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梦琪!”

夜寒轩叹了口气,俯下身与他平视,语重心长道:“她不像你想的那么单纯,把她留在身边,只会伤害你!”

“你是怕我伤害她吧?”夜凌辰冷笑,“我知道自己有病,发作的时候像个疯子。但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我能控制住自己!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就让我见见她!”

“凌辰……”

“我什么都不想听!我要见她!我要见她!”夜凌辰如中了咒一般,嘴里只喃喃着这句话,不管不顾地往外冲。

“凌辰!你冷静一点!”夜寒轩想拦住他,却激得他更加疯狂反抗。轮椅一歪,摔了下去,但他还是拼了命往外爬,一边喊着。“梦琪……梦琪……你在哪里……我要见你……”

“梦琪……你在哪……出来啊……我要见你……大哥……放开我……我要去找梦琪……放开……梦琪……求求你出来啊……”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几度要冲出去,但想到夜寒轩的警告,又不得不退回来。她怕自己的出现让夜凌辰更加失控。

“梦琪……梦琪……”

叫声越来越凄惨,如同有一万根针在扎自己的心。她捂住耳朵拼命摇头,不去听,不去听……否则她也会疯的!

……

“凌辰,你冷静下来!”夜寒轩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夜凌辰扶上床,可他的情绪几乎彻底失控,面色狰狞,双目充血,一会鬼吼狼叫,一会又苦苦哀求他放他出去。

因为激烈反抗全身力气大得吓人,而他又不能伤害他,很难控制住。

“大少爷!”荷妈带着林医生匆匆赶来,他看了眼夜凌辰的情况,着急问:“少爷,要注射镇定剂吗?”

夜寒轩犹豫片刻,见他已经失去理智,只得点头。荷妈和其他佣人一起帮忙按住夜凌辰。林医生给他注射镇定剂时,夜寒轩转过脸,不忍心看。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打针……大哥……大哥救救我……”夜凌辰声嘶力竭地嘶喊,全身汗如雨下。过了一阵,药效开始发作,才慢慢安静下来,沉睡过去。

众人皆松了口气。

夜寒轩的心情却更沉重了。

“大少爷……”

“你们先下去!我会照顾他!”

“……是!”

夜寒轩到浴室拧了条毛巾,给夜凌辰擦脸。他脸上青筋突出,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揪痛了他的心,自责如同魔鬼。

如果不是因为他,他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答应过爸妈,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照顾好弟弟。他应该像天使一样无忧无虑,现在却变成……

眼里竟有了泪水,他深吸了口气,颤抖着将泪压下去。他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决不能先放弃!

姚梦琪!导致今天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算死十万次都不够!但他不会让她这么快死,她还有利用价值。这笔账,他以后再跟她算清楚!

夜寒轩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姚梦琪急忙迎上去。“凌辰,凌辰他怎么样了?”

他睥睨她的目光像冰刃,“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何必假装关心?”

“他的情绪好像很失控,现在呢?”

“利用他来折磨我,这不正是你的目的吗?恭喜你,如愿以偿!”她简直是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竟然利用他最关心的人来对付他。可她没有想过,他越在乎凌辰,她招惹他的下场,就越惨。

“不是你说的那样……就算你要羞辱我,也请先告诉我他的情况!”

“他一直吵着要见你,刚注射镇定剂!”夜寒轩推开她,大步走到吧台边倒了杯烈酒,仰头一饮而尽。此刻他心情烦躁得要命,如果不借酒浇灭心头疯狂燃烧的怒火,她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镇定剂……”姚梦琪打了个寒战。有那么严重吗?“那样对他的身体有害……”

“你以为我愿意?是谁把他害成这个样子!”夜寒轩怒吼。

“对不起……我……我以后不会再见他了!”她只是单纯关心他,可如果这样会给他造成伤害,她会远离他。

“你当然不会再见他……因为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夜寒轩眼里如有两团火焰在烧,冷声讥讽。“是不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在乎你?发疯似地找你?内心很得意吧?”

“……”姚梦琪瞠目结舌。他这是什么思维?明明是他警告她远离夜凌辰!

在他眼里,自己怎么做都是错的!怎么选择都该死!

“现在目的达到,就想一脚把他踢开?”夜寒轩双目一厉,“可能吗?”

“是你把他害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要你为此付出代价!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他的病一天没好,你就不能离开半步。如果他一辈子好不了,我让你用一生来赔!”

姚梦琪在夜凌辰床边守了一整晚,他憔悴的模样,总是令她忍不住心疼。夜寒轩的警告虽然恶毒,但事关自己最关心的亲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夜凌辰好。

而她,什么都不懂,莽莽撞撞误入他的房间,还自以为是地说要陪他,结果把他害成这样。

有时候,她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总是心软,一时口快就给别人承诺。未来如何,她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承诺守护别人?

