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小说作者南筝 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又名娶一送一妈咪别跑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9/13 17:38:42

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叫做《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又名《娶一送一,妈咪别跑》,作者:南筝。提供姚梦琪夜寒轩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她意识到他的目标是自己,转身想逃。但速度怎及顾绝,他一手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压在墙上,一张俊美得天人共愤的脸就那么凑了过来。

精选章节

姚梦琪和关禹帆上午就赶到受害少女琳琳家,她情绪很不稳定,一直躲在房间,她妈陪着她。他们只能从琳琳父亲那里打听到一些线索,知道琳琳并没有看到顾绝的脸,简单询问了一下状况。

他们一直等到深夜,琳琳的情绪还是没稳定下来,无法接受他们的询问,只得无功而返。

一路上,姚梦琪耳旁还回响着琳琳痛苦的哭声,她知道这种事情对一个女生而言,是多大的创伤。于是对顾绝愈发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即将他绳之于法。

“别再想案子了,看你整张脸都是黑的!”

“怎么能不想,毕竟事关……算了!你说得对,与其怜惜她,不如多想想该如何打赢这场官司,帮她讨回一个公道!”

“你很有正义感!”

“算是吧!小时候受过很多不公正待遇,最希望的有人站出来,伸张正义,可惜这样的人太少,所以立志成为一名律师。别人保护不了我,就自己保护自己,保护别人!”

“有时候真觉得你不止十八岁……”

“不过是经历多了,人成熟一些,看得透彻!”内心再多心酸,也无法对别人说,倒不如轻描淡写带过,至少看起来不那么脆弱。

“你在前面停车就好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不需要我送你?”

“不用了,又不顺路!”

关禹帆也没强求,在路边放下她,叮嘱了几句,就驾车离开了。

姚梦琪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叹了口气。强奸案刚结束,也不能松一口气。回去要面对的,亦不那么轻松,感觉好累啊!

回到家,姚梦琪立即赶往夜凌辰的房间。想到睡觉前和他聊几句能舒缓一下现在的心情也不错,却没想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不愿见到的人夜寒轩!就跟眼中钉似地,一见到就恨得牙疼。

夜凌辰立即发现她,眼睛瞬间变得明亮。“梦琪,你回来了!”

夜寒轩随之转头,面色黑压压的。已经十二点了,她还知道要回来?将他的警告统统当做耳边风吗?

“嗯!你们在聊天,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回房了!”

“不、不要……”夜凌辰着急喊住她,明明隔着一段距离,还是急着伸手想要抓住她。

“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聊吧!”夜寒轩起了身。

“哥,你也留下吧……”

“你想见的人回来了,不见得希望我在这打扰!”见他不安想解释,夜寒轩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开玩笑的!确实公司还有事!别聊太晚,早点休息!”

“嗯!你也是!”

“好好照顾他!辛苦了!”

夜寒轩极为客气地对姚梦琪颔首微笑了一下,她瞬间有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

冷面阎王夜寒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还对她笑?天要下红雨了吗?

但他经过她身旁,在她耳旁的一句低语,却立即打破了魔咒。“聊完过我房间!”阴森森的,耳旁直吹凉风。

她陡然清醒,他不过是制造和谐假象,不想让夜凌辰担心!她怎么能忘记,他是做戏高手!

夜寒轩的离开带走了压迫感,气氛又恢复了轻松。夜凌辰拍拍床,示意姚梦琪坐过来。“今天在外面忙了一整天吗?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累!”

“嗯!确实很忙!”她累得腿都在打抖,头脑发晕。律师真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

“在忙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这个……”

“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不过随便问问!”夜凌辰笑笑带过。其实内心有点失望,他无疑窥探她的秘密。但她的隐瞒让他不安,他想了解她的一切。

对她的占有欲,与日俱增,他担心到最后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会变得很可怕。

想到要去见夜寒轩,姚梦琪也没了聊天的心情,没坐几分钟,就说要回房睡觉了。夜凌辰没多留她,让她好好休息。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夜寒轩有他弟弟一半贴心就好了!

昏昏欲睡的时候还要勉强打起精神与一个大瘟神大魔王周旋,真的是一件很虐人的事!

不情不愿地磨蹭到夜寒轩房间,他坐在书桌后看文件。已经凌晨一点,他居然还很有精神。眼神锐利,任何细枝末节都不放过,很有大总裁的睿智风范。

可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尽快解决,回房睡觉才是正经事!

“有事吗?”

“凌辰睡了吗?”

