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我的微信生活圈!

徐洛洛陆瑾城小说全文txt免费阅读 徐洛洛陆瑾城的小说名字我只在乎你蓁蓁秋羽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9/13 17:52:18

徐洛洛陆瑾城小说《我只在乎你》,作者:蓁蓁秋羽,在这里提供徐洛洛陆瑾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透过后视镜,能够看到洛洛下意识的用手碰了碰脖子上的印记,唇角浮起似有若无的笑,似乎很开心。陈骁心里有些堵,虽然有些话说出来太伤人,但他不想再看到洛洛被陆瑾城伤害了。

精选章节

两人约在咖啡厅见面。

洛洛的气色依旧不好,但看到她充满斗志的样子,陈骁才放了心。

洛洛列好了注意事项:“就算是要陷害我,徐婉也不会蠢到拿命来赌,我想车里应该有她留下的东西,都怪我当时太害怕了,都没有顾着看她......”

她说着便顿住了,仿佛又回到了那窒息的瞬间,她拼命的想活着出去见他,他却任由她沉没转身救了别的女人。

也许,他真的不在意她的死活吧。

她的脸苍白的吓人,陈骁担忧的握住了她的手:“好了这些事情交给我去办吧,你身体还没好应该在家休息。”

洛洛点头,有些不放心又交代道:“那辆车刹车也有问题,如果能查到徐婉身上,那她就是杀人未遂。”

洛洛打了车回家,可能是有些贫血,她头晕的厉害,走到门口眼前黑了黑,摸索着按了密码,却被提示密码错误。

她闭上眼睛靠在墙上缓了一会儿,然后重新输入密码。

密码错误。

她怔了一下,不相信一样,一叠气的按了几遍,直到密码锁定她也没能打开门。

陆瑾城换了密码不想让她进家?

“嗯......啊......瑾城哥,太深了,啊,不,太快了我受不了了......”

肆无忌惮的浪叫声隔着门都能听得到,洛洛霜打了一样颤了下,扒着房门上的猫眼往里看,然而她忘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反而因为贴着门,此起彼伏的喘息声越发清晰,比亲眼看到的场面更引人遐想。

洛洛贴着门几乎喘不上气,她反胃的有些想吐,咬着唇她发狠的握紧拳头,拎起一支灭火器哐当一声砸在门上!

“陆瑾城,你混蛋!这是我的家,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带别的女人来弄脏我的家!你给我滚出来!”

她拼尽力气砸着,除了在门上留下一个个深坑,根本阻止不了那些欢爱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像是被戴上了紧箍咒,让疯狂的她只差用脑袋撞门了。

她没力气了,灭火器缀着她跪倒在地上。

她不甘心,一边压抑的哭一边用手指抠着门缝,指甲断裂血蹭的满墙都是,钻心的痛意却让她越来越清醒。

陆瑾城,她费尽心机绑在身边的丈夫,此刻正在她的家里在别的女人身上卖力。

陆瑾城回来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门口蜷成一团的洛洛,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汗湿的头发凌乱的粘在脸颊上,泪水哭花了脸,脏兮兮的像被人丢弃的小猫。

陆瑾城皱着眉用鞋尖踢了踢她的脚。

没醒。

他转身去将毛巾放在冰水里浸了浸,放在了她的头顶。

感受到了些许凉意,洛洛闷哼了声睁开眼,刚放在头顶的冰毛巾便掉在了脸上。

许是烧的狠了,每个关节都是酸疼的,她干脆翻了个身就不动了。

陆瑾城不知道在房间中坐了多久,四目相对,竟全是冷漠淡然。

接受不了那种冷漠,洛洛移开了目光,竟然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看到她醒了,陆瑾城抬起修长的双腿,也不打算说什么,转身想走。

洛洛慌张的撑起手臂,叫道:“陆瑾城,我离婚!”

陆瑾城果然停住了,侧头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她。

果然,只有离婚两个字才能让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有片刻的停留。

那是什么感觉呢?像埋在肉里的一根毒刺,要弄出来就要刮骨放血,你永远都猜不到你会被疼死还是被毒死。

“我说真的,但我有个条件。”洛洛鼻子一酸,笑有些俏皮:“你先陪我一会儿,我想和你说说话。”

陆瑾城将椅子拉到了她的床边坐下。

洛洛的嗓子疼啊,可是她好开心,开心的眼泪都从眼眶里窜出来,结婚两年以来,陆瑾城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认真的想听她讲话。

她想了想,想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她发现这两年她并没有什么欢乐的记忆,如果那时她没有喝醉酒没有上他的床,那他们绝对不会走到今天。

“还记得我们一起上学的时候吗?那时你还没回陆家,整天不说话,冷冰冰的能冻死人,学校里好多人议论你孤立你,可就我喜欢跟在你的身后踩你的影子。就因为你个子高的厉害,每次都挡住我的影子。”

洛洛觉得好笑就笑出来了,抬眸却看到陆瑾城一脸的风平浪静,她笑容僵了一下,装没看见,继续演自己的独角戏:“后来我们结婚了,虽然你不愿意,婚礼上板着脸吓死人,可是看着你给我戴上戒指的一霎那,我觉得我......”