药效过后,夜凌辰慢慢醒了过来。

姚梦琪一喜,“你醒了……”着急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林医生在外面,我去找他……”

“不要!”夜凌辰一把抓住她的手,力道虚弱,却执拗不肯放开。如同脆弱的孩子看到妈妈,眼神又惊又喜,却又不敢置信。“梦琪……是你吗?”

“嗯!是我!”

“真的吗?”夜凌辰脆弱得令人心疼,看了她好久,方才安下心,露出笑容。“……是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要走好吗?我想你陪着我……”

“可是,你的身体……”

“我没事!只要你陪我,我就很开心……”

姚梦琪只好坐下。虽然知道他是注射了镇定剂,并无大碍。但想到他昨天那么疯狂,还是很担心。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受不了情绪的大起大落。

“你还会离开吗?”

“不会!你大哥已经同意我照顾你!”

“真的?”夜凌辰笑得好幸福,如同琉璃,熠熠生辉。“我就知道,我大哥对我最好了……”

“嗯!他确实很关心你!”不是有句话说,就算是再冷漠无情的人,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吗?夜凌辰,就是夜寒轩心里最柔软的牵挂。他能做到对所有人残忍,对他却一点责备都舍不得,永远是最温柔的。

什么时候,他也能这样对她就好了!

意识到自己竟然开始期待,姚梦琪忙甩掉这可怕的想法。

她这辈子都不指望夜寒轩对她好,不折磨她已经是万幸了!

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奢望吗?

“昨天……你都听到了吗?”想到自己那么失控,夜凌辰不禁担心起来。

“……嗯!”

“那你会不会怕我?会不会讨厌我?”

“不会!”

“你撒谎!家里人都怕我!我知道自己病得很严重,白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逃避外面的世界。林医生说,这是抑许症。晚上却会很狂躁,像疯子一样。有时候伤了人,我自己都不记得!那天你不是说有人掐住你的脖子吗?那个人,是我!”他深深自责,害怕她不原谅自己。“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只是、只是不想你怕我……”

姚梦琪已经猜到了这一点,回想起他冰凉的手指,确实忍不住有一丝恐惧。他失控时,真的可能失手杀死自己吧?

“那天早上,你睡着了,我一直看着你。觉得你好美……就像……就像天使……我想把你留在身边……这样,是不是很自私?”

“不是!你只是生了点病,我们一起把它治好,好吗?你不要想这些,先把自己的心结打开。这一切,跟你的腿有关吗?”

夜凌辰点点头,“都已经二十年了,我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是个残疾人!每到晚上,这种感觉就更强烈。所以看到女佣能走路,我就会发狂,会伤害她们……”

“很小的时候,我父母就去世了。从我记事起,印象里就只有哥哥。那时候生活很辛苦,可是有哥哥陪着我,我一直过得很幸福。可他再怎么细心照顾我,都会有疏忽。”

“我哥从小就很有商业天赋,但他没有钱。为了尽快筹钱,他去当黑客,还给黑道洗钱,结果被对家追杀。他带着我逃跑的时候,我发生了车祸。”

真相往往触目惊心。

姚梦琪一直以为,夜寒轩与她不同,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却没想到,有那么一段黑暗的过去。和他相比,她所承受的那些根本微不足道。她没有资格批评他高高在上,自以为是,也没有资格委屈。

因为,他今天所有的成就,都是靠自己。

“我哥把所有错误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些年一直想尽办法弥补。其实,根本不怪他,他是为了照顾我,才做那些事情。可是,我好懦弱,我承担不起,就把错误推给他。肆无忌惮地伤人,有时候还对他发脾气,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对不起他的人,其实是我……”

夜寒轩也在门外守了一夜,听到了一切。他知道夜凌辰一直在逃避,不敢面对。他以为,他永远无法正视,逾越不了自己建的心墙。

没想到,会因为姚梦琪……

连最亲的好友奚扬也为她和自己翻脸。

是她手段太高明,还是……他误解她了?

翌日。姚梦琪正陪夜凌辰在花园里晒太阳,突然接到关禹帆的电话,说接了桩新案子,需要她帮忙,问她能否过去。

“现在?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立刻过来!”

“你……要走吗?”夜凌辰微笑着问,但目光难掩不舍。

“嗯!有一点急事!我会尽快赶回来!你不许偷懒,继续晒太阳,知道吗?”

“好!”

“我去叫荷妈来陪你!”

“好!路上小心一点!”夜凌辰目送她远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门口,才不舍地收回目光。他真的好喜欢她,也好依赖,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她。可这样会令她感到困扰吧?他不想成为她的负担。

“二少爷!要泡玫瑰花茶吗?您以前最爱喝的……”荷妈见他没什么精神,问道。

“不用了!我累了,推我上楼吧!”