“我走的时候还没有。”

夜寒轩抬头,眉心一蹙。无需说什么,姚梦琪就明白他的目光是在质问自己为什么没伺候夜凌辰上床再离开,咬咬唇吱唔。“他说让我先睡觉的……”

“不要搬出凌辰做借口!”

“我说的是事实!”

“我让你照顾他时,有强调过‘寸步不离’。而你很大胆,到现在才回来!”他非常不满。

“我有重要工作,不是出去玩!”

“到律师所是为了工作还是会情人,你心里比我清楚!”

“什么情人,他是我上司。等等……你派人跟踪我?”见他不容置否地冷嗤了声,一副理所当然,反倒是她做错事的样子。姚梦琪也有点恼了,“我不是你的奴隶!你这样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和隐私权!”

“奴隶?难道不是吗?”夜寒轩毫不掩饰对她的轻视,说出的话也极为伤人。“我似乎没给过你,我娶你是为了让你风光当薄太太的错觉!”

“你……”

“从明天开始,不许离开这个家!”

“你无权干涉我的生活!”姚梦琪满肚子反抗的话,可她知道他根本不会听,甚至有可能激怒他。脑筋一转,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如果你强行禁足,我确实无计可施!可我无法向你保证,我会以什么情绪面对凌辰!如果你不在乎陪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终日许许寡欢,无精打采的人!那么,你可以强行将我留在家里!”

姚梦琪在心里默默对夜凌辰感到抱歉!可是,他是她唯一的筹码。为了自己最热爱的工作,她顾不了那么多!

能骨气勇气和夜寒轩谈判,已经证明了一切。

果然,夜寒轩那张永远气定神闲,习惯掌控一切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双目一沉。

这个女人,抓住了他的软肋!

这些年,他之所以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迅速带领寰球成为全A市第一财团。就是因为他够无情,他没有软肋。只要任何人挡他的财路,他就会不惜手段清除。哪怕对方全家跳楼自杀,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在乎的人,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夜凌辰!

而她很聪明,抓住了这一点!

“凌辰很在意我们的关系,所以你努力营造和谐的假象。我愿意配合,条件是,我要工作!”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别忘了,你父亲的官运还在我手里!我动动手指,就能彻底断送他的官路,甚至……让他成为死囚!据我所知,他这些年,收受的贿赂足以判处十次死刑!”

姚梦琪紧握的双拳有了一丝松动,但这个时候,如果她退让,就满盘皆输了。

“我确实有很多东西被你掌握,无力和你对抗。但我只要有凌辰,就够了。我所求,不过是我父亲的安全,而你想要的……细至凌辰的情绪。”

“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谈判的女人!”

“所以,你的答案是……”虽然知道他很在意凌辰,还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已,害怕他又耍花招。

“我有其他选择吗?”夜寒轩交叉双手搁在书桌上,指骨顶着下巴,轻微婆娑。一双睿智的蓝眸里有波光在荡漾,嘴角上扬的弧度捉摸不透。他盯着她看了许久,半晌,才开口。“你说对了,我只想让我弟弟开心!”

“你出去吧!”

他没再说什么,又干练地继续整理文件去了。

姚梦琪勉强支撑着走出房间,整个人都是软的,靠在墙上直喘气。吓、吓死她了……

不过……

她赢了吗?

第二天出门没有遭到禁足,姚梦琪才敢确定,夜寒轩妥协了。接下来一个星期,她白天在律师楼,晚上回来陪夜凌辰,忙得晕头转向。但想到自己是在伸张正义,全身又充满了力量。

秘书敲门进来,“小许,有位先生在会客室等boss。boss现在赶不回来,你先去招呼一下?”

“嗯!好!我现在就过去!”姚梦琪忙整理好文件,感到会客室。推开门,里面的男人,竟是她恨得牙痒痒的顾绝。一双长腿搁在茶几上,说不出地泰然自若,一派纨绔公子的放荡不羁。

见有人进来,颇有些傲慢地瞥了眼,“你是谁?那家伙呢?”

光看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姚梦琪就想扑上去一顿乱打,但她忍住了。“boss在开会,没办法赶回来。我是他的助理,有什么事,您跟我说!我会转达!”

“就派一个小助理来打发,太不把我顾绝放在眼里了吧!”

“那您另选时间过来!”

顾绝还是第一次被人下面子,而且是个女人!她是脑子进水,还是眼瞎了?就算不知道他是谁,光看他这张脸这身份,都该迷得团团转,大献殷勤才对。

“站住!”

姚梦琪一顿,背对他,脸上流露出厌恶至极的表情。

“给我滚回来!”

他能再令人反感一点吗?

姚梦琪深吸了口气,倒回去。脸臭臭地别过一边,压根不看他。

“把脸转过来!”见她不动,顾绝真的有点想动粗了。“我说转过来!你他妈聋了!”操起一只烟灰缸,便朝她砸去。

一阵风从姚梦琪耳边刮过,紧接着传来玻璃与墙壁的撞击声,“咣当”碎了一地。外面的职员都吓得停止工作,但不敢进去。惹恼越爷,吃不了兜着走,没人敢招惹这位大爷!

姚梦琪在心里骂了七八百遍,不想再起冲突,才转过脸。

“我好像见过你……”

“您认错人了!我没见过您!”姚梦琪扶扶眼镜,刻意低了点头。“我去倒茶!”

滚烫的水注入茶杯,她有一万分冲动直接往顾绝脸上招呼。臭男人!禽兽!混蛋!

泡好茶,端到顾绝面前。他突然目光一紧,劈手摘掉她的眼镜,姚梦琪惊惶地试图阻止,但动作不及他快。“你”

“原来是薄夫人……”顾绝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漂亮的黑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她。因为惊慌羞恼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来,邪肆而放荡。“好久不见!甚为想念呢……”

他的嗓音低沉性感,对她做了个亲吻的动作,挑逗意味十足。见她更恼了,颇为愉快地笑起来,“这几天一直没睡好,很想你身上的味道……”

他捋起她一缕秀发,深嗅。“你的清香真令人魂牵梦绕……”

“请你放尊重一点!”姚梦琪推开他,一连退了好几步。

“开个玩笑而已,反应未免太强烈了?”顾绝像是很满意恶作剧的结果,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姿态,抿了口茶。笑着调侃她,“薄集团要倒闭了吗?竟然要少奶奶亲自养家糊口。”

“与你无关!”姚梦琪狠狠回他,“如果你是为了案子的事,现在就可以走!无论你做什么,这件案子,我们接定了!”

“看不出,还挺有正义感的!真当自己是正义女神啊?”顾绝居然开心得抑制不住笑起来,连嘲弄人的模样都显得挑逗暧昧,漂亮得不得了。

“不过本少没有跟女人谈判的习惯,让关禹帆过来!我们还有一笔账要算!”

“你想对他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瞧她紧张的模样,惹得顾绝更想逗弄了。好久都没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怎么能轻易放过?

他沉下脸,再次开口时,脸上露出了吸血鬼一般的诡异,冰冷。“跟我作对的人,下场通常都很惨!”

见姚梦琪因恐惧面色铁青,但又不得不佯装镇定的样子,顾绝继续吓她。“你说……我是要他一只手好,还是一条腿?或者把他的手脚都砍掉,卖到泰国马戏团表演人棍?”

一股寒意从心底钻出来,蔓延至全身,姚梦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你别乱来!这些事情都是犯法的!”

“法?”似是听到什么极可笑的东西,顾绝的神情都不是用不屑能形容的了。“在A市,我越爷就是法!我就算真要了他的命,又有谁敢说一个字!”

“不过,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莫不是和关禹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否则你以薄夫人身份,怎么会屈就给律师当助理!”

“那晚在床上挣扎得那么激烈,跟贞洁烈女似地,原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跟一个律师能得到什么,倒不如跟着本少!跟人妻偷情,我还真没玩过!应该挺过瘾的……”

顾绝突然一把攥住姚梦琪,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一手扣住她胡乱挣扎的双腿,灼热的薄唇蛮横地压了下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禽兽……放开我……”慌乱挣扎中,姚梦琪摸到茶杯,抓起就往顾绝脸上泼。

茶水没之前那么烫了,但还是很热,顾绝忙松开她捂住脸,痛得直抽气。“你敢泼我,活得不耐烦了!”

整间会客室都回荡着他的怒吼!

全身游走着恐惧感,姚梦琪怕得全身发抖。如果他真的做出什么事,她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好在这时,关禹帆赶了回来。姚梦琪如获大赦,忙跑向他。

见状,关禹帆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拍拍姚梦琪的肩膀。“你先回办公室!”

“可是……”如果顾绝迁怒于他就糟糕了!

“没事!这里有我!”

见他目光镇定,想是真有办法处理,姚梦琪才踟蹰着出去了。暗怪自己又沉不住气。如果因此给关禹帆带来麻烦,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关禹帆坐到顾绝对面,本来因为刚才的事心有不快,但见顾绝好像很疼,又看不过眼,取了冰块给他敷。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疼死我了!那个女人吃了豹子胆,敢往我脸上泼热茶,看我不弄死她!”

“你别乱来!”

“这么严厉做什么?怎么?你看上那女人了?”

“不关你的事!”提到这个问题,关禹帆心里不免有点烦乱。

“看来我猜中了……我就说,你怎么会再找女人当助理……”顾绝贼贼地窃笑起来,“你还不知道她是谁吧?没想到那女人还挺有手段!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等他和夜寒轩争个你死我活,他再渔翁得利,不是更好?反正他要的,不过是和那女人睡一觉。她心里爱谁,他还真没兴趣知道!

关禹帆不想再和顾绝谈姚梦琪,“你是为案子来的吧?我是律师,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就算是表兄弟也一样!”

“我靠!你不是这么绝情吧?明知我被人陷害,还助纣为虐?”

“目前所有证据都表明,你和这件案子脱不了干系!”

顾绝放下冰块,目光流露出寒意。看来,夜寒轩是真心要搞他一次了!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善类。惹毛了他,他还真跟他死扛到底了!谁玩死谁,还真不一定!

“你在想什么?”

“放心!我没琢磨怎么对付那个妞!我再怎么心狠手辣,也不会对未来的表嫂下手啊!”顾绝说得一派轻松,大喇喇拍了把关禹帆的肩膀,心里想的却是他与夜寒轩争得头破血流的画面。

如果他知道,三十年来唯一令自己心动的女人,竟然是别人的老婆,会怎么样呢?

姚梦琪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一直心神不宁,担心顾绝会对关禹帆不利。半个小时后,实在坐不住了,想借加水的机会进去看看情况,办公室却没人。

忙抓住秘书问:“他们呢?”

“总裁和越爷刚下楼了!你刚刚没事吧?越爷发好大脾气呢!”秘书担心地问。boss曾私下交代他们多照顾梦琪,可发生那么大事,他们却一个都不敢进去,实在说不过去。

但那是顾绝!随时可能要人命的!

下楼?难道是顾绝挟持了关禹帆?

姚梦琪越想越慌,连忙冲了下去。刚好看到他们上车,忙拦了辆的士追上去,一直追到一间饭店,两人走了进去。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也没有硝烟味,可谁知到顾绝又在耍什么花招。

姚梦琪不明状况,不好贸然闯进去,只有守在门口,一守就是四个小时,将自己饿了个半死。忙去附近便利店买了点面包,心想如果待会要真发生什么事,自己吃饱点,也有力气,总是没错的。

结果刚出便利店就看到顾绝和关禹帆拉扯。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去……”

“给我老实点,别动!妈的,再动我废了你!”

“快放开他”姚梦琪隔着马路就喊,连车都不管,风风火火冲了过去。

“妈的!叫你别动!听到没有!”顾绝七手八脚地搀扶醉成烂泥的关禹帆。本来就重得要死,还在那里推来推去,他都无语死了。换做其他人,早就一拳打晕过去!

他知道他不会喝酒,但哪里想到酒量差成这个鬼样子。才几杯威士忌,就摔倒桌子底下去了。

他不知道他们家住哪,只能往老爷子府里带。正巧老爷子也想见他,只是嘴硬,拉不下面子,当送他一份礼好了!

谁知这家伙倔得很,一听是去老爷子家,醉成这样还拼命顽抗,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我不要去……不去……”

“好,不去不去……你的手别往我脸上抓……想死吗!”顾绝费尽力气好不容易将关禹帆架到车边,刚要往里面塞。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狼吼鬼叫,“混蛋快放手!”

下一秒肩上着实挨了一记,背上一顿“噼里啪啦”乱砸。

“靠……搞什么鬼……”顾绝一手架住关禹帆,另一只手胡乱抵挡,根本使不上力,更别说回手了。包里装了石头吗?痛死他了!

“混蛋……无耻……禽兽……快放开他!”姚梦琪抓住包包拼命往顾绝身上砸,就跟疯了似的。

“住手!他妈给我停下!”顾绝好不容易才抓住一只手腕,扭头一看,顿时眼里冒火。“又是你!”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开罪他了!

先是泼热茶,现在又拿包砸他,敢情这女人是想整死他!

姚梦琪一只手被抓住,另一只拳头继续毫不客气地捶打。“快放开关禹帆!放开!”