她兴奋的抬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陆瑾城干净的手指,没有任何饰品。

是了,她险些忘了,结婚的第二天那只戒指就被他当着她的面冲进了马桶。

洛洛叹了一口气,她的心也是肉长的,禁不住一刀一刀的戳:“陆瑾城,我想吃我们学校旁边的葱油面了,你去帮我买吧,等你买回来我就签好了。”

她笑的勉强的扬了扬手中的协议书。

陆瑾城没犹豫,转身出去了。

洛洛拿起笔,一脸的冷漠。

“想离婚,你做梦。”说完,她便也出去了。

——

和陈骁碰头的时候,洛洛还没退烧,但是陈骁搜集来的证据就已经足够让她兴奋的了。

陈骁有些歉意:“这些证物在水里泡了太长时间了,指纹什么很难提取出来了......”

没事,她不奢望将徐婉送进监狱,她只要陆瑾城看清徐婉的真面目就足够了。

“我现在就拿给他看,我看他还怎么护着她!”

看她又重新动力满满的样子,陈骁无奈的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化验结果还要等几天出来,到时候证据确凿脸打的才响。”

她简直一刻都等不了了。

她兴奋的头晕,腿一软就摔在了陈骁怀里。

陈骁一僵,晃了晃她:“洛洛?”

洛洛听不到,眼前黑漆漆的,耳朵里全是颤音。

她想她大概是烧的厉害了。

迷迷糊糊的醒了睡,睡了醒不知道有多少次,等真正清醒的时候才发现手上还挂着水。

面前有个人影,她以为是陆瑾城,离得近了才知道是陈骁。

“我这次发烧很严重吗?”她随口问了句。

陈骁笑的有点别扭:“放心吧,没事,不过医生建议做个全身检查,可能你得在医院多待会儿。”

桌子上凌乱的放着一堆照片。

徐婉得意的拿起一张洛洛趴在陈骁怀里的照片:“瑾城哥,洛洛在外面有人了,怪不得她不离婚,她肯定是想多分点财产然后和这个奸夫挥霍度日,不过既然我们有了她出轨的证据,就能让她净身出户,她要是死赖着不走,我们就把照片打包送给她妈,看看他们要不要脸。”

陆瑾城不冷不淡的瞥了她一眼,伸手夺过照片撕了个粉碎。

......

因为要在医院住几天,洛洛想要回家拿换洗的衣服,陈骁怕她晕在大马路上,好说歹说才得以将她送到楼下。

只是洛洛没想到陆瑾城会在家,挡在门口没让她进去的意思:“昨天晚上上哪儿鬼混了?”

连衣服都和昨天的不一样。

洛洛还没来得及反驳,陆瑾城伸手抓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墙上,抬脚踢上了门。

愤怒的目光几乎要将她吃了:“昨天骗我找机会出去,就是想跟他私会对吗?”

洛洛顺着他的手指看向了桌子上的照片,有些诧异:“你让人跟踪我?”

仿佛没听到她的话,陆瑾城嗓音低的森然:“别忘了我们还没离婚呢,你就敢给我戴绿帽子?”

洛洛有些得意,如果真的不在乎就不会愤怒。

陆瑾城,其实在你心里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她反唇相讥:“有什么不敢的?就准你的小火车出轨,不准我这支待开的红杏出墙?”

“出墙?”陆瑾城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贴着她耳边笑冷到骨子里:“我看你是欠操。”

“陆瑾城!”

衣服被一把撕到了底,他埋头在她脖颈上用力的吸吮,留下一枚鲜红的属于他的印记。

他勾起洛洛的小腿,霸道蛮横的撞了进去,一下比一下用力,直到把人弄哭了,哼哼唧唧的连成一片颤音。

结婚两年以来,他第一次主动要她。

洛洛环着他的脖子,倔强的喊:“陆瑾城,你就是喜欢我,就是在乎我,你见不得我和别人好,所以你吃醋,你嫉妒!”

仿佛一记闷雷敲在脑袋上,陆瑾城失了兴致,一把推开她:“滚。”

洛洛冷着脸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我拿了衣服就走,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陆瑾城多看她一秒都受不了,拎着她直接丢了出去:“滚,这里没有你的东西!”

洛洛呆呆的站在了门口许久,仿佛能够隔着厚重的门板看到陆瑾城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那代表他很烦躁,也证明他的确开始动摇了。

陈骁等的时间有点长,虽然洛洛刻意拉高了衣领遮住了脖子上的印记,可他还是眼尖的看到了,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透过后视镜,能够看到洛洛下意识的用手碰了碰脖子上的印记,唇角浮起似有若无的笑,似乎很开心。

陈骁心里有些堵,虽然有些话说出来太伤人,但他不想再看到洛洛被陆瑾城伤害了。

“洛洛,占有欲和爱是两回事。”

洛洛对着后视镜笑了笑,没说话。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重生宝妻送上门,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我只在乎你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