“是!”荷妈暗自担心。二少爷的情绪已经完全被少奶奶左右,看得出,他已经对她产生了感情,而且不是纯粹的依赖。她不敢想象,如果二少爷知道少奶奶身份……

姚梦琪赶到律师事务所,关禹帆已经将资料准备好。她一接手就开始翻阅,“是什么类型的案子?”

“别这么着急,你看,额头上全是汗!”关禹帆贴心递上纸巾,调笑。“案子就在这,不会自己跑掉!”

姚梦琪眨眨眼睛,一脸俏皮。“现在遍地都是律师,说不定,就长翅膀飞了,让人给抢了呢!”

关禹帆笑笑,随后严肃面容。“这是一桩强暴案,受害少女年仅十五岁。媒体都还不敢报道,因为犯罪嫌疑人来头很大,这件事牵连极广,没有律师敢接。”

“不管是谁,做出这种事情,都该千刀万剐!”她知道身为律师不该加入个人情绪,可对方只有十五岁,他怎么下得了狠手。越是有身份的人,越不可饶恕。

“你认识!”

“……我认识?”

“顾绝!”

关禹帆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姚梦琪却如遭雷击,耳旁轰隆作响。他将她压倒在床那幕又浮现在眼前,手指猛地抽紧,脱口低咒。“混蛋!畜生!禽兽不如!”

姚梦琪真是快气死了,无耻的男人她见过不少,但顾绝绝对是最无耻最下贱的。不仅对自己做过那种恶心的事,现在连十五岁的小女生都不放过!就算死一万次都不够!

为什么偏偏这种恶心的男人有身份有地位,嚣张不可一世!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怎么了?情绪这么激动?”

“我只是觉得他太无耻!竟然向小女孩下手!”姚梦琪咬牙切齿。

关禹帆自然看出她反应强烈,绝不仅因为这桩案子,但他无意挑破。调侃,“有时候上流社会确实比较肮脏,法律反倒成了有钱人的保护伞。”

“那你会向权贵屈服吗?”

“如果是这样,我不会选择律师这个职业!钱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在意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

“我相信你!”听他这么说,姚梦琪就放心了。“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被侵犯的女生现在情绪还不稳定,无法接受我们的调查。我已经约好她父母,下午去她家里,看能不能从他们那得到什么有力证据。先把资料看熟吧!”

“boss!”秘书敲门进来,“林先生找您!”

关禹帆像是早料到,泰然点头。“请他进来!你先去会客室看资料!”

一个西装笔挺,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关禹帆请他入座。“好久没来了,还是铁观音?”

“嗯!表少爷,老太爷让我送些东西过来。您近几个月都没回家吃饭,老太爷让我问您什么时候有空?他最近都在A市。”

“你来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就没必要客套了!开门见山吧!”

“老太爷不希望您插手这件案子!”他也不再绕弯,直接道明来意,言语充满压迫感。

“我是律师,这是我的职责!”

“老太爷已经通知下去,现在没有人敢接这个案子!除了您!老太爷希望这件事就此平息,如果事情捅出去,对越家名声有很大影响。希望您看在是表兄弟的份上,就此罢手!”

见关禹帆始终面带微笑,却又不做任何回应,林沛猜不透他什么想法,继续说:“老太爷还交代,当年的事,是他过火了些。您这么做,他能够理解。但他希望您不要因为过去的事……”

“他以为我还在记恨那些,故意想整垮顾绝?”关禹帆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莞尔。“麻烦你转告他,我接手这件案子,是因为这是律师的天职!而不针对个人,更不针对上一代的恩怨。”

林沛愣了一下,“即便这样,老太爷也希望您不要插手!坦白说,如果你不是老太爷的外孙,老天爷早就动手……”

“灭口?果然是他一贯的作风!”

“看样子表少爷不打算再考虑。”

“嗯!他清楚我的脾气,我从不动摇自己做人的原则!”

“既然这样,我先回去复命了!”林沛也不想再做无意义的劝说,弯腰鞠了一躬,黑着脸走出去。

关禹帆将他送出门口,走到会客室,“资料看完了吗?”

“嗯!我找出了几点重要线索,或许可以从这里入手!”姚梦琪答道,想了想,问:“刚刚那个人,是顾绝派来的吗?”

“嗯!算是他的人,你怎么知道?”

“算是律师的敏感吧!”姚梦琪不免担心,“他是不是威胁你了?会不会对你不利?”

“不利倒不至于。”关禹帆的回答很是轻松,还悠然自得地泡了壶茶。“要喝吗?”

姚梦琪也不知道他是真轻松还是假轻松,看他的样子像是没事,可顾绝绝非善类。他要是发起狠来,真可能杀人灭口。“我觉得……要不然你雇两个保镖吧?”

“律师雇保镖?这倒是个新鲜事!”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接下案子,等于和顾绝作对,他不会放过你的!”