“你搞什么鬼!该不会以为我要弄死他吧?”

“难道不是吗?你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姚梦琪累得气喘吁吁,却一点也不退让,拔高音量大喊。

“你脑子有病啊!我顾少要一个人的命,需要自己动手?”顾绝实在对她的想象力无语了,“你他妈看清楚,他喝醉了,我要送他回家!”

姚梦琪看了一眼,关禹帆伏在车上,蜷曲身体像只煮熟的虾米,好像难受得想吐,浑身酒味。这才慢慢停下动作,但还是警惕地盯着他。“你有这么好?”

“你知道他们家在哪?上车指路!”

“不需要!我会送他回去!”

“你有车吗?”

“打车!”

“他醉成这副鬼样子,有司机敢载我名字倒过来写!”

“看什么看!赶紧上车!”顾绝烦不胜烦,直接把关禹帆塞进后车厢。

“喂!你小心点,会弄伤他!”

顾绝都懒得搭理她,直接一个白眼翻过去。他对女人都不怜香惜玉,更何况男人!

解决完这个麻烦,下一个,就轮到找她算账了!

上了车,姚梦琪忙着照顾关禹帆。顾绝由后视镜扫了眼,不怀好意道:“我真该拍下来传给夜寒轩,看他会有什么反应!或者直接剪成片,豪门少妇出轨,找律师偷情!”

“如果夜寒轩满足不了你,为什么不找我?我敢保证,在床上,我绝对比关禹帆爷们!爽得连你妈都不认识!”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姚梦琪毫不客气回了句,顾绝一下拉下脸,黑沉沉的。“你再说一次!”

这女人未免太大胆了,竟敢这样顶撞他!活得不耐烦了!

姚梦琪鼻子出气,不想理他。

顾绝闷闷开了一段路,越想心里越堵,又忍不住出声嘲讽。“夜寒轩知道自己的老婆出轨了吗?或者他根本不在乎?”

“不关你的事!”

“你这已经是你今天第三次得罪我,你知道下场吗?”车厢内顿时阴云笼罩。

“我很清楚你有大把手段对付我!但请你不要牵连关禹帆!”

“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要这家伙的命!”

“你们什么关系?”

“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你说谎!”

顾绝原本就是随口胡掰,谁知她一口否定,倒是有点好奇。“为什么?”

“第一,你们不同姓!第二,我查过你的资料,一个二十八岁的人怎么可能是三十岁人的哥哥!”

“差点忘了你也是律师,喜欢翻人老底!还有第三点吗?”

“有!你不是好人!”姚梦琪斩钉截铁。

顾绝乐了,“你了解我吗?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好人?我可是A市慈善协会主席,每年捐赠的钱数以亿计。”

“那是因为坏事做得太多,怕遭天谴!”

“这一点你错了!我从来不信命!我只相信自己,我就是命!”顾绝口气狂妄,眉梢飞扬。一副运筹帷幄,睥睨天下,丝毫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姿态!

在这个世界上,能令他害怕的人,还真没出生!以他的身份,在A市打横了走都行。他想做什么,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太自信就成了自负,很可笑!”姚梦琪凉凉讽刺了句,“你可以专心开车吗?”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跟你说话!”

顾绝笑了,眉际唇角尽是飞扬的笑意。他鲜少真正开怀,在外面应酬,虽然也是笑笑的,但不过是伪装,那笑从未及眼底。此刻的笑却是真真实实从胸膛里逸出来。

这女人得罪他三次,还敢给他摆臭脸,夹枪带棒地讽刺。按照他的脾气,绝对让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确实很生气,可看到她那表情,又觉得很好笑,他真的好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或许,他想要的不止一夜。

牙尖嘴利的小猫,豢养在身边,偶尔心情来了逗弄一番,也是很有意思的!

……

两人合力将关禹帆送回房间,姚梦琪帮他脱了西装,拧来毛巾擦拭了一番。等他熟睡了,才走出去。

顾绝靠在沙发上,眉宇略显疲惫,一双眼睛却灼灼然,亮得像黑夜里的野兽。当然,他是一只极为漂亮的野兽,身形及面容都是一等一的。

“你怎么还不走?”姚梦琪厌恶地皱眉。

“你怎么不走?”

“我留下来照顾他!”

“我也是!”

“你没那么好心!”

顾绝莞尔,“你还挺了解我的!本少确实没那个闲心理他!”他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走向姚梦琪。

她意识到他的目标是自己,转身想逃。但速度怎及顾绝,他一手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压在墙上,一张俊美得天人共愤的脸就那么凑了过来。

“我们的帐还没算完!”

顾绝笑得很好看,妖魅异常,牙齿白森森的。肌肉愤张、结实,以漂亮的弧度伸展着,如蓄势待发的野兽,隐藏着难以预计的危险。

“你放开我!里面还有人!”

“不过是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你喊破喉咙,他也救不了你!”

“你究竟想怎么样?”姚梦琪火了。他是吃饱了没事做吗?总对她纠缠不休!可她真的很讨厌他!

“从来没有人敢不知死活得罪我……你敢做……就该预想到后果……”此刻的他丝毫不见戾气,反而温柔得如同情人间的呢喃。

仿若优雅的吸血鬼捕到猎物,却并不急于将她吞入腹中,极有心情欣赏她走投无路的模样。

“那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那不是太便宜你了?”顾绝贴得愈发近了,魅惑人心的呼吸喷洒在她毛孔上,灼热。姚梦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能再这样下去,她不能再任由他欺负。

她屈膝狠狠朝他下当踢去

但顾绝早已预料到她会有次动作,轻松挡开,同时退了两步。“踢得真狠,想让我断子绝孙么?”他调笑着,面对她警惕又愤恨的目光,漫不经心将手插回裤袋。

“今天我累了,先放过你!”他走了几步,停下来,半侧脸,轻笑,满眉梢的笃定。“我们来打个赌吧!最后,你一定是我的!”

……

顾绝离开后半个小时,姚梦琪确定他不会再回来了,才安下心来。方才一直处于戒备状态,耗光了她的心力。力气瞬间被抽离,软回沙发里。抚着太阳穴,很是头疼!

世界上怎么会有像顾绝这种人,恬不知耻的程度更胜夜寒轩!

她只想过最平凡的生活,却同时惹上A市最有身份的两位大瘟神!前世是造了什么孽!

手机突然响起,姚梦琪如惊弓之鸟,一下弹了起来,冷汗都吓出来了。捂着狂跳的胸口重重喘了几口气,才接通。对面传来夜凌辰温柔的询问,“梦琪,你要回来了吗?”

姚梦琪听出夜凌辰很担心自己,但又不想给她压力,极力克制住情绪。

真是个贴心的男人!如果所有男人都像他这样,就好了!

“对不起,我今晚可能没办法回来,你早点休息吧!”

“哦……”他难掩失落,“方便询问原因吗?”

“我朋友喝醉了,我要照顾他!”

“是……男人吗?”

姚梦琪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如实回答。“嗯!不过我们只是朋友!”

“你解释,是因为在乎我吗?”

“……”这是什么问题?她只是随口说一句而已,为什么感觉他很在意?但她总不能回答不是吧?

姚梦琪点点头,“嗯!我在乎你!”

“那你明天能早点回来吗?”

“好!晚安!”姚梦琪挂了电话。感觉有点怪怪的。凌辰对她的不是依赖吗?就像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依赖妈妈一样。那她照顾的人是男是女,有什么区别?

大概他只是随口问问吧,就像她很自然解释她和关禹帆只是普通朋友一样!

应该是她多心了,凌辰对她的,绝对不是那方面的感情!

……

夜别墅。

房间没有开灯,无星无月。男人坐在吧台边,月光之中,只留下半边剪影。侧脸尊贵,坚毅,如同大师最成功的雕塑。

“明天的事,安排好了吗?”他的声音很低沉,尾音颤抖,磁性。

“是!我们已经在三天内收购了国内几家最大的媒体!”

“很好!一切按计划行事!”他挂了电话,深沉的目光紧蹙,越发慑人!

晚上去关禹帆房间看了几次,见他睡得很熟,姚梦琪也就放心了,窝在沙发里睡了一阵。第二天早早起来,准备早餐。

“morning!”温柔的男音从身后传来。

“你起来了!”姚梦琪回头,关禹帆已经洗漱完毕。头发刚洗过,湿漉漉地搭在饱满的前额。一身家居服,灰白色调,纯棉质地,给人感觉宁静安心。

他永远干净整洁,风度翩然,配上俊秀的眉目,白皙的肌肤,是一种近乎完美的存在。

“嗯!抱歉!昨天……我失态了!”他虽然喝醉了,但大概知道发生了些什么。没想到她会照顾他一整晚,是否代表,她是关心他的?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夜少的呆萌小娇妻,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夜少的呆萌小娇妻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