“听上去,你倒是很了解他!”

“没有!他们那类人不都那样吗?”姚梦琪一句话带过,“你不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回家路上也小心点!上车的时候,记得检查车子。尤其要检查车底有没有炸弹,还有……刹车,他们可能在刹车上动手脚!还有那个油箱……”

“走路的时候,不要想案子,说不定有人跟踪。还有进到家里,也要先检查一遍房间……”

听着姚梦琪连珠炮一般的“各种安全隐患”,关禹帆眉梢越挑越高,眼角难掩笑意。等她喋喋不休说完,才好笑问出一句。“还有吗?”

“暂时想到这些,还有其他的,回去想到再打电话给你!”见他表情一点也不严肃,完全跟听笑话似地,姚梦琪皱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认真的!”

“我知道!”关禹帆抿了口茶,幽幽吐出一句。“警匪片看得挺多吧!”

姚梦琪差点两眼一翻抽晕过去。他不知道现在记者和律师都是高危职业,随时可能得罪人,后果很严重吗?自己急得团团转,他怎么一点都不上心,还有心情喝茶?

“反正我话说到这,你自己考虑清楚!”

“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他寻味地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眼珠温和又灼灼然。分不清仅是玩笑,还是有所期待。

姚梦琪双耳一红,方才还流利得不行,噼里啪啦一大串。他一个问题丢过来,她却彻底怂了,说话都吱唔。“你是我的导师兼上司,关心你也是应该的……”

“这样啊……”关禹帆长长地“哦”了声,颇有些不怀好意。向来正经的男人一下子变得不正经,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因为实在太……诱惑了。姚梦琪的小心肝连跳几下。

“还是谈、谈案子吧!”怕继续这个话题,自己该稳不住,要失常了,姚梦琪忙将注意力转移到案件上。“现在去他们家吗?”

“嗯!走吧!”

“好!”姚梦琪跟上关禹帆,走了几步,忽然拉住他的手臂,坚定道:“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要退缩,好不好?贞洁对女生而言很重要,我一定要还她一个公道!”

关禹帆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脑袋,笑容温和却暗含不容忽视的认真。“放心吧!维护公正,是律师的天职,我不会退让!”

越家府邸。顾建城手执拐杖,站在沙发旁接电话。虽然已年过七十,两鬓发白,但他看上去仍非常有威严,精神奕奕,站姿挺拔。不难看出年轻时有多么威风凛凛。

两女佣分别端着水和药候在一旁,见他脸色越来越阴沉,不免有些害怕。老太爷脾气不好,大家都知道,除了……心肝宝贝孙子顾绝。每次他在,都能哄得老太爷眉开眼笑,简直是她们的大救星。

“这是他的原话?”嗓音透出军人特有的威慑力。

“是!我已经全数传达了您的话,但表少爷态度也很坚决。”

“逆子!跟他妈一样固执!”顾建城震怒,一把拍下话筒。他以为他是他的外孙,他就真的不会对他做什么吗?

“谁又惹老爷子生气了,欠收拾了?”一道调笑声传来,顾绝随之进了书房。神采飞扬,说不出地惊艳四座,引得两女佣红了脸。“小少爷!”

“哼?谁?还不是你这个孽障?”顾建城正在火头上,一拐杖直接招呼过去,打在顾绝手臂上。

外人看来动作极狠,但其实根本没有用多少力。他再生气,也不舍得伤自己的宝贝命根子。

顾绝却疼得“哇哇”叫,“老爷子,您下手也太狠了吧!好几个月不见,一见面,就要把宝贝孙子打成残废啊?”

“少给我嬉皮笑脸!”顾建城坐到沙发上,怒气未消。

顾绝赶紧凑上去,陪着笑。“怎么了?要不蒸个桑拿?游泳也行啊!单程赛还是双程?”

“出这么大事,你还有心情说笑?”

“什么事?”顾绝状似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哦,您是说强妓an案的事啊!我当什么大事!”

“这还不大?要不是我替你压着,早就见报了,叫我老脸往哪搁?你爱玩,我从来没管过,可是怎么能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实在没眼看!”

“老爷子,您是了解我的!我像做这种事的人吗?冲着越家少爷这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需要去强暴一个幼女?我不至于这么重口味吧!”

他这么说了句,顾建城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将信将疑,“你是说……有人故意陷害你?”

“很显然!”顾绝长臂一伸,懒洋洋窝入沙发,翘起二郎腿。还有心情玩手机,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你最近又得罪了什么人?”

“这可多了……您又不是不知道煤矿全A市有多少企业眼红,您一下让我接管好几家。人家看不过眼,想整整我,一点也不出奇。”

“混账!也不看看动的是谁的孙子!”顾建城龙颜大怒,“被我查出来,我一定要让他在A市混不下去!”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夜少的呆萌小娇妻